|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00章 画风变忒快
  清苓说完,捧着柿子进了灶间,既然不吃就不洗了,洗过后容易烂。

  帮师娘把混了小米的白米粥盛到海碗里、端到桌上,再一人两个杂粮馒头,就着腌好的酸豇豆,陪二老吃了顿热乎乎的早饭。

  “那等刚子来了,咱先杀一只。”张奶奶生怕徒弟多想,笑呵呵地接腔,“反正过年你们都到师傅家来,不缺鸡肉吃。就是可惜了那些还没生下来的蛋”

  “得了吧!家里差那几个蛋吃吗?我看你攒多了也没打算卖,都腌咸蛋了。真不知道腌那么多咸蛋干啥”张有康咕哝了一句。

  “腌咸蛋放得久啊,没菜了剥一个下饭。”张奶奶没好气地丢了个白眼给老伴儿,“你这么嫌弃咸蛋,下次别吃。”

  “吃!哪能不吃呢!我老伴儿腌的咸蛋,味道好着咧!”

  清苓看二老拌嘴,忍不住直乐。

  早饭后,清苓背上师傅的医药箱,先一步出门,绕了趟二狗子家。

  书记背着手,正绕着村子散步。主要是习惯了,往常都要绕村走一趟,喊大伙儿上工。如今农闲,不需要挨家挨户喊了,却依然闲不住,习惯早上走一圈。

  看到清苓,问她咋走这条路,清苓说想找二狗子帮忙摘柿子。

  “二狗子跟她娘去外婆家了,刚还在弄堂口碰上。是不是刚子家那两棵柿子树啊?”

  清苓点点头,心里有点发愁。二狗子不在,一时半会想不出找谁帮忙。

  书记打趣她:“这么点小事至于垂头丧气的嘛,这可不像你啊。不就两棵柿子树嘛,摘摘很快的,放心!回头叔给你拉几个帮手来。”

  正说着,那厢传来一道人声:“荣新叔,啥事需要人帮忙啊?我报名行不行?”

  两人都回头望去,单手插在裤兜里,痞痞笑着走来的,除了社长家那个拉风的小儿子冯军达,还能有谁。

  “原来你小子啊。”书记食指点点走来的人,“听你爹说前些天又跑出去了?入了红小兵,到底不一样了啊,穿着打扮跟城里人似的。”

  “荣新叔过奖了。”冯军达嬉皮笑脸地拱了拱手,转而问清苓,“老同学,听说你要结婚了?有啥需要我帮忙的不?”

  清苓刚要说“不用”,书记先说道:“结婚的事哪用得着你小子帮忙。倒是刚子家的柿子熟透了,你要没事,去公社搬把梯子,帮忙摘下来。”

  现成的帮手在这,也省得另外找了。

  “没问题!”冯军达正闲得慌,有事干马上应下了。

  清苓张张嘴。心说这下人情欠大了,居然找了个红小兵上树摘柿子。

  不过转念想,两颗柿子树,产出统共也没多少斤。上次二狗子领着底下那帮娃,已经摘掉一部分了,剩下的要不了个把小时就能搞定。无非就是上下树麻烦了些。

  话说回来,欠人情也是向刚欠,自己担啥心啊真是。

  清苓想到那家伙,说好的腊月前回来领证,离腊月不到两天了还没影呢。想到这情绪没来由的低落。

  不过一到卫生院,没空纠结了。先找公社会计报销这一趟的出差凭证,接着整理满柜子的药。入账、归整、登记忙得不亦乐乎。

  许丹看她忙碌,心情复杂难言。既庆幸出差的不是自己,要不然这么一大堆货,都得自己来整理;同时又埋怨书记偏心,凡事讲究个先来后到,怎么能让一个才来没多久的新人,越过自己接揽采购的活呢?这不是打自己脸么。

  许丹不搭话,清苓也乐得耳根清净,兀自给药材编号、归类。

  原以为一天这么过了,谁料下午吃过饭回来,许丹关门像摔门,脸色阴沉得能滴出墨。路过清苓旁边时,还差点踢飞好不容易整理好的药材。

  清苓狐疑地瞅了她一眼,本来想让她顺手递把剪刀的这下也不说了。知青的脸,简直跟天气一样,说变就变。

  “喂!你凭什么使唤军达?他跟你什么关系!”许丹憋了一下午,到收工前一刻,实在憋不住了,趁老大夫找书记说事,腾腾腾冲到清苓跟前,指着她鼻子说,“别忘了!你已经有对象了,别吃着碗里的还惦记着锅里的!”

  清苓一头雾水:“你说啥呢?”

  “少跟我装蒜!”许丹双手一叉腰,正想长篇大论地痛批清苓一顿,院子里传来公社干部的吆喝:“许护士!许护士!邮递员来了,说有你的信!他还赶着去沿江那边送,就不进来了,你出来拿一下!”

  许丹瞪了清苓一眼,只得先去拿信。拿了信自然要拆了看了,这一看,眼眶一红,扑在桌上,嘤嘤地哭了起来。

  清苓咋舌。这画风变的,也忒快了。

  “想笑就笑吧!我就哭了咋地?”许丹边抽噎边冲清苓嚷,嚷完继续哭。

  家里来信,居然要把她嫁给一个大她九岁、结过一次婚如今已离异的男人,说什么人是宁和县副食品厂的副主任,工资高、福利好,生活稳定,想嫁他的女人不知有多少,亏得县委干部愿意保这个媒,否则哪轮得到她

  “你年纪不小了,有合适的就赶紧嫁了吧。左右回不来,宁和县好歹也算是个城镇,嫁给一个工人,总比嫁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做一辈子农妇强吧”——这是她亲娘的原话。

  “你弟要说亲、你妹念高中要住宿,澳门赌博网站:哪哪都需要用钱,我跟你娘这季度没吃上过肉,票发下来、还没捂热就跟人换了粮。买粮的钱省下来好给你弟办事。说成了还得腾间房出来给他做婚房。你看你在乡下,不缺吃、不缺住,一个人逍遥自在,如今有人娶,条件也不差,还想怎么样?”——这是她亲爹说的。

  接着,弟弟、妹妹也轮番表达了各自的看法。

  大家都希望她结婚,嫁给谁都好,别再拖着了。好歹给家里制造点进项。再者,结了婚,家里就不用留房、留床了,腾出来的房间,弟弟结婚需要。腾出来的床,妹妹把棕绷扛去了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