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196章 晕乎乎
  “姑娘姓舒是吧?这次的事,澳门赌博网站:真的很感谢你!”

  妇人的丈夫,也就是孩子的爹,走到清苓跟前,啪得行了个军礼。

  清苓忙不迭摆手:“没啥没啥,举手之劳罢了。”

  孩子娘这时候也冷静下来了,抱着宝儿走过来,边抹眼角边说,“难怪站长说宝儿缠着你喊你‘娘’,大概是以为看到我二嫂了。这小家伙,教她喊‘二娘’,她也一口一个‘嗯娘’”

  原来如此。

  清苓恍悟地点点头。

  “话说回来,你跟我二嫂还真有几分像,是吧有光?”

  孩子爹仔细打量了清苓一眼,跟着点点头:“确实!除了年岁有些差异,穿着再一致一点,走出去没人会以为她们不是姐妹。”

  “是吧?我也这么觉得!姑娘,我听站长说,你家就这个县的,可有什么亲戚在运城?没准咱们真能扯上关系呢。”孩子娘一手抱孩子,一手挽起清苓的胳膊,柔笑着问。

  清苓茫然地眨眨眼,运城?比省城还远吗?

  站长见她傻愣愣的,插进来解释:“运城在南边,距咱们县七八百公里呢,你没去过很正常,但总该听说家里有啥亲戚在那边吧?”

  “没有。”清苓摇摇头。除了个远在煤城的姥姥算得上亲戚,没旁的亲人了呀!她蓦地打了个激灵,该不会是这具身体的血亲吧?

  对方见她似乎不怎么健谈,便没再问下去。送上丰厚的谢礼,再一次诚挚地道谢后,在站长的陪同下,去派出所询问案情发展了。

  这两天,那个将孩子扔进清苓竹筐的中年妇女被抓获归案了,可抓到了跟没抓到一样令人抓头挠腮,因为那人是个哑巴,无论怎么问,都问不出更详细的情况——

  孩子为什么要被扔掉?被什么人靠近并带出来的?幕后的黑手到底是谁?为什么要针对赵家人?存着怎样的心思?

  这些问题不解决,一天都无法安心。

  站长陪夫妇俩去之前,拍拍清苓的肩:“你这丫头时来运转咯!知道他们谁吗?运城赵家,那是红透南方半边天的大家族,出了好几个领袖人物。喏,就那个孩子爹,听说才二十五岁,就两杠一星了,多有本事啊行!那我先陪他们去!这些你都带走!他们送你的谢礼,拿不下我让人送你回去回头跟你们书记说,有时间我找他喝一盅”

  清苓囫囵点了几下头。

  整个人至今还晕乎乎的。

  等夫妇俩以及站长走得没影了,才稍稍冷静下来。

  心里一个劲地问自己:要不要告诉对方,自己其实是舒家的养女。没准真的和他们口里的“二嫂”是姐妹

  转念又想,万一纯粹只是相似、并不存在血亲关系呢?岂不是让对方白欢喜一场。

  更甚者,会不会让人以为自己想要攀龙附凤?那也太尴尬了。

  再想到回归爹娘怀抱的奶娃儿,走了居然不跟自己挥个小手,真是白照顾她两天,小没良心的

  想归想,被小人儿占据了两天的怀抱,陡然回复轻松,感觉空落落的。不禁想,家里有个跟宝儿一样乖巧的闺女,似乎也不错

  啊呸呸呸!婚都没结,倒想要孩子了,羞不羞啊!

  “小舒,你是回家还是去哪里?我送你去。”得了站长嘱咐的女同志,走过来对清苓说

  清苓忙说不用。

  “这些东西不能全算我的,要是没你们和派出所同志的帮忙,我一个人哪里能找得到孩子的爹娘。”

  清苓执意将赵氏夫妇留下的谢礼,分做三堆,自己挑了堆最小的,说这些就够了,说实话她也没帮啥忙,充其量带了两天娃。

  “这已经是帮大忙了。要是没有你,我们这些人,未必搞得定一个小家伙。认人期的孩子最难带了。”女同志做为过来人,无比感慨地说。

  “再者我们也收到谢礼了啊。你没来之前,站长代我们收下了,等他回来,一准分给大伙儿。这些,说是给你的,你必须收下。要不然站长回来问起,我没法跟他交代。走走走,天色不早了,我送你去码头,免得误了船。”

  清苓一想也是,顾不得纠结了,背起竹筐、筐上叠大包袱,手里抱一个装着换洗衣裳的小包袱,再提俩网兜年轻夫妇的谢礼,剩下的一网兜水果和俩罐头,留给帮忙的女同志。

  女同志推辞了一番,到底收下了。

  这年头,无论水果还是罐头,都是稀罕物。

  “别同志同志地喊了,我虚长你几岁,要是不介意,喊我陆大姐吧。”

  “陆大姐!”清苓弯了弯眉眼,立马改口。

  陆大姐藏好东西,转身推来一辆自行车:“走!我送你去码头。”

  她踩着自行车将清苓送至渡轮码头。

  “真不用送你过江啊?这么多东西,你一个人确定没问题?”陆大姐不放心地问。

  “真不用。”清苓笑着道,“别看堆头大,其实并不重。”

  陆大姐看她说话轻轻松松的,以为真是一堆光有体积、没实际分量的东西,便不再坚持,看着清苓登上船,才掉头回单位。

  清苓上了船,收到一大波注目礼——都是冲着她手里的网兜来的。

  “姑娘看着很脸生啊,是来这儿探亲的?”坐她旁边的一个小脚老太太率先问道。

  清苓抽了一下嘴:“不是的大娘,我是雁栖公社的。”

  “那就是刚从省城探亲回来的?看你手里提着的补品我就知道了!”大娘一副“我没猜错吧”的得意神情,“我儿子以前给我买过,说是只有大城市才有,小县城买不到的。”说完,可劲地夸了一番她那倍有出息的儿子。

  船上的乘客一半被带歪了话题,七嘴八舌地唠起各家的姑娘、小子。

  当然,仍旧有人盯着清苓手里的网兜瞧:

  “我说姑娘,你家亲戚在省城当多大的官儿啊?”

  “那个网兜里的是麦乳精是不是啊?艾玛啊,两大罐啊,这得多少钱”

  “姑娘,你是雁栖公社哪个生产大队的?有对象没有啊?”

  “”

  船靠岸,清苓几乎是逃也似地下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