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195章 总算卸任了
  张海燕如今在豆腐厂上班,张岳军托单位领导找的关系。不过进是进了,但没说一定能转正式工,只说先干着。

  正式工没落实心不定,但好歹离家近,且经常有切坏的豆腐、素几带回来,相比一毛不拔的纺织厂,豆腐厂还算不错了。

  “我也觉得豆腐厂上班挺好的。”张海燕拌好两份豆腐花,兴冲冲地回到楼上,一份给清苓,一份喂娃儿。

  “你不吃点儿?”

  “我在厂里经常吃,豆腐做剩了,就把豆花分点给我们吃,也算是职工的福利吧。不过能带回家的有限。”

  清苓闻言,打量了燕子一眼:“确实!豆腐营养好,我看你比上次来时胖了不少。”

  “嗷……”燕子姑娘哀嚎,“咋人人都说我胖了啊。”

  清苓被逗笑了:“胖点不好吗?过年回去,师傅师娘肯定夸你。”

  燕子姑娘更沮丧了:“老一辈人的思想和眼光,跟咱们不一样的好伐。”

  说笑了一阵,开始品尝燕子姑娘拌的豆花。

  别说,清苓还是第一次吃到这么新鲜又嫩滑的豆花,边吃边夸燕子能干。

  “不就拌一下嘛,这有啥!”燕子被夸脸红了,挺挺胸脯说,“我还知道怎么把豆子磨成豆浆、再点成豆腐花做豆腐呢。有一回还上场试做了,卖相不比菜场里卖的差。”

  清苓听得心里一动,心痒痒地提议:“我家囤了不少黄豆,过年要不要咱们自己磨豆浆、点豆腐?”

  “行吗?”燕子心动是心动,可一家才几个人,又不烧豆腐宴,会不会太浪费了。

  “不会。你想啊,磨出来的豆浆,搁点白糖就能喝。喝完了余下的点成豆腐花、压豆腐。自己会做,省得掏钱去买。而且想吃多少吃多少,不用担心票够不够。”

  “那成!”燕子咧嘴笑,“等厂里放假我就去爷奶家,争取早点把豆腐做出来,这样爷奶祭祖也能用。”

  “行!回去我早点跟书记透个底,免得到时借不到磨盘。”

  “那我早点把石膏张罗好。”缺了石膏,就点不成豆腐了。

  姑侄俩头碰头敲定过年自己磨豆腐的事。

  奶娃儿看上去也很高兴,在清苓怀里蹦啊蹦的,连吃了六七勺豆腐花。

  要不是怕她吃多了腹泻,不敢再喂,没准还能继续吃下去。

  吃完豆腐花没多久,张岳军俩口子也陆续下班回家了。

  罗胜男今天在菜场买到了一条草鱼,切成块红烧,放了点辣椒,很下饭。

  清苓顺嘴说了大队分鱼的事。

  燕子姐弟俩听得津津有味。

  “爹,明年咱在分鱼的时候回去看爷奶吧,姑说得我都心痒了,好想看人拉网捕鱼。”张海洋揪着他爹的衣摆求道。

  “分鱼那会儿你又没放假。去不了!”张岳军一句话驳回儿子的请求,见儿子可怜兮兮的样子,又补充道,“不过杀猪时应该放了,倒是可以先回去。小芳,今年哪天杀猪定了吗?”

  清苓摇摇头:“还没定,多半要等腊月二十以后吧。”

  往年都是杀完年猪杀年羊,猪羊都杀完紧接着就是小年。之所以赶在小年前杀猪宰羊,不就是想让大伙儿过个丰盛年嘛。小年好歹也沾个“年”字。过完小年接着是大扫除、宰鸡鸭、炸各种过年用的肉丸、点心。

  张海燕跟弟弟使了个眼色,对爹妈道:“爹、娘,我们厂往年据说到小年就开始陆续放了,临时工没年货分,所以比正式工放得早。要不我等放假了先带海洋回去看爷奶?”

  “也行啊,早点去还能帮你们爷奶多囤点柴禾。”张岳军想也没想地点头。

  张海洋兴奋地嗷嗷叫,恨不得学校明天就放假。

  张海燕朝清苓眨眨眼,磨豆腐大业,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第二天早上,清苓踏上了返乡的路。

  碍于手里多了个奶娃儿,张岳军俩口子跟各自领导说了一声,迟俩个钟头去上班,送清苓去了火车站。

  “下车后,让人帮忙把筐搬下来,先找站长解决的孩子事知道吗?”分别前,罗胜男再三叮咛,生怕这姑娘傻乎乎地把孩子抱回家。男方要是个心眼儿小的,婚事黄了都有可能。

  清苓点头应道:“知道,嫂子你和师兄回去吧,火车马上要开了。这两天耽误你们上班,真过意不去。”

  “这是什么话!”罗胜男瞪了她一眼,“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以后别再说了啊。再说不让你上门了。”

  “我错了!以后再不说这么见外的话了!”清苓举手表示投降。

  纵有万语千言,敌不过火车鸣笛。

  俩口子帮忙安顿好行李后就下去了。

  火车缓缓地驶离站台。

  清苓握着娃儿肉嘟嘟的小手,朝窗外挥挥:“小家伙,咱们又上火车咯。记住啦,这儿是省城,咱们省最大最重要的城市……”

  说完自己先笑了。这么小的娃儿,知道个啥呀。再说了,还不知道这娃儿是哪里人呢,搞不好就是省城的,坐火车到的宁和县。

  怀揣着这样那样的思绪,一大一小回到县城。

  清苓惦记着孩子的事,一下火车,就抱着娃、扛着竹筐、筐上叠放着大包袱,直奔站长办公室。

  “站长站长!那姑娘来了!抱着孩子回来了!”办公室外的茶水间,一个女同志正在泡茶,听到动静抬头,见是清苓,激动地冲进办公室汇报。

  清苓:“……”这人咋比姐还激动?

  办公室里,站长正陪一对穿着体面的年轻夫妇说话。乍一听,猛地站起身。

  岂料,还有人动作比他更快,他这厢才站起,那对年轻夫妇就已箭一般地冲了出去。

  “宝儿啊!娘的宝儿啊!你可算回来了!嘤嘤嘤……”

  年轻妇人一出办公室,就看到心心念念的孩子,瞬间红了眼眶,呜呜地泣不成声。

  “嗯娘!”清苓怀里的孩子高兴地拍着小手往那妇人怀里扑。

  清苓见状明白了什么,心下大松一口气。艾玛啊,总算来了真娘。她这便宜娘当的,累心又累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