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194章 未婚先孕?
  要她说,澳门赌博网站:师傅家晒了那么多草药,何必舍近求远非得跑省城采购药材呢。再不济县城收购站也有啊,当地山农东一茬、西一茬送去换钱的,总能淘到需要的药材。

  可政策它就是这么规定滴——私人不得买卖。要么自用,要么送去收购站,否则就是投机倒把,要挨批的。收购站收到的货品,也不能自由买卖,得按计划统一调拨到各地门市,再由门市出售给公家或者个人。

  跑了一上午,回到张家已是中午了。

  罗胜男已经做好午饭,看到他们回来,忙招呼吃饭。

  “肚子饿了吧?早上才喝一碗粥。快坐下吃,娃儿我来喂吧。”罗胜男伸手要接,小娃儿却依旧不肯离开清苓的怀抱,倒是没拒绝罗胜男喂到她嘴边的麦乳精。

  清苓“啧”了一声:“真是人小鬼大。”

  “你想过没有,她这么黏你,回去要是依旧没她爹妈的消息,打算怎么办?”罗胜男忍不住替清苓发愁。

  清苓也头疼,倒不是说讨厌孩子,这娃儿多可爱、多招人疼啊,可没嫁人就抱个孩子回家现实吗?

  再者,她对照顾孩子根本没经验啊,之前就抱过一次张嫂子家的牛牛,大致知道几个钟头喂一次、几个钟头把一次尿,但也仅限于此啊,别的完全一头雾水好吗。

  “唉”罗胜男见她一脸懵逼,忍不住叹了口气,给她夹了块炒鸡蛋,看了眼乖巧地靠在清苓身上的奶娃儿,小声劝道,“同情归同情,你可别犯浑啊,那不还有派出所吗?破案不该是派出所管的事吗?你别傻乎乎地揽到自个身上。”

  “嫂子你放心,我知道怎么做的。”

  罗胜男噎了一下,心说看你毫无心事的小样儿,我放心得了么我!之前还说二老收了个徒好比多了个闺女,如今咋赶脚是自己多了个闺女

  下午,张岳军和罗胜男要上班,把钥匙交给清苓,让她带着娃儿睡个午觉,无聊了就出去转转。

  清苓哄熟孩子后,蹲在饭厅,把今儿买到的药材理了理。尽管有几种药材,买到的数量和计划不符,但好歹不算空手而归,算是圆满完成任务。

  全部收拾妥当后,倒了杯水刚要坐下,娃儿醒了。

  清苓像个奶妈子似的跑前跑后,把了嘘嘘、喂了麦乳精,见时间还早,离师兄他们下班起码还要两个多钟头,便揣上小荷包,让小金绕上脚踝、遮上裤腿,动身去百货商店转转。

  上次是带着任务来的,照着清单一忽儿跑这个柜台、一忽儿跑那个柜台,哪有闲情慢条斯理地溜达。不着急买万一被抢光了呢。

  这次没任务,心态完全两样,清苓抱着娃,从进门第一个柜台起,一路慢悠悠地看过去。

  荷包里布票还有一些,逛到布匹柜台时,给二老扯了一块藏青的咔叽布。师娘这阵子怕是最辛苦了,既要缝喜被,又要剪窗花,完了还要跟向二婶一块儿上向家布置。

  清苓有心帮忙,却被师娘制止了,说夫家布置婚房,待嫁姑娘不能去。不然要被人说多着急出嫁呢。

  逛到日用品柜台,听营业员说新到的蛤蜊油很好用,冬天护肤数这个最有效果,价钱也不算很贵,一毛钱一盒。

  清苓之前用山里摘的鲜花瓣,捣鼓了一罐润肤的百花露出来,自己用用挺好的,又香又滋润,本想送点给师娘和邓婶子她们,哪知她们连连摆手说:“这么香喷喷的东西,小姑娘用用的,我们用不合适。”愣是没收。

  这回看到蛤蜊油,清苓想到给几位贴心帮忙的婶子送什么了,一口气要了十盒。

  蛤蜊油要用到工业券。工业券可以说是所有票中花的最厉害的,到哪儿都要用到它。买支早晚都要用的牙膏没它都不行。

  “嗯娘”

  奶娃儿在她怀里哼唧一声,清苓知道她要拉粑粑了,这是昨晚得出的结论。赶紧抱她找厕所。

  “咦?人呢?刚还看到在这儿。”杜亚芳来到日用柜台前,狐疑地四下张望。

  她刚在进门处,远远望进来似乎看到了向刚对象,可手里抱着个娃儿又觉得不大可能,不是说还没结婚么?怎么连娃都有了?难道是未婚先孕?

  杜亚芳整个人都兴奋了。

  未婚先孕意味着什么?——向刚要受纪律处分啊!

  没结婚哪能跟人生孩子呢,这是耍流氓的行为!

  杜亚芳兴冲冲地拨开挡着她的顾客,一路冲过来,很想确定抱着孩子的人到底是不是向刚的对象。

  哪知走近了发现对方人不见了。

  “同志,刚在这边买东西的女人上哪儿去了?哦,就手里抱着孩子的那个。”她正眼不看地问营业员。

  “我哪知道上哪儿去了。”营业员没好气地哼道,“不买东西就闪开点儿,碍着人路了。”

  杜亚芳气得胸脯上下起伏:“你这同志也太不讲理了,我不就是问你一个问题么,不管知不知道,态度不能好点儿?”

  “你是我爹还是我娘啊?我干啥要对你态度好啊?”营业员也是个伶牙俐齿的,“我这儿是柜台,又不是派出所,找不到人都来问我,脑袋被驴踢了吧?”

  杜亚芳哪受得了这样的气,当场和人撕逼起来。

  那厢,清苓抱着拉完粑粑的奶娃儿从厕所回来,见日用品柜台前围满了人,听动静像是在吵架,怕惊到孩子,便没去凑热闹。见该逛的都逛了,也没啥必须要买的,就离开了。

  到张家时,张海燕已经回来了,献宝似地捧出一碗白嫩嫩的豆腐花:“姑,下午才做的,我说我家来客人了,央求了组长半天,才允我带一碗回来。你喜欢甜口的还是咸口的?我觉得咸口的好吃,切点葱花、撒几粒芝麻,滴点酱油和香油,可好吃了!”

  “行啊,就咸口的吧。”清苓笑着道,随即又说,“要不甜口的也弄点儿,我喂孩子吃几口。”

  “成!”张海燕爽快地应道,下楼拌豆腐花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