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191章 跳进黄河洗不清
  场面乱了。

  站长也来了。

  快嘴快舌的女同志,澳门赌博网站:围着站长你一句我一句地汇报了事情经过,完了说:

  “站长,是不是得马上报派出所?”

  “居然有人敢在火车站丢孩子,太不像话了!”

  “”

  站长一听不得了,立即派人报派出所,然后对清苓说:“姑娘,耽误你几分钟。等公安同志来了,你原原本本将事情经过告诉他们”

  “可我赶这趟车。”清苓晃了晃手里的火车票,打断站长的话。

  “这这不是车还没来么。”站长为难地抓抓头。

  他是火车站站长没错,但火车不是他个人的,不可能为了一个乘客晚开几分钟,那会酿大祸的。

  这时,清苓怀里的娃儿睁开了迷蒙的睡眼,睁眼后竟也不哭,如黑琉璃般的清澈眼瞳,定定地瞅了清苓几眼,随即往她怀里拱了拱,极为秀气地打了个哈欠。

  清苓顿时傻眼。

  哎哟小祖宗喂!你倒是哭啊嚎啊、可劲地造啊!别这么闷声不响的啊。我不是你娘啊你看清楚!睡着了往我怀里拱没人怀疑,可醒来还是不哭不闹地拱,这罪名大了啊。

  站长见状,干笑两声说:“这小家伙还挺认你的。真不是你娃?”

  清苓这下不止头疼,牙都疼了,硬邦邦挤出俩字:“不是!”

  “公安来了!公安来了!”火车站的同志领着一名身穿军绿色制服的公安人员匆匆过来。

  “今天是林公安值班啊,麻烦你跑这一趟!事情经过是这样的”站长上前和对方握了握手,把清苓叙述的过程以及他们看到的情形原原本本阐述了一遍。

  “照这么说,这孩子是被人抛弃的?可给一个将要抛弃的孩子穿得这么体面”林公安沉吟道,“似乎有点说不通啊。”

  “会不会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特意给孩子穿得这么体面的?”站长使劲猜道,“说明孩子爹妈不是不爱这个孩子。”

  清苓姿势僵硬地抱着怀里的孩子,表示赞同地点点头。

  林公安笑了,张开手,从清苓手里接过这个孩子,并说:“看你抱娃的姿势,就知道是个生手。孩子不可能是你的。”

  得了这句话,清苓悬了半晌的心落回了原地。心说不愧是公安啊,洞察如此明晰。

  刚想说“那没我事我先撤了,火车进站了都”,孩子在公安怀里惊天动地地哭了起来。

  “咋哭了?会不会是饿了?”站长吩咐手下去他办公室冲杯麦乳精过来。

  “麦乳精来了!”

  “我来喂我来喂。”母性大发的女同志,接过冲泡好的麦乳精,舀了一勺试了试温度,不冷不烫刚刚好,可刚举到孩子嘴边,被孩子一巴掌挥掉了。

  熊孩子!

  在场众人在心里齐齐骂了句。这么精贵的麦乳精,说挥就挥。

  “哇哇哇”

  孩子拍掉汤勺后,哭得更大声了,边哭边往清苓怀里扑,嘴里模糊不清地喊着:“嗯娘”

  大伙儿齐齐看清苓,瞧瞧!瞧瞧!娘都喊上了,还说不是你娃。

  清苓整个人都不好了。这真不是我娃

  林公安一个大男人,哪里吃得消一个奶娃儿又哭又嚎的扑腾,换做他家调皮捣蛋的臭小子,早就屁股朝天、啪啪啪先揍上一顿再说。可这么小的娃,打不能打,骂又听不懂,累出一头汗。

  听孩子似乎在喊清苓“娘”,不由分说,把人往清苓怀里一塞,抹了把汗说:“到底啥状况啊?到底是不是你孩子?”

  “真不是”清苓欲哭无泪。

  可孩子一到她怀里立马不哭了,还冲她“呵呵呵”地傻乐。

  这个无齿之徒!让她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事情没查清楚、奶娃儿丢不到,偏偏火车这时候进站了。

  站长干脆让清苓抱着奶娃儿走。雁栖公社的书记他认识,正好借着这个事找他叙叙旧。

  清苓:“抱、抱走?可我是出公差啊。”不是逛着玩儿啊!怀里兜个奶娃儿像话嘛!

  再说了,这么小的娃儿,吃食上能和她一样吗?

  “不就出两天差吗?你看她在你怀里多乖,忙的时候放背篓里,我媳妇年轻时就是这么带娃的。”站长不以为然地挥挥手,让人把他办公室的麦乳精拿来,“喏,小娃儿的伙食我负责。半罐够她吃两天了吧?回来上我办公室去,万一有娃儿家人的消息,你也好解脱。”

  清苓抹了把虚汗,弱弱地问:“那万一没消息呢?”

  总不至于让她抱回家吧?这这咋解释啊?出两天差,带回个奶娃,向刚会不会以为是她养在外头的闺女啊?啊呸呸呸!都啥时候了,还想这些有的没的。

  “一直查不到消息,只好送寺庙了。这年头谁家愿意收养来历不明的孩子。”站长叹道。

  宁和县不像大城市有政府拨款的孤儿院。这里的孤儿,实在找不到收养的善心人,都是送往寺庙或道观,由和尚、道姑代为抚养的。

  不过这几年,寺庙、道观被红小兵们砸的砸、毁的毁,原本住里头的和尚、道士都流离失所,更别提代为抚养孩子了。所以找不到家人的孩子,还真不知道该往哪儿送。

  清苓没辙,根本撒不了手好吧。奶娃儿像黏上她似的,稍微有点松开的迹象,就拼命往清苓怀里拱,嘴巴一瘪一瘪的,让人看了于心不忍。

  想着省城还有师兄一家可以求助,只好抱着奶娃儿走,火车可不等人。

  站长和林公安等人,临时凑了些钱和票,买了一网兜水果,送清苓上车。

  “娃儿要是闹了,你就剥个橘子,挤点橘子水喂她喝。保管听话。”站长过来人似的叮咛。

  清苓谢过他们,说:“站长,那我后天回来再找你们,希望你们能尽快联系上孩子的父母。”

  “好好好。”站长连连点头。他们当然希望尽快找到孩子的父母,火车站莫名冒出个孤儿,这是要挨批的节奏啊。

  火车在宁和县小歇了一会儿,冒着白烟,咔擦擦地驶离站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