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189章 发财了!
  清苓满脑子回荡着三个字——发财啦!赶紧让小金施放威压震晕它们。兔子擅长打洞,澳门赌博网站:稍不留神就能打地洞逃了。

  上次逮到的长毛灰兔,本想养几天的,无奈没现成兔笼,总不能悬空吊着吧。干脆杀了做熏兔,至今还挂在灶膛旁的墙壁上,说是等她和向刚领证那天吃。

  眼下得了这么多兔子,熏兔肉总可以先吃了吧?

  清苓无暇逮山鸡了,欢天喜地地拖着一溜大大小小的野兔赶回师傅家。

  饶是张家二老知道能干的徒弟总会带点山货回家,这次也被惊到了。

  “我滴乖乖!这么多兔子?”张奶奶惊讶的眼珠子都掉地上了,“咋逮到的啊?这是死了还是昏了?”

  “昏了。”清苓来的路上已经想好说辞了,“被烟熏昏的。”

  “啧!你咋燃的烟啊,把一窝老小都给熏昏了。”张奶奶失笑。

  张有康回过神,赶紧从后院拿来前阵子得闲做的竹笼子,“先关起来吧。万一醒来,哧溜一下就窜没影了。”

  清苓依言把大大小小的野兔分别关进两个大竹笼。笼底特意加固过,钉了两层竹板。饶是兔子再能打洞,也无处遁逃。

  掸掸手,挽上师娘的胳膊撒娇:“有了这么多兔子,明儿咱是不是可以炒几块熏兔肉下饭了?”

  “就知道你这丫头馋肉了。”张奶奶好笑不已,“行!那明儿早上炒一盘给你过过瘾,夹馒头里吃。”

  “再割半只,我给师兄师嫂他们带去。”清苓不忘给省城的师兄一家争取福利。

  张奶奶乐了:“自己还没吃着,倒先想着别人了。”

  “这哪是别人啊,明明是自己人。”清苓扮了个鬼脸,一蹦一跳地到灶房帮忙端菜、盛饭。

  张家二老相视一笑,收了一个如此为家人着想的徒弟,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晚饭桌上,师徒仨商量了一下怎么料理这么多兔子。

  “全部都养,大队指定不允许。就算大队长同意,书记、社长也同意,万一被哪个心眼小的一状告到革委会,也是个麻烦。”

  “所以依我说,大的几只都宰了,皮毛还能凑合着给小芳缝件坎肩。大冬天结婚多冷啊,棉袄外头罩件坎肩,暖和又漂亮。”

  “那就这么办!大的全都宰了,做熏兔。小的几只暂时留着,横竖田地起底了,烂菜帮子、断萝卜多,捡些回来喂喂,凑合着看能不能养活。明儿小芳走后,我私底下问问书记、社长,他们要是有兴趣,送两只给他们。咱们的风险也能小点儿”

  姜果然是老的辣。

  清苓听得五体投地。索性把决定权都交给了二老。她只管照做。

  吃过晚饭,师徒仨在油灯下忙了起来。

  成年兔子有六只,两只比较老,想来是兔爹兔娘,另外四只就是兔姐兔哥了。

  师徒仨借着昏暗的油灯,蹲在关了门的堂屋里剥皮、放血。

  张有康负责操刀剥兔皮,张奶奶负责开膛剖肚处理内脏,清苓负责洗刷刷。

  六只兔子都杀好洗干净后,灶膛的火也点起来了,烧开水,先把兔子挨个儿地放下去焯一遍,去去骚味。

  然后就是浸料煮了。

  上回熏兔子剩下的香料包还在,是张奶奶自己缝的,里头除了大料、香叶、麻椒、茴香外,还搁了几味草药,有白果、肉桂、砂仁、丁香、桂皮、甘草、当归。用一次可舍不得丢,这不用完后晾干了还能接着用。

  亏得老大夫家的铁锅够大,六只兔子居然能全部放下,浸着香料的水没过兔子,放入盐巴、酱油、葱香、蒜头,一起浸泡俩小时后,才开始烧。这样比较入味。

  浸泡的当口,清苓把屋里滴下的血渍擦洗干净,又打开前后的门窗通通风,散掉满屋子的兔骚味。硝制的活张有康包了,说明后天有的是时间慢慢弄。弄完了就让老伴儿缝坎肩,争取出嫁前赶出来,这样也算是多了笔嫁妆。

  装有五只小兔子的竹笼则被张有康拎进柴房,今晚只能饿着它们了,明儿去自留地看看有没有长歪、断截的胡萝卜,弄些回来喂它们。

  “丫头,都九点了,明儿还要火车,要不我把西屋的床铺一铺,你在睡这儿得了。”张有康洗干净手,回里屋披了件罩衫,顺便拿起香桌上的台钟眯眼看了看时间,出来对清苓说。

  “大晚上的不麻烦师傅了,这么一点路,我回家睡吧,明儿去省城,要住两晚上,总归得带件换洗衣裳,我还得回去理个包袱。”清苓说着,坐到灶膛口。差不多浸泡了俩小时了,是时候开煮了。

  “火候不用你看,你回去睡觉。”张奶奶把她从灶膛口拉开,“煮的差不多就捞起了,熏的活放明天,不着急。你先回去吧,别耽搁太晚。明早来这儿吃,别在家开火了。”

  “行,那我回了啊。师傅师娘你们也早点睡!”清苓替二老带上门,踏着疏朗的月色回家。

  许是兔子肉煮开了,张家的烟囱口香烟袅袅。亏得是在大晚上,天又冷,大伙儿都关紧了门窗睡觉,要是白天,左邻右舍闻着味儿还不过来看究竟啊。

  到家烧了锅热水,痛痛快快擦了个澡。总算没有骚味在鼻尖萦绕了。

  洗完澡收拾好出行的包袱,上床睡觉。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天色还很暗,清苓就起来了。

  胳膊上挎一个包袱,穿着师娘亲手纳的千层底布鞋,步履轻松地来到师傅家。

  张家二老年纪大了,睡眠少,这不已经起来各自在忙活了。

  张奶奶端出一盘香喷喷的炝炒熏兔肉,让清苓夹着白面馍馍吃,这边还给冲了个菜干鸡蛋汤。

  “火车上要待大半天呢,早饭必须吃饱了。”张奶奶边说,边拿出一个洗干净倒扣着晾干的旧铝盒。这还是她老伴当年走街串巷当赤脚医生时带午饭的家当,如今拿出来给徒弟用。长方体的大铝盒正好能放下两个白白胖胖看着喜人的大馍馍,馍馍里夹好了熏兔肉,这是给清苓在火车上当中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