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187章 有对比才有差距(致彼岸花開蔠是傷童鞋的和氏璧打赏~)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第187章 有对比才有差距(致彼岸花開蔠是傷童鞋的和氏璧打赏~)

  娘俩个边料理今个的晚餐,边聊旧时的岁月。

  晚饭上桌,张有康也回来了,顺便带回了今儿拉网的成果。

  “按人头能分到一斤鱼虾,剩下的按工分。咱俩凭得了一条大青鱼,这是你师娘头上分到的一斤虾子。”

  张有康让清苓把虾子养到水缸里,“这虾子新鲜,肯定能养活。等刚子回来再吃吧。”

  正说着,刘大勇来了,手里提着一个水桶。他家今年分到十三斤鱼虾,拎了一半过来,说是感谢老张师徒俩。

  “要没你们,我媳妇今儿肯定遭罪遭大了。家里没啥拿得出手的,这不刚好分鱼,大爷你们无论如何要收下!”

  刘大勇说完,搁下水桶走了,说是去卫生院照顾媳妇儿。

  “这孩子!”张有康没辙,让清苓把水桶提进屋,“这样,咱们意思意思收一点,余下的老伴儿你挑几条大的每天炖一锅鱼汤,让小芳捎去卫生院给大勇媳妇喝。刺多的小鱼还有虾,都晒成干,等大勇媳妇坐稳胎回家了送他家去。”

  “成。”张奶奶爽快地应道。刘大勇特地送上门,一点不收也不好,挑了几条鲫鱼养到水缸,要是能养住,留到过年还能多个菜;小杂鱼和虾分别洗干净,虾要焯熟、鱼要浸一夜酱油,第二天都沥干了整整齐齐码上米筛,拿到日头底下晒。

  毛阿凤在卫生院安胎,进出卫生院的人每天都很多,光临度能跟代销点有的一拼。当然,基本上都是妇女同志。有些是沾亲带故来看她的,有些则纯属八卦、想知道她到底有没小产。

  得知是清苓安顿及时,才没导致流产,大伙儿围着清苓纷纷夸赞起来。这个夸她聪明能干,跟着老张头才学这么点日子,就能治病救人了;那个赞她脾气好、气量大,毛阿凤前阵子那么怼她,都不见她上火,关键时刻还救了毛阿凤跟她肚子里的孩子。要知道,澳门赌博网站:小产要是止不住血,大人也要遭殃。

  总之把清苓夸得都脸红了。

  被挤到角落的许丹,内心充满幽怨。

  当时若是她在场,这点小事肯定也能解决。偏巧昨天刘继红出牛棚,都是知青,少不得聚一聚,便去了江口埠看拉网。早知就不去了,留在近山坳这边,不仅能秀一把自己的护理技巧,还能加深在大伙儿心目中的好印象,多好的机会啊,就这么白白错失了

  许丹越想越怨刘继红。只是如今,单身的知青就剩她们两个,不抱团还真不行。下工路上,动不动有长相埋汰的单身汉朝她扔石子儿。不拉个同伙,以后都不敢出门了。

  “我就说,盈芳这姑娘真不错,可惜被刚子抢先了一步,不然和我们家军达也很相配呢。”社长媳妇也来了,嗓门大的让许丹不想听都不行,“可惜我们家军达选上红小兵后,成天不着家,我这个当娘的都不确定他啥时候能回来,哪敢做主给他定亲啊。万一几年都不回来,岂不是耽误人家姑娘”

  社长媳妇嘴上抱怨,可在场众人,谁听不出她话音里的嘚瑟。

  许丹更是心里一动。

  冯军达!

  放眼整个雁栖公社,自林杨之后,能入她眼的,也就社长家的小儿子冯军达了。思及对歌那晚上两人的互动,再忆起农忙的晒谷场上男人主动相帮,许丹干涸多时的心头,再度涌起一股甜甜蜜蜜的恋爱感觉。

  虽说冯军达也是农村人,但他不怎么干农活,如今跟着组织东奔西走的,举手投足俨然和城里人没两样。将来说不定有大出息。

  许丹越想越动心。

  “行了,你家军达有出息,这我们大伙儿都知道,别老翻来覆去说,说的我都嫉妒了,要不咱俩换个儿子?”家有儿子的妇女半羡慕半打趣地打断社长媳妇意犹未尽的嘚瑟。

  大伙儿都笑了。

  社长媳妇更是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我可不换。我们家军达孝顺着呢。这不,去了一趟京城,昨儿才回,今儿一大早就下自留地锄草去了。还给我带了京城的特产,一会儿上我家尝尝去”

  “好好好。”能抵数千只鸭子的妇女同胞,探望过毛阿凤后,浩浩荡荡地往社长家走。

  社长媳妇心里滴血。艾玛真想赏自己一大耳刮子!

  那点心多贵啊!听儿子说,那么几小包点心,一共花了他一块五毛钱外加一斤半的粮票。肉痛的她一宿没合上眼,早上起来把点心一块不落地锁进柜子,还叮嘱家里谁也不许吃,等过年再吃。好不容易得了几样上档次的糕点,不得先祭过祖宗再吃啊。哪曾想,高兴过头嘚瑟了几句,倒把自己绕进去了。

  可话都出口了,跟泼出去的水一样收不回了,只好忍痛割爱,拿一小包出来招待客人吧。

  横竖要招待,社长媳妇干脆拉过清苓客气道:“盈芳啊,抽空来我家,尝尝京城的点心,看是不是和咱们这的不一样。”

  这姑娘上回去省城,还给他们捎点心呢,相比屁股后头的那一拨,她还宁愿送给这姑娘尝尝。

  清苓笑着点点头,不过并没打算真的跑去社长家拿点心。人家那是客气,她可不能当福气。

  何况,不就是京城的点心么。总有一天,她会带着小金,踏往京城见世面的!只是点心哪够啊,还想尝遍京味的佳肴呢!

  许丹见社长媳妇只邀请清苓、没邀请自己,心里的酸意都浓的冒泡了。待探望的人都走后,拉过清苓咬着下唇羞哒哒地小声说:“盈芳,我好像那个来了,回去换条裤子。有啥事你帮我顶一下哈。”

  “哦,好。”清苓点点头。在许丹转身时,下意识地瞄了一眼对方的裤子,没见有污渍啊,不过也许是去拿月事带了,便没多想,转身忙别的事去了。

  许丹其实哪是回住处换裤子,她从社长媳妇的话里得知冯军达一大早去自留地了,一出卫生院,就抄近道往冯家的自留地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