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179章 再来一段儿!
  “这是啥果子?咦,是毛木果吧?”老大爷的大儿子顺手拿了个果子,眼底满满都是回忆,“小时候跟着老太爷去乡下玩,吃过不少,味道还不错,而且软乎乎的不粘牙,很适合爹、娘你们的牙口。”

  “对!那姑娘也是这么说的,说老人孩子都能吃。”小儿媳在一旁附和。

  老大爷已经猜到是谁了,蹭地站起来:“那姑娘放下东西就走了?咋不请人进屋坐坐啊?”

  小儿媳委屈地解释:“请了,她说另外还有事儿,下回再来看咱们。”

  “是不是就上回送咱们小米的那个?”老太太问。

  老大爷抿唇道:“除了她,你们见谁帮衬过咱家了?风光的时候,多少人点头哈腰地跟咱家套近乎,好处捞一点是一点。如今落魄了,这些人连面都没露过,更别说送咱家一把米、一捧菜了。”

  一家人不禁都联想到了“大难临头各自飞”的亲戚朋友,深浅不一地叹了口气。

  “那孩子是个有心的。”老太太眨了眨湿润的眼眸,哽咽道,“接连两趟送来口粮,是咱家的大恩人啊。”

  老大爷重重地点了点头:“就是不敢走动太多,咱家的成分”顿了顿,深深地叹了一声,“别害了她才好”

  “爹,如今除了升职、调职还关系到成分,其他都不怎么看重了。”大儿子安抚道。

  小儿媳咕哝了一句:“看重是不看重,但会被人丢眼刀、戳脊梁,难听话能用箩筐装。”

  老俩口被戳中痛处,瞪了她一眼。

  小儿子也瞪了自个媳妇一眼,打圆场:“那姑娘要是在意这些,就不会一而再地给咱家送口粮了。”

  老太太说:“不管怎样,人家的恩情咱先记下,以后有了能力帮回去。阿香你把小米放到菜柜下格去,每天早晚给孩子们熬米粥喝。毛木果挑硬朗的收起来,软乎的一会儿给孩子们分分吃。”

  “知道了娘。”小儿媳自知说错话、惹公婆不高兴了,麻利地提起米袋去灶房。

  一家人对清苓的好感,迅速飙升到一个新高度。

  尽管除了老大爷和小儿媳,其他人连清苓的面都照过,但潜意识里,已经拿她当自家人看待了。

  清苓还不知道无意中的帮衬竟给自己拉到了一伙坚不可摧的盟友,此刻的她,正在邮局和李四婶偷摸交易。

  李四婶看到清苓从背篓里抓出来的山鸡,高兴坏了。

  “唉哟喂!你真给我弄来了?好好好,太好了!多少钱我算给你。”

  “四婶不着急,这还有鸡蛋呢。”清苓又把鸡蛋拿出来。

  李四婶眼梢的褶子又多了,笑得见眉不见眼。

  山鸡、鸡蛋还有两斤半的毛木果,清苓统共收了她六块钱。

  这价格一点不贵。

  且不说这个时节,供销社它不卖鸡——因为还没到收鸡鸭的时候。

  鸡蛋倒是有,但往往是刚收进就被调去了大城市。小县城的居民有钱还不定吃得上。

  单说毛木果,这水果外头想买都买不到,两斤半装一篮,送人多体面!

  李四婶很满意,给了清苓钱后,还特地送了一张工业券给她,说是闺女的婆家送来让买喜盆的,有的多就送她了。

  清苓高兴地收下:“谢谢四婶!我在这祝孩子平安健康!”

  李四婶也很高兴,拍着她肩说:“以后有啥好东西只管送来我这儿。就算我吃不下,澳门赌博网站:还有其他人抢着要呢。你不知道,上回问你买的大枣,给领导吃了两颗,到下班还追着我问呢。你家要是有的多,随时拿来我这,我都要!”

  清苓心里盘算了一下,大枣有是有,晒干了囤在仓房呢。偶尔煮粥或是煮银耳汤了丢几颗进去,大头要到过年才吃,不过匀个一两斤出来,也不是不行。

  于是回道:“行!那我下趟来给你捎点。”

  邮递员倒是隔三差五往江对岸送信,但攸关利益的事,她不敢轻易让人捎,宁可费点船费、花点时间,亲自跑一趟。

  这趟来除了完成交易,还要给向刚和师兄家寄毛木果酱。

  李四婶看到心又痒了,骂清苓败家啊,好好的新鲜果子不吃,居然折腾成果酱,这得败多少白糖啊。

  说到白糖,想起自己手上有不少亲戚朋友为贺她闺女顺产兼满月送拢的白糖票,多了用不完,又不是拿票换糖就行了,还得掏钱的呀,放在那儿又怕一不留神过期,便问清苓要不要。

  清苓求之不得。

  结婚那天,招待客人要泡糖茶水;提礼来的客人走了得相应地回点礼;条件好的,万年青装在洋锅里,铺上白糖、撒上铜钱可以说白糖在喜事时多多益善。

  何况她如今手头宽裕,称几斤白糖毫无压力。

  于是把李四婶手里多余的白糖票吃了下来,数了数,正好六斤,六六大顺!

  清苓弯了弯笑眉,跟李四婶道别,挎上背篓去供销社买白糖。

  寄出去的毛木果酱辗转数天后,终于到了省城。

  兵分两路去了水利局的职工福利楼和七一三部队。

  向刚正好要外出,被传达室的卫兵叫住了:“向副营长,有您的包裹。”

  向刚前不久才收到老家的来信,那丫头一改往日的干脆利落风——居然拉拉杂杂写了四大页。尽管说的都是别人家的事,但看得很开心,看完了信笑容还挂在脸上呢,惹得战友们一阵起哄,非要他念一段给大家听。

  向刚心情好,顺应他们的要求,挑了李苍竹溺水那一段念了。

  大伙儿听完齐抽嘴,心说可怜的娃掉水里差点没命已经够可怜的了,你咋能边看边笑、看完还笑不对!肯定和这段无关,集体要求再念一段。

  向刚挑了一下眉,行啊,再来一段,念了雁栖公社集体发鱼的那一段。

  大伙儿还是抽嘴,发鱼确实称得上喜事一桩,可犯得着一笑再笑、且笑得跟花痴似的吗?肯定不是这个,起哄:“再来一段儿!再来一段儿!”

  “不来了!”向刚把信纸往怀里一揣,挪开椅子迅速逃离宿舍,总算逃过一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