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171章 可惜有对象了
  “原来这就是老张大夫的徒弟啊?我还没见到过咧。”

  “我见过我见过,上个月去卫生院看脚,这姑娘还给我倒水喝呢。”

  “人漂亮,还和善。”

  “不仅和善,还聪明。”

  “可惜有对象了”

  “”

  越说越歪。

  清苓听得哭笑不得:“那个法子不是我想出来的,这不前几天去省城,在火车上听人说的,到底行不行说真的我心里也没底。可当时那情况,你们应该也听说了,实在想不出别的法子,就拿来试试了。要不然你们说,当年我娘跌江里淹死,我咋不用这法子救她呢?”

  “也是啊。”妇人们恍然大悟。

  “不管怎么说,苍竹这孩子的命是你救的。你就是他的救命恩人!”胖大婶拍着手总结。

  好在李寡妇家到了,清苓几乎逃也似地跟她们挥手道再见。

  哪知这帮人高燃的八卦之火还没熄灭,一个都没走,还热心肠地替她敲门。

  “李强媳妇!你家来客人了!”

  “什么客人!明明是救命恩人。我来!”胖大婶挤开敲门的妇人,哐哐哐地边敲边喊:“翠琴,快开门!苍竹的救命恩人来了!”

  李寡妇在屋里听到动静走出来,见是清苓,忙下了门栓请她进来。

  “大白天的你栓院门干啥啊?又没晒长晒短,难不成还怕谁来偷?”心直口快的胖大婶顺嘴问。

  李寡妇无奈地笑着解释:“早上回来,你也看到了,不少人家让孩子送鱼啊虾的过来,收下难为情,不收又怕人多想,干脆上了栓。横竖我们娘俩这阵子下不了地,干脆请两天假。”

  “说的也是。”胖大婶是第一个送鱼过来的,不过她送的是炖好的鱼汤,家里孩子喝一碗,给苍竹也盛了一碗过来。

  其他几个妇人就尴尬了,分到的鱼不多,哪舍得送人。支吾着说了几句客套话,借口闪人了。

  胖大婶和李寡妇唠了几句,也回家去了。

  清苓卸下背篓,进屋看望李苍竹。

  那孩子正在熟睡中,略显苍白的脸,没几两肉。七岁半的孩子,看上去还没五岁的舒宝贵来得壮实,难怪被大伙儿认作才五六岁。

  轻轻掩上房门,回到堂屋,提出背篓里的小米袋,米袋子上的拿草绳捆着的两条小鲫鱼,得马上送到水缸里养着,再把竹篮递给送走胖大婶进屋来的李寡妇:“李嫂子,鱼是我师傅师娘让我捎来的,鸡蛋是我攒下的,我家就我一个人,天天吃也吃不了多少,放久了怕不新鲜,正好拿来给苍竹补身子。大枣是刚子哥家里新打的,晒过两个日头,还不是很干,你可以再晒晒,每天给苍竹煮碗红枣汤。”

  “这怎么好意思!”李寡妇连连摆手,不肯收,“张大夫老俩口分到的鱼肯定不多,还是拿回去给他们补身子。鸡蛋我家也有,屋后养了两只鸡,生蛋还算规律,每天都能捡到两枚。这些你收回去,你一个人持家不容易。”这年头谁家会嫌鸡蛋多。怕放久了坏掉不过是善意的借口罢了,可不能当真。

  “何况你今年要结婚了吧?红蛋需要不少,好不容易攒几个,哪能拿来给咱们。”李寡妇心里感动,但这鸡蛋,无论如何不肯收。

  清苓大老远地背来,可没打算再背回去。李寡妇不肯收,她就给送进灶房,鱼养到脸盆里,鸡蛋和枣子腾到一个空的笸箩里。

  “李嫂子,苍竹这个年纪,正是开始抽条儿的时候,不加强营养,你想看他以后矮不隆冬的吗?而且我是真吃不完,你看我一个人养了两只鸡,还帮刚子哥养了两只,四只鸡的蛋,攒攒很快的。”

  “可是”

  “哎呀别可是了,我得走了,师傅师娘等着我开饭呢,吃完又该上工了,得空再来看苍竹。嫂子你自己也好好休息,别苍竹好了、你累倒了。人生在世,只有好好活着才是正经,否则都是空的。”

  李寡妇其实还很年轻,十七岁结婚、十九岁生娃,今年才二十六,可皮肤粗糙、肤色黯淡,足有三十好几、甚至四十可看,可见其平日里有多操劳。

  劝了李寡妇几句,清苓提起背篓告辞走了。

  李寡妇送清苓回来,发现桌脚旁还有一个沉甸甸的米袋,打开一看,竟是颗粒饱满的黄小米,听说熬粥喝比大米更养胃。想来是那丫头给苍竹补身子的,眼眶一热,差点落泪。

  打从丈夫去世,她独自一人带着孩子,日子不能说艰难得过不下去吧,但也确实拮据。不是不愿意和人打交道,而是走动多了,人情往来必不可少,索性关起门过自己的日子。

  这次孩子溺水,她得到消息后,简直要崩溃了。幸好,苍天在上、菩萨保佑!哦,主要得亏老张大夫和他能干的徒弟,将儿子从鬼门关拽了回来。要不然想到另一种可能,李寡妇一阵后怕,抚着胸口连道三声“幸好”。

  “娘”李苍竹一觉醒来,见他娘坐在床沿,澳门赌博网站:温柔地看着自己,扯开嘴角笑了笑。

  “儿你醒啦?肚子饿不饿?娘熬了香喷喷的红枣小米粥,这就去端来。”

  李寡妇端来温在灶上的营养米粥,扶着儿子坐起来,一勺一勺地喂他。

  “这红枣和小米都是早上把你救活的那个卫生院阿姨送来的,除了这些,另外还有三十枚鸡蛋。她的师傅,也就是头发花白的老张大夫,还让她捎了两条鲫鱼过来,说是给你补身子”

  “他们都是好人。”

  “是啊,他们都是善心人。你要记住他们对咱家的恩情,将来有机会,要记得回报。生产队那些人啊,哪些对咱家好、哪些对咱家不好,娘心里清明着咧,你也一样,要恩怨分明”

  “嗯!我知道了。”李苍竹看着李寡妇认真地应道。

  李寡妇柔柔一笑,端起碗继续喂儿子喝粥。

  这之后,清苓又来过两趟李寡妇家,怕李寡妇有压力,没再带什么东西,单纯来看看李苍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