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163章 合法滴耍流|氓
  清苓好不容易才平复澎湃的心潮,红着脸小声骂他:“流氓!”

  向刚回过神,轻笑了一声,忍不住抬手捏捏她脸颊:“对自己媳妇耍流氓是合法的。”

  “还不是你媳妇呢。”清苓嘟嘴咕哝。

  向刚挑眉瞥了她一眼,正想说什么,忽然,一道手电光从树林的后方射进来,随之是一声厉喝:“什么人?大晚上的,在林子里干什么?”

  夭寿哦!

  “出去再说。”向刚朝清苓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拉起她从树林前边窜了出去,一路跑到招待所门口,才停下来。

  这点路对向刚来说,简直小儿科。

  清苓就不行了,扶着招待所门口的柱子呼哧呼哧喘大气。

  经这一插曲,彼此间因初吻带来的羞涩和尬意,悄然间化于无形。

  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噗嗤发笑。

  待清苓缓过气,向刚看了下时间,九点多了,张家还等着她回去好关门落锁呢,于是努努嘴:“走吧,我送你回去。”

  清苓:“不用了吧?”既然要送她回去,刚才干啥要她陪来招待所?这不白忙活么。

  “不送不放心。”向刚执意要送。

  再说,哪里白忙活了?不是尝到甜头了吗?不要太幸福哦。

  这一刻,他无比期盼结婚登记日子的到来。手里有证,做啥都光明正大。谁敢怀疑,直接亮给那些红袖章们看:瞧清楚没?这是老子的媳妇!明媒正娶的!

  第二天,向刚回部队,清苓几个妇女同志,吃过早饭,出发去百货商店扫货。

  要买的东西很多,有自己需要的、也有给乡亲们捎带的。

  罗胜男特地请了一天假,陪同一块儿去。

  常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下四个女人凑一起,一路上别提多热闹。

  来之前,清苓和师傅、师娘坐一起,大致列了个嫁妆单子——除了棉絮家里弹,其他都要买。

  不过来省城百货商店买的,是宁和供销社没货、抑或是有货却缺新鲜款式的商品,否则干啥跑这儿来。一来一去的火车票,省下来能买不少日用品了。

  到了百货商店门市部,一行人最先去的是被面柜台。这可是重中之重。

  邓梅和罗胜男商量之后,澳门赌博网站:做主选了一条鸳鸯戏水、一条龙凤呈祥百子图的大红缎子被面,另两条是富贵牡丹和百鸟朝凤的绵绸被面,再加上竖条子的清爽被夹里,四套算下来,居然要一百十五块。

  “乖乖!又涨价了啊。年初我陪闺女来买,才只一百零三,半年涨了这么多”邓梅咋舌。

  罗胜男还道她没带够钱,主动说:“不够的我来出。小芳既然喊我一声嫂子,她出嫁,做嫂子的怎么也要表示点心意。”

  不说别的,单说这丫头,大老远背着两只鸡、一背篓山货上门来,那鸡还是她冒着莫大的风险去山上逮的,就冲这一番心意,自己俩口子也要表示表示。十二块钱,大半个月的工资,确实不少,可相比那丫头先后寄来、扛来的山货、水果,罗胜男也就不觉得心疼了,有些吃的,花钱都不定买得到。

  清苓想说我也带了钱,可邓梅和罗胜男都表示不要她的。开玩笑!四铺八枕向来是娘家出的,哪有出嫁的闺女花男方给的衣服行头钱买被面的?被人知道,还不被戳断脊梁骨。

  “得了,这儿有我跟你嫂子,你只管放一百二十个心。你还是和燕子去成衣柜台逛吧。除了你自个的嫁衣,不是还要给乡亲们捎东西吗?快去看吧。我们搞定被面就过去。”

  开票、付款都需要时间,百货商店可不像供销社,钱和票夹在钢丝绳上,用力一送,就嗖地滑到出纳柜台了,戳了章再滑回来就能拿货。

  百货商店大,不仅楼层高,每层楼占地也广,付款形式和供销社不一样,需要先开票、后排队、再付款,然后再拿戳了章的付款凭证回柜台取货。一层楼就一个付款地方,买东西的人却不少,个别柜台像抢似的人山人海。

  清苓和燕子来到的成衣柜台就是这样,不少年轻姑娘都冲着新到货的海魂衫而来,叽叽喳喳仿若春夏季鸟雀欢腾的热闹林子。

  “我滴个娘呀,买衣服的人咋这么多?今天什么日子呀?还没到发工资的时候嘛。”燕子踮脚翘首,终于被她看到了众人哄抢的目标——“海魂衫!好漂亮的海魂衫!款式比我之前看到的还要新!”

  得!这姑娘也是海魂衫的忠实拥护者。

  “多少一件啊?”清苓问。

  “新款得八块件呢,还要四尺布票。太贵了!!!”燕子看清标价,整个人像皮球泄了气。

  清苓抬头看看那海魂衫,款式是真漂亮,不过价格也是真贵。但见燕子这么喜欢清苓盘算了一下接下来要买的东西,以及荷包里的钱和票,应该够用,便阿沙力地说:“买一件!姑姑送你。”

  燕子惊愕地瞪大眼:“姑,你没骗我吧?”转念想到她姑确实是揣着钱来的,可那钱是给她买嫁妆用的呀,忙摆手,“不不不!我不要!我就那么一说,不是很想买”

  “真不想买啊?”

  “想是想,但姑你的钱要派用场的。我、我会自己攒钱买,回头让我爹托人介绍个新工作,攒到明年开春,指定能买一件了。”前提是,海魂衫不要再涨价了。

  清苓笑瞥了她一眼:“买吧!就当姑提前给你添妆了。”

  “添、添啥妆啊!”燕子姑娘顿时红了脸,扭捏地跑去了其他柜台。

  “今天新到的货,这么快就剩最后一件了。”售货员边理货边对隔壁柜台的同事说。

  清苓赶紧上前要了剩下的这件。

  售货员正要开票,挤过来一个年轻姑娘,开口也要海魂衫。

  “没货了。”售货员头也不抬地说。

  “怎么就没货了?上面不是还挂着两件吗?”年轻姑娘不悦地指指柜台上方的样品架。

  “那是非卖品。”

  其实就是内部有人预定了,一时半会没来得及把衣服撤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