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154章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噗嗤”邓梅看乐了。

  张岳军也忍不住笑弯了眉眼。

  张海燕涨红着脸,澳门赌博网站:憋出一句:“我不要”

  “要的。”清苓笑着道,“咱们那都兴这个,不信你问邓婶子。”

  “是兴这个。”邓梅忍着笑作证。可年岁差不多、辈分却差一截的给见面,还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

  清苓才不管那么多,既然人叫她“姑姑”了,给见面礼那是理所当然的事。哦,师兄家还有个年岁小些的“侄子”,回头也要给。

  经过这么个小插曲,张海燕的情绪明显好了不少,张岳军松了口气,朝刚认识的小师妹使了个眼色。

  清苓心下了然,卷拢包袱,拎在手上对张海燕说:“燕子,今晚我和邓婶子得在你房间打个地铺,我俩要在省城住几晚呢,你帮我一块儿去铺下被子行不?”

  张海燕点点头,领着清苓去了她的房间。说是房间,其实就是卧室分割了小半间出来,一张小床、床头一口五斗柜,床尾叠放着两口掉漆的杉木衣箱。余下的空地打地铺还不知能不能挤下两个人。

  “晚上邓婶子睡床,我跟姑姑你打地铺吧。”张海燕懂事地说。

  清苓笑着道:“咱俩想一块儿去了。”

  她把换洗衣裳搁在衣箱上,从包袱里抓了把炒熟的葵花籽给燕子:“给!尝尝我炒的瓜子儿。”

  她给师兄家捎的葵花籽和花生都是生的,毕竟师兄家开火方便,不像部队,大食堂、大锅饭,开小灶不容易。因此先前炒的那几斤瓜子、花生,准备捎给向刚。

  “好吃。”张海燕也不问哪儿来的,眯着眼腼腆地称赞。

  “好吃吧?炒之前我泡过五香水的。”清苓有点小嘚瑟。

  张海燕抿唇吃吃地笑。见新认的“姑姑”这么好相与,话语也多了起来。

  “我被厂子辞退了。”她垂着头,低落地说。

  清苓想了想,认真劝道:“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张海燕一脸懵逼:“”

  “咳,我的意思是那啥,不分青红皂白辞退你的厂子,肯定存在着这样那样的弊端,说不定明儿就倒灶了。这种单位咱不留恋,咱换个地儿,没准找到更好的呢,你说是不?”

  这话听着在理,可少了一份进项,张海燕总觉得对不住爹妈。

  “虽说眼下还不是正式工,可学徒工做了这么久,一直都说快转正了、快转正了,这么个节骨眼上被辞退,我我难受”

  “难受了能再回到厂里上班吗?”清苓问她。

  张海燕低落地摇摇头:“不能听说顶替我的是会计的侄女儿,和副厂长也有点亲戚关系”

  “这不就结了。”清苓宽慰道,“既然难受解决不了问题,反倒只会让家里人担心,咱就偏不难受,咱昂首挺胸落实新工作。”

  “噗嗤”张海燕看着清苓雄赳赳、气昂昂的斗志,忍俊不禁地笑了。

  清苓见她笑了,舒了口气,劝人也是个体力活啊。幸好燕子还算讲得通道理,不然的话,真不知道怎么劝她才好了。

  张海燕的学徒工岗位,被个“关系户”顶替了,张岳军俩口子气归气,却也拿这个结果没辙。

  这年头哪儿没关系户啊,即便是清苓那个护士岗位,不也是向刚用几张收音机票换来的?

  人家想辞退你,找个借口分分钟就能搞定。毕竟不是正式工,没人身保障。

  “不去就不去,棉纺厂那活,累死累活不说,棉絮钻鼻子里,成天打喷嚏,别留下病根才好。”罗胜男嘴上宽慰道,心里止不住叹了口气,到底心疼那小二十的工资,“我和你爹托人再找找别的岗位,这些天你在家歇着也好,我跟你爹挤不出那么多天假,你陪你姑她们四处逛逛。”

  清苓提议:“不如海燕陪我去部队吧。路上有个伴,多少热闹点。”

  接下来三天,邓婶子在上火车前就安排好了:第一天,清苓去部队看望向刚、她去配公社让捎的配件、干电池;第二天,由罗胜男陪同逛百货商店,买齐嫁妆需要的用品、答应给社员捎带的东西也要买好;第三天,赶早买点省城的特产,上午就要坐车回宁和县了。

  “对,就让燕子陪盈芳一道去。小姑娘嘛,就该东走走、西逛逛。”邓梅表示赞同,“我这边半天就搞定了,下午给我闺女求个平安符去。”

  她家闺女前些日子怀上了,本是可喜可贺的好事,无奈坐胎不是很稳,让婆家、娘家都甚为揪心。

  原本江口埠那边山上就有个寺庙,香火旺的时候,天天烟雾缭绕、木鱼声声。如今不是破四旧、立四新么,大大小小的寺庙被毁,香火一律被禁。

  乡下人习惯在心不定的时候去庙里上柱香、拜拜菩萨求保佑,因此听说省城的龙华寺没被毁,仍然有大和尚住在里头,尽管不允许香客进去烧香,而且大和尚在山脚开了片荒地,已经改行种地,但还是有人拿粮票偷偷去换个平安符啥的,便也想去碰碰运气。

  这么一来,两人只能分头行动了。

  要是张海燕能陪清苓一块儿去七一三部队,邓梅心里安心不少。

  张岳军俩口子对此自然没意见。

  罗胜男甚至在心里想:闺女要是也能找个像向刚一样的解放军做对象该多好。

  当晚,清苓和张海燕一个被窝打地铺。

  铺好床,洗漱的时候,清苓背着大伙儿,把小金偷偷放出张家大门,让它自个儿去外头猎食,约好明儿早上筒子楼外的樟树下见。

  小金借着夜色的遮掩,悄无声息地游行在长长的楼道里。

  途中发现一道鬼鬼祟祟的人影,摸到楼梯间的厨房,像是在翻找什么东西。

  小金细长的蛇信一吐一纳,乌黑的小眼珠转了转,无声地从门缝间游回了张家,见清苓借着昏暗地烛火,弯着腰在脸盆架前洗脸,其他人都在房里说话,便飞上她胳膊,蛇身一卷,缠住她袖子,拽着她往门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