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153章 八卦热火朝天
  清苓安抚邓婶子:“咱们还是赶紧去车站吧,澳门赌博网站:天黑了更不好找路。”

  “唉,才来就遇到这晦气事。看你,衣服都脏了,还是新衣裳呢。”

  清苓穿的是石青色咔叽布车的宽摆夹衣,小圆领、布包扣、两侧各一个手插袋。在乡下绝对数得上是时髦款,可到了省城就不够看了。年轻姑娘更爱海魂衫、绿军装。

  脏了倒不要紧,洗洗就干净了。

  先找师兄家要紧。

  找到电车站,驶来的正好是她们要坐的5路。随着人流上了车,找了个位子赶紧坐下,人却不敢放松,竖着耳朵听售票员报站,生怕坐过头。

  终于,离张岳军家最近的“红垦站”到了,两人七手八脚地扛着一大堆行李下车。

  “乡巴佬进城就是讨厌。一路的鸡屎味,臭死个人了!”靠窗边的一位妇人捏着鼻子尖声道。

  邓梅站稳后,跳脚朝远去的电车喊:“有本事过年别吃鸡!供销社的鸡都是从咱们乡下运上来的。”

  “就是!”清苓也气呼呼地握拳。对省城的向往和好感,几乎要磨没了。

  两人对视一眼,忍不住噗嗤笑。

  “我也真是的,跟个陌生人掰扯个什么劲啊!人都当我疯子了。”邓梅笑骂了自己一句。

  “婶子,接下来该往哪儿走啊?”清苓转头看四周,师娘说的没错,城里的房子瞅着都一个样,辨不清哪家是哪家。而且大部分都是楼房,有两层的、三层的,甚至还有四层的,好大一幢,看着真威武。

  邓梅来过两次,找起路比清苓这个“睁眼瞎”娴熟多了,专找年纪大的人问路,完了左转右转的,终于看到百花路的路牌了。

  “百花路35号,那就是水利局的单位房了!喏,就那边那幢四层楼,过马路再走二十来米,楼顶插着红旗的那幢。”热心肠的过路大妈指给两人看。

  “看到了,谢谢你啊婶子!”

  “谢谢大娘!”

  清苓两人道过谢,扛着行李兴冲冲穿至马路对面。终于找到目的地了,这兴奋劲,比马路上捡了钱还开心。

  罗胜男在家了眼时钟,问丈夫:“老张,不去火车站接真不要紧吗?说好今天来,可都这个点了”

  “爹来电报是这么说的,说书记媳妇来过省城,熟悉路,会找到咱家的。去接也不定碰得到人啊。”

  “那我去准备晚饭,希望饭点前能到”

  话音刚落,门外的走廊响起邻居的叫唤声:“小罗,你家来客人了。”

  张岳军俩口子几乎同时窜出门。

  对清苓,俩口子没印象,但邓梅还是认识的,过年回乡下,正月里总会去书记家拜个年啥的。

  “总算来了!可把我们等急了!”罗胜男笑着迎上前,“这就是盈芳吧?长得可真水灵!”

  张岳军也热情地招呼:“来来来,快进屋坐,有啥话屋里说。找了一路累了吧?”说着,帮忙接过清苓两人手里的包袱。

  左邻右舍看得一阵眼热,见张家的房门合上了,围在一起七嘴八舌地说:

  “没到过年又提来两只鸡,小罗家今年走大运了啊!”

  “可不是!上回那鸡还养着呢,又来两只。啧,分一只给咱家多好”

  “想得美!人家不能自己吃啊?”

  “话说今天来的这两个,是小罗家的谁啊?看他们夫妻俩那股亲热劲,不像是普通老乡”

  “没准是姐妹、妯娌啥的吧?”

  “你傻啊,小罗婆婆据说就张岳军一个儿子,哪来的姐妹、妯娌啊。”

  “”

  屋外的八卦热火朝天,屋里也没闲着。

  邓梅说着来时路上的一些见闻,当然也包括清苓被车溅一身的恼火事。

  清苓腼腆地笑着,蹲在地上,把带来的吃食献宝似地一一拿给罗胜男:“嫂子,这两只鸡是山上逮的,不要钱;野鸡蛋也是山上捡的;小米和葵花籽是我在收购站门口拿草药跟人换的;花生、炸酱、咸菜、豆角干是师娘让我捎来的”

  罗胜男连声道谢,末了疑惑地问:“不是说老家那边的山上有狼吗?现在没事了?”

  “哪没事啊。”邓梅笑着插嘴,努嘴指清苓,“还不是这丫头,说是来看你们,总得拎点像样点的上门,成天寻思着整啥好吃的捎来。可家那边你们也晓得,一年到头就过年才吃得上肉,上回是托了她对象的福,这回是她自个,背着咱们上山,逮了两只鸡下来,不舍得吃,都拎来送你们了。”

  张岳军俩口子一阵感动,相继说道:

  “下回来就来,可不许再提东西上门。”

  “老张说得对,都是一家人,咱不整那些虚的。下回要再这样,我可不让你进门了啊。”罗胜男打趣了清苓两句,末了想起菜还没下锅,忙让清苓两人坐着喝茶,她则急急忙忙去厨房。结果一开门,被外头蹲着的人吓了老大一跳。

  “燕子!你咋回来了?不是还没到休息天吗?”罗胜男诧异地问。

  看到大女儿抱着包袱蹲在门外,双眼红通通的,像是刚哭过的样子,不禁着急问,“咋了这是?是不是被哪个王八羔子欺负了?”

  “妈——”张海燕鼻子一酸,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

  “进屋再说。”罗胜男扯了女儿一把,这副样子被那些爱嚼舌根的人看见,指不定又会传成什么样。

  “燕子咋今天回来了?”张岳军看到闺女回来了也一阵奇怪,又见闺女低着个头,手背揉着眼睛,要哭不哭的样子,想必是在厂里受了什么委屈,忙止住话头,转而道,“燕子,你来得正好,快来见过你邓婶子,还有你阿爷收的徒弟盈芳,你得叫姑姑。”

  清苓囧了个囧。

  张海燕知道屋里还有其他人,在楼梯间就听那些个炒菜的邻居们说了,因此并不吃惊,随着她爹的介绍,一一认了人。

  清苓听到那声“姑姑”,嘴角狠狠一抽,摸摸夹衣内贴袋,从小荷包里翻出两张比较新的一元纸币,塞到张海燕手里说:“见面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