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152章 冤家路窄
  舒彩云一气跑到自留地,望着一地青黄不接的菜不知何去何从。

  毛阿凤从自家菜地回来,看到她,嘴巴不带门地调侃道:“哟!这不是彩云吗?站这干嘛呢?不会是在想你堂阿姐吧?说起来,盈芳那丫头也真是的,去省城玩,咋不带上你咧?都是自家姐妹,有福要同享嘛。”

  舒彩云不知不觉地把毛阿凤的话听进了心里,也认为自己堂姐很不讲义气,去省城买嫁妆行头,不带自己妹妹,却带个外人。

  “将来出嫁,看谁搀你。”舒彩云恨恨道,抬脚蹍死了一条经过自己跟前的毛毛虫。

  已经抵达县城火车站、准备上火车的清苓,狠狠打了个喷嚏。

  “别不是感冒了吧?入了秋,早晚冷了,你该像我一样,在里头多穿一件,热了可以脱。”邓梅关切地说。

  清苓吸吸鼻子,没觉得身体不适,大概是火车站里味道重,习惯了乡下清新空气的鼻子一时有点吃不消。

  等上了车,清苓发现车上味道更重,人多啊,货也多。挤在一起,啥气味都有。

  很多人都像清苓两个一样,手里提着大包小包,肩上扛着背篓、竹筐,脸上喜气洋洋,唠着彼此的收成和儿女的出息。

  “路上要四五钟头呢,早上起那么早,不如趁这会儿工夫打个盹,到了之后还要转车、走不少路。”邓梅卸下包袱,她自己东西少,就一身换洗衣服,其余的都是二老捎给孙子、孙女的吃食。

  清苓负责一个大背篓、一个手拎的包袱和两只山鸡。

  背篓里的是葵花籽、花生、大枣以及夹在两者间的一小篓野鸡蛋。

  有小金躺在筐底,倒也不觉得沉。

  包袱里是换洗衣裳和得闲给向刚缝的一双鞋垫。

  两只山鸡不用说,一路可招人眼了。

  甚至还有人跟她打听这两只山鸡是哪个山头套到的。

  邓梅直截了当地道:“这是闺女运气好,上山没遇到狼。咱们那山头,有好大一群狼,每逢月圆就嗷嗷地叫,可吓人了。”

  一听有狼,打听的人住了口。谁也不想吃点鸡肉反被狼吞。

  “既然有狼,这闺女咋还上山?不怕被狼叼走啊。”一旁一个上了年纪的大娘,看了清苓好几眼,总觉得有几分眼熟,就是一时想不起来像谁。

  清苓笑笑:“当然怕啊,可第一次去见师兄,总得提点像样的上门。”

  “是个知礼的姑娘!”大娘赞赏地点点头,顺嘴问了句,“我看你俩是宁和县上来的,你家是宁和县哪里的?”

  清苓正要回答,邓梅拿胳膊肘撞了她一下,生怕这丫头年纪轻、傻乎乎的什么都往外说,干脆接过话:“我们是底下村寨的,婶子你是哪儿的?听口音像是北方的。”

  “没错。”大娘看到两人的小动作,也不介意,淡然地笑笑,“我是京城人士,来这边探亲。”

  “原来是京城人啊。”邓梅恍悟道,心里接了句:难怪气质这么好。不过态度比想象中的京城人和蔼可亲得多。

  对方的和善,让邓梅多了个聊伴,不时唠几句彼此家乡的情况。

  清苓本不想睡的。向刚特地来信叮嘱,让她在车上小心点,他上回差点遇上扒手。可车子一摇一晃的,摇得人犯困。邓婶子和京城大娘小声的唠嗑,仿若催眠曲。眼皮一沉,枕着包袱睡了过去。

  醒来时,列车正在通报行程,约莫再四十分钟就到省城了,清苓和邓婶子说了一声,拿了块手缝的方布巾,穿过拥挤的过道,去了趟厕所。

  出来时和一名身穿红衣服、一看就是城里姑娘的年轻女子擦肩撞了一下。

  对方不知是心情不好,还是本来就那副臭脾气,瞪了她一眼:“走路不长眼的吗?”

  清苓忙说了声“对不起”,揉揉撞痛了的肩头,费劲地挤回座位。

  列车即将到站,邓梅意犹未尽地结束和京城大娘的唠嗑,收拾行李准备下车。

  京城大娘再度看了清苓几眼,还是没想起和谁比较像,顺嘴邀请:“有机会来京城玩啊。我家很好认的,就在王府井大街,福喜弄第一户。”

  邓梅笑着道:“托您的福,将来有机会一定去京城玩一趟。您也是哈,再来江北探亲,一定上我们那坐坐。尽管不是县城,但我们那地方大,走在村道上,看两边的田野,保准让你心情舒畅。交通也还算方便啦,宁和码头搭渡轮,到对岸就是了……”

  “好好。”不管是诚心还是客套,双方总归是愉快地道了别。

  在省城站下车后,由邓梅领路,两人满手满肩地扛着行李,顺利出了站。

  不过到了火车站外面,邓梅也有点傻眼:“感觉和我上趟来不一样了。”

  “清苓:“……婶子,要不找个能拨电话的地方,给我师兄挂个电话?”

  “挂啥电话呀,这不浪费钱么。没事儿!听我的!我知道在哪儿坐电车……来,跟牢我,别走散了啊。”

  “好。”清苓跟着邓梅,左顾右盼地找电车站。

  一辆军绿色的吉普车,咻地一下经过她俩身边,被溅了一身水渍。

  省城前两天下雨,马路上积着水洼,澳门赌博网站:开快了容易给路边行人带来脏雨。

  “对不住啊!我赶时间,没注意到水洼……咦?是你?”副驾驶座的女子,将头探出车窗,柔笑着似要道歉,一眼认出了清苓。

  清苓也认出了她——不就是在火车上的厕所门口擦肩相撞的人么。真是……冤家路窄啊。

  “怎么?你老乡?”开车的女子顺嘴问了句。

  “怎么可能。”杜亚芳马上反驳,“不过是火车上偶然碰到的罢了。”

  “既然是无关紧要的人,那就别搭理了。没准是想讹几个钱呢。”开车的女子淡漠地瞥了后视镜一眼,油门一踩,开离了现场。

  “省城的人咋这副德行啊!”邓梅气得直咬牙,“开车不看路,把人溅一身水,道歉也没一句就这么跑了?”

  “算了。”车都跑得没影了,生气有啥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