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145章 炸出条大新闻
  邮递员一脸懵逼。

  他也很无辜的好伐——农忙期间延后往乡下送信,这是邮局一贯的做法,并非针对雁栖公社。

  毕竟信少、渡轮班次也少,早上来了得下午才能回。就为那一封两封信要在乡下待一天,太犯不着了。

  “明天还来不?”清苓走过去问邮递员,来的话她今晚开夜工、把回信写好;不来的话,明天上工再慢慢写。一定写满三大张,让男人满意。

  “看情况啦,没信我来啥?”邮递员憨笑着挠挠头。

  “同志,我就这一封信吗?”这时,蒋美华挤开清苓,凑上来问,“不会搞丢了吧?”

  邮递员对自己的工作可是相当敬业的,闻言,神色一肃:“这位同志,没凭没据可别乱说,江对岸这片今年都是我负责,只要分到我手上的信,我可以很自信地说:从没有搞丢、搞错过。”

  蒋美华表情一僵,讪笑着道:“对不住啊同志,这不我也是着急过头了,所以说话没经大脑思考。”

  邮递员见她错误承认得蛮积极的,也就大人有大量、不跟她计较了。转身朝清苓友好地点点头:“闺女,你的信都是部队邮来的吧?行!我有数了!回头看到你的信,尽量早点送来,不拖沓。”

  清苓哭笑不得:“大叔,我不是这个意思。”同志也不喊了,人家都喊上闺女了,她要再一口一个“同志”忒矫情了。

  “你的意思我知道。”邮递员笑了,“不就是想寄信嘛,那真得看情况,不过要是沿江公社有信,我也往你们公社走一趟咋样?”

  “那敢情好!谢谢大叔!”清苓咧嘴一笑,欢快地朝对方鞠了个躬,挥挥手道再见。分粮队伍快轮到她了,得赶紧过去。

  蒋美华还不死心,总觉得林杨给她写信了,只不过没到她手上而已。默默地跟着邮递员走了一段路,期期艾艾地又问了一遍:“同志,你真的能肯定没我其他信吗?”

  邮递员气乐了:“你的意思是我偷藏你信了?”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蒋美华脸色一白,嗫嚅道。

  “我看我还是找你们书记讲个明白吧。”邮递员掉头往晒谷场走,边走边嘟哝,“不说清楚,别人还真以为我做什么坏事了。”

  蒋美华见状,急忙上前道:“不不不!我真没那意思,算了,我不缠着您问了,我这就走,您忙您的,有信劳烦尽快送来就行。”

  说完,掩面跑了。

  一气跑到知青站,反手合上大门,背倚着门板滑坐在地上嘤嘤地哭。

  林杨忘记她了!一定是忘记她了!不然为什么连封信都不写?离开这么多天,难道他一点也不想她吗?可她想啊,想他想得快疯了。

  “林杨呃”哭到一半,蒋美华感到一阵呕意,扶着门板,跪在地上吐了一场。

  肚子里像是被什么东西搅得天翻地覆想要一吐为净,可吐啊吐的,吐到后面没东西了,黄绿色胆汁都出来了,依然恶心得想吐。

  许丹和刘继红,挑着分到的口粮,推门进来,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

  “你在干啥呀,把地面搞得这么恶心!”刘继红张嘴就骂。

  许丹却敏锐地觉察到哪里不对劲,若有所思地打量了一眼捂着嘴欲呕不止的蒋美华,试探性地问:“美华,你是不是吃坏肚子了?咋吐成这样?要不是你还没嫁人,都要以为你怀上了呢。”

  这话仿若一道惊雷,劈得蒋美华目瞪口呆。

  怀孕?

  天哪!她怎么忘了这一茬!

  难怪这阵子一直感觉不舒服,敢情怀上林杨的孩子了。

  怎么办!

  林杨让她不要声张,一定要保守好这个秘密。有了孩子也别跟人说,否则,轻则定性为“不正当男女关系”,重则被冠上“资本主义”、“享乐主义”的高帽,搞不好要关牛棚。因此再三叮嘱她不要说,直到他来接她

  问题是他没来接她呀。不仅人没来,信也不见来一封。

  让她一个人如何面对这桩大事?

  “完了完了”

  苍白着脸色的蒋美华一屁股跌坐在地上,茫然低喃。

  许丹和刘继红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想到随便一炸,居然炸出这么一个天大的新闻。

  “好你个烂|婊|子!”刘继红上前呼了蒋美华一巴掌,“我说呢,林杨咋突然就跟你好上了,搞半天使了下三滥的手段。你个不要脸的淫|荡|贱|妇!”

  刘继红边骂边又是一巴掌。

  蒋美华吐了一场,人本来就虚弱,被刘继红左右开弓连挥两巴掌,当即晕头转向,连门板都扶不住,软在地上。松散的发丝凌乱地贴在额上,不知是体虚还是后怕,汗湿得像是刚从水里捞上来。

  许丹斜着眼冷冷地睨着蒋美华,任她挨打,没有半点劝架的意思。

  在她看来,蒋美华也很该死,居然用下作手段,绑住了林杨,让林杨没了选择的余地。

  “住、住手!”蒋美华捂着脸抽噎,“你们怎么能随便打人!”

  “打你两巴掌还是轻的,信不信我踹死你!”刘继红恶狠狠地说道。

  这一刻,澳门赌博网站:她觉得自己失足落水、被林家那傻大个所救从而被村民们绑到一处,是蒋美华惹出来的。

  要不是她使这样的下作手段,林杨不会丢下自己不管。说不定会让家里想办法把她一起调回城。就算一时半会想不到法子,总该也会和自己联系,不至于不闻不问。

  书信往来,互诉衷肠,有他的开导,自己的心情不会那么差,也就不会河边,更不会发生那样的事

  所以,让她痛恨的源头是蒋美华,一切的一切,是蒋美华这贱人搞出来的事

  越想越恨,刘继红脚一抬,作势就要踹。

  几个担着粮的江口埠社员,路过知青站,透过虚掩的门缝看到这一幕,说笑了一声:“哟!知青也会打架啊?”

  蒋美华忙喊救命:“救命啊——刘继红要打死我——”

  社员一听话音不对,卸下担子,进来看究竟,好悬没酿出大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