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140章 甜蜜的小误会
  到宿舍,澳门赌博网站:接过吴奎递来的剪刀,麻利地拆开一条边,一个圆不隆冬的红果子滚了出来。

  “石榴啊!”秦益阳兴奋地喊,“我的最爱!”

  “你小子!哪样吃的不是你最爱?”吴奎赏了他一拳。

  向刚把包裹全部拆开,数了数,一共二十四个石榴,四个人,外加老首长、政委、教导员还有孟柏林几个,一人两个不成问题。

  “给!拿去自己分!”留出四份,其他就不管了。满包裹找那丫头的信。

  奇怪!上回还夹了信的,这回咋没有啊?

  郁闷地躺床上挺尸,脑袋里天马行空地想着:莫非那丫头生自己气了?前次信里就寄了两张半斤的月饼票,没寄别的票……转念又想,丫头不是那样的人,否则不会特地寄石榴过来。

  想到石榴,烦躁的心渐渐有所平复。说明那丫头经常上家里坐坐、看看,不然咋知道石榴熟了呢?

  至于没给他写信,会不会马上要秋收了,村里很忙?连带着卫生院活也多?

  想到这,向刚一骨碌爬起,坐在写字台前,拿出纸笔,刷刷写了起来。

  清苓也是在包裹寄出、回到公社后才猛然想起——忘记顺带捎封信了,懊恼地不要不要的。

  另外再寄耗邮资不说,农忙期间,渡轮班次减少,邮局知道乡下这阵子忙得热火朝天、脚后跟打后脑勺,除非是紧急电报,普通邮件一律压后。这么一来,写了信也没法寄出去。

  再者,连她都要下地劳动。

  农忙头七天,卫生院除了留张有康值班,其余人都需加入到农忙抢收——这是公社一向以来的不成文规定。

  其实留一人值班确实够了。因为农事紧迫,社员们即便有点伤痛,只要还能忍,都熬着不来看,挣工分要紧。

  新开的代销点,这几天除了早上六点到六点半开半小时门,好让家里缺油盐酱醋的社员有时间买东西。其余时候关门打烊。

  考虑到这些人平时不下地,除代销点进货的汉子被分派去了稻田,妇女同胞都被社长安排在晒谷场。

  倒不是出于照顾,而是怕她们拖后腿。

  晒谷场的活分两摊,一摊扬谷、一摊推晒。

  冯美芹被社长媳妇拉去了推晒那组,不需要遭受扬谷时刮脸的糠秕风。

  冯美芹见清苓傻愣愣地站在扬谷器,好似在研究这东西怎么运作,眼明手快地扯了她一把,顺带把清苓也叫去了推晒组。

  推晒组原本就有两个了,再去两个足够了。

  许丹慢了一步,不得不留在扬谷器旁边,心里怨念丛生。

  以前和冯美芹搭档时,冯美芹有社长媳妇撑腰,每次一到就到推晒那边,留下自己被扬谷器吹出来的碎糠秕,刮得脸上生疼。以为换个搭档,总可以改变一下待遇了吧,没想到又是这样……

  许丹垂下眼睑,盖住眼底怨愤的神色。

  “喂!你这知青是来干活的还是来发呆的?没见咱们都忙着吗?照你这拖拉劲,今晚要忙到后半夜了。”

  “对不起对不起!”许丹咽下满腔怨念,打起精神干活。

  社员皱眉看着她生疏的动作:“算了算了,你来摇手柄吧,扬谷我来。”

  许丹被嫌弃动作慢,被撵到另一边摇手柄。摇手柄这活可不轻松,只有摇起来才能扬谷,因此需要时时刻刻出力气。

  许丹累得快哭了,都不见有人来接替,莫非要让她摇一整天?

  这时,一道堪称天籁之音的磁性男中音响起在她身后:“这种活哪能让个姑娘干呢,我来我来!”

  冯军达卷着衬衫袖子,接替了许丹。

  他路过晒谷场,看到昔日同学,本来想去帮她忙的,看到自己老娘也在,怕她看到自己就念叨对象的事,念叨得他头都大了,于是脚步一拐来了许丹这儿。

  许丹放下胳膊的一刹那,舒服地想要呻|吟,看向冯军达的眼神透着无尽的感激:“谢谢你啊军达。”

  “客气了丹姐,我看你累得不轻,要不先到边上歇会儿?”

  “那不好吧。”许丹怕被人说自己偷懒从而扣工分,犹豫片刻,站在冯军达旁边看他摇手柄。

  负责扬谷的老汉似笑非笑地瞟了他俩一眼,意有所指地说:“军达,你一个壮小伙子,不去地里收割,来晒谷场干啥?多大材小用啊。”

  “我这不是来帮忙的么,又不要工分。帮忙还分场地啊。”

  “咋地?你们红小兵还给发粮票啊?工分都不用挣?”

  “那倒没有。”冯军达被老汉挤兑的满脸不高兴,“能不能别啥事都拿粮票、拿工分说话啊,俗不俗!”

  “嘿!不拿这些说话,你靠啥吃饭啊!”老汉气乐了。

  许丹借机打圆场:“军达是个好同志!满心满眼替公社服务,这种无私奉献的精神值得咱们每个人提倡、学习!”

  冯军达被她夸得满面红光。

  老汉见状,扯了下嘴角,暗地里直摇头:现在的年轻人啊,一点不务实,还听不进劝。再多嘴说下去,没准要被当成反派批了,还是少说多做事吧。年轻人的事少管。

  那厢,清苓正听社长媳妇八卦刘继红的事。

  “那姑娘胆子真大,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居然说什么抱就抱了,总比嫁给个傻子种一辈子地强……理是这么个理,可那么多人在呢,能这么嚷嚷么。不说把林老根一家得罪死了,单说你把这搂啊抱的不当回事,以后谁家还敢来说亲啊……”

  清苓也听得直咋舌。刘继红可真豁得出去。

  “其实吧,大柱那孩子就是傻了点,干活那一把子力气,绝对没话说。人也勤快,爹娘指哪他干哪。不像村头那几家小子,成天吊儿郎当、爹娘吆喝地再起劲,也依旧懒懒怠怠。要不是这年头风声紧,偷鸡摸狗那都是常有的事。喏,就跟你小叔年轻时一副德行,如今看刘巧翠的下场,就知道嫁给这种人没好日子过。所以说,嫁人啊,一定要把眼招子放亮,苦点穷点没关系,只要两人心齐,肯定能把日子过好……”

  清苓认真地听着,不时点个头。社长媳妇这是在给她指迷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