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139章 爱心包裹又来鸟~
  清苓笑着说:“放心,澳门赌博网站:咱们人多力量大,一早上就能把熟了的石榴全部摘下来。至于大枣,等农忙过后再来摘也不迟。”柿子就更晚了,霜降后才转红呢。

  “好!”清苓这一说,二狗子们放心了。

  发挥他们一贯的分工精神——身轻的孩子上树,攀在枝头上,摘一个往下扔一个;个头大的站树下,撑开衣兜接果子。

  “衣兜满了就倒背篓里。”清苓指指一旁的背篓,怀疑这背篓装不下一树的石榴。只能先这么办了,回头找找屋里有没有空闲的箩筐。

  孩子们分工合作、干得很欢,压根不需要她镇场,清苓便和二狗子交代了一声,主要是提醒他们小心,石榴树枝比较脆,枝条断了事小,人摔伤就麻烦大了。

  二狗子大佬地挥挥手:“盈芳姐,你尽管去忙,我们知道怎么做。”这树过去几年,他们没少爬过,熟溜得跟自家后院一样了,还能出岔子啊。

  清苓叮咛完,去后院喂鸡,顺便把鸡舍清理干净。

  “咕咕咕……”两只山鸡看到她,知道有食吃了,欢快地撒爪奔过来。

  糠秕拌饭,对以前从没吃过的山鸡来说,也是一道不可言说的美味。起码不用满院子溜达着去找食。

  “难怪肥了啊。”清苓好笑地叹。吃吧吃吧,到过年把你们宰咯,一只炖蘑菇,一只架火上烤。

  蹲在鸡舍前,笑眯眯地看了会儿两只鸡抢食。想到杀鸡过年时,自己已经结婚了,耳朵根有点发烧。

  赶紧起身找点事做。

  桂花树花开正浓,而且两棵竟然都是这一带罕见的丹桂,远远看去,像一蓬蓬燃着火花。让人不忍采下来。

  刚在桂花树前站定,二狗子跑过来说,石榴摘完了。

  “这么快?”清苓掸了掸裤腿,这下真顾不上害羞了,跟着二狗子来到前院。

  满满一背篓,外加地上一堆。

  “盈芳姐,我们都数过了,背篓里一共七十五个,地上四十八个。树上大概还有个三五十个,没红就没摘。”

  七十五加四十八,足有一百三十个,照约定给二狗子他们十三个就行。

  清苓大手一挥,让七个孩子每人抱四个回家。

  相当于翻了一倍还不止。

  孩子们高兴坏了,笑嘻嘻地直夸清苓漂亮。

  清苓:“……”合着我少给你们几个就不漂亮了啊?

  “带回去和家人一块儿吃啊,别偷偷摸摸在外吃独食。”清苓叮咛,生怕他们这个点了还要继续在外头晃悠,被家里发现人不见了,指不定多着急。

  “哎!晓得了!”

  孩子们齐声应道,然后怀揣一早上的劳动成果——感觉和以前偷摸摘的完全两种心情,抬脚来到墙根边,看那架势还想翻墙。

  清苓一头黑线:“大门开着呢!走正门!”

  “嘿嘿嘿……习惯了习惯了!”

  孩子们嘻嘻哈哈地向她敬了个童子军礼,撒丫子跑出向家。

  清苓提了提背篓,七十五个石榴,少说有五六十斤,明显扛不动,干脆进屋找了个闲置的布袋,连同地上散落的一小堆,挑出表皮没伤也没疤、总之卖相非常好的二十四个大石榴,打算给向刚寄去。他家的果子,他最有资格品尝了。

  又从次一拨里挑出十二个,这是给师兄家的。

  余下还有书记家、社长家、向二叔家、冯美芹……掰着手指数一遍,约莫有六七户人情要送。但不需要多,每家应景地送六个差不多了。

  舒老太那边也拿两个去,和红糖月饼一起,算是中秋节礼。没出嫁,又没和老舒家断亲,逢年过节要是一点都不表示,被戳脊梁骨的只会是她。

  这么一来,自己和师傅师娘也就剩十来个,尝鲜够了,中秋供品也有了。反正树上还有挂果的,等农忙过了再来摘。

  既要往省城寄包裹,清苓干脆让师傅帮她请了半天假,扛上半背篓石榴,兴冲冲地跑了趟县城邮局。

  好运地赶上邮局正往省城发车,清苓偷偷塞了个留着自己吃的石榴给熟悉的邮局人员,劳烦她加紧办妥自己的包裹。

  赶上这一趟,就不用在县城滞留三天了,没准还能赶上过节。

  两箱包裹紧密的石榴,顺利地于当天出车、运往省城。

  三天后的傍晚,向刚收到了来自清苓的爱心包裹。

  “这啥东西?看着小,却沉甸甸的。”吴奎正好和向刚在一起,好奇地接过来掂了掂。

  向刚也不清楚,不过只要是那丫头寄来的,他都喜欢。

  “刚子!这么早就回宿舍?去打会球呗!”

  沿途有战友邀他打球,被他摇头婉拒了。

  “热脸贴人冷屁股了吧?”于光辉路过,幽幽接了句。

  打从那件事后,这厮算是彻底和向刚撕破了脸。但凡向刚在的场合,总能听到他阴阳怪气的喝倒彩声。

  大伙儿起先不明白,听了孟柏林和秦益阳的解释,才恍然大悟:敢情是泡妞失败,把原因归咎到了向刚头上。

  对于于光辉这样——家里红旗迎风、却还想在外头招摇彩旗的人,大伙儿心里是很不屑的,这已经不是性格好不好、脾气暴不暴的事了,而是作风有问题。可碍于没这方面证据——杜亚芳有没有给于光辉写信不清楚,但于光辉肯定没给杜亚芳写信,因为他没问到杜亚芳的落脚地址——没证据就不能向上级反映,顶多心里对这人有了一层膈应。

  见没人理他,于光辉傲慢地抬了抬下巴,“哼”了一声,眼角扫着向刚手里的包裹,大步往食堂去了。

  “小人行径!”吴奎冲着于光辉的背影吐了口唾沫,“这种人,不理他就对了,越理他越得瑟。”

  “算了,咱们回宿舍。”向刚迫不及待地想知道那丫头又给自己寄什么了。

  “刚子,有好东西给我留点啊,我这还有事没忙完,忙完就回去!”林大兵站在行政楼二楼的楼道上,冲向刚挤眉弄眼。

  向刚挑眉看了他一眼,都还不知道寄的是啥呢,万一是那丫头给他做的衣裳、鞋袜,难不成也给他留点?休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