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135章 想把她灌醉?
  强撑了一小会儿,实在听不下去,清苓偏头对冯美芹说:“美芹,我先回去了,师傅师娘睡得早,我得送他们回去。”

  冯美芹表示理解地挥挥手:“去吧去吧。”

  清苓挤出人群,找到张家二老,提着条凳陪他们有说有笑地回家。

  冯美芹见堂兄愣在那儿,性急地催道:“军达哥,你倒是讲下去呀。”

  “不讲了,这事一时半刻哪讲得完啊,赶明有空了再讲给你们听。”冯军达丢下一句,钻出人群想要找昔日同学问问。

  半年不见,性子大变样了啊。看到他,居然当作不认识。既然变活泼了,你倒是打个招呼啊。咋地?跟解放军处上对象,就可以目中无人了?

  许丹老远看到冯军达,追上来打招呼:“军达,这半年跟着组织上哪儿革|命去了?能和我说说吗?”

  冯军达一眼认出是许丹,挠挠头,迈不开步了。

  当初来雁栖公社的三个女知青,数许丹最漂亮,气质也好;蒋美华则是清秀、性格比较温柔,至于刘继红……咳,只能算过得去吧。像他娘一类的农村妇女可能会比较喜欢刘继红,因为肥臀粗腰好生养嘛。

  “我们去了好多地方呢!”

  “跟我说说嘛。”许丹盈盈浅笑。

  “贱人!”刘继红看到这一幕,红着眼低声骂了句,“看到男人,就跟花蝴蝶似地飞上去了。”

  蒋美华扯了一下嘴,没吭声。心里冷笑:看你俩这段时间姐姐妹妹的黏糊劲,还以为感情多好呢,闹半天是虚的。

  “我去河边走走。”刘继红心情不好,感觉林杨走了以后,似乎一下子没了目标,家里来信,不是叮咛她好好工作,就是问她身上有没有攒点钱,小弟前阵子生了一场病,看病花了一大笔钱,病好了需要吃点营养的补补。

  想到这些,她就心烦意乱。

  出路在何方还是个未知数,让她一辈子在这穷乡僻壤的山旮旯种地,嫁个丈夫是农民、生个孩子还是农民,想想就悲哀。可回城哪是那么容易的。饶是林杨,家里长辈一定出了不少力。何况她家只比普通工人好了那么一刨花……

  刘继红离开后,蒋美华觉得有些困倦。这几天总感觉身子不爽利,不是犯困、就是犯恶心,该不会病了吧?可惜这会儿卫生院关门了,不然顺道过便去配点药。

  边想边回知青站,迎面撞上笑容满面的张菊香,热情地拉过她:“小蒋啊,我正找你咧。走!上婶子家吃点宵夜再走。”

  宵夜就过年守岁时才整上一顿,平时哪里会弄这个,既费粮又费时,有那工夫,还不如躺下睡觉。

  张菊香为了今晚可谓是费尽心思,肉痛地整了桌平时不舍得吃的丰盛宵夜,硬拽着蒋美华上她家吃。

  蒋美华这几天胃口不佳,肚子明明饿得唱空城计,往饭桌前一坐,又没了胃口。可不吃干不动活啊,于是硬逼着自己多吃几口。那多吃的几口,能让她恶心半天。

  尤其是今天上午祭土地庙,看到那个油腻腻的大猪头,恶心得她中午、晚上都没怎么吃,对歌差点飚不上高音。此刻张菊香说宵夜有酸菜肉丝疙瘩汤,别说,还真那么点蠢蠢欲动。

  加上张菊香一个劲地煽风点火,说家里除了她没别人,丈夫和儿子有事出去了,所以拉个人一起吃宵夜味道好。

  于是嘴上说着“不去不去”,脚步却不由自主地跟着张菊香往她家移。

  “来来来,婶子刚回来煮的疙瘩汤,热乎着呢,汤里切了今儿分的肉丝,你的这碗肉丝多,我嘛,中午吃了炖大肉,这会儿还饱着呢,喝点疙瘩汤就行。”

  这话说的,好像中午的肉到这会儿还没消化似的。为了骗个知青儿媳妇,张菊香也蛮拼的。

  殷勤地给蒋美华盛了满满一大碗闻着确实让人食欲大振的酸菜肉丝疙瘩汤,又往两个小酒盅里倒满酒,笑着说要和蒋美华干一杯。

  “来,咱们也学那些大老爷们,喝酒吃菜。就当那啥,庆祝咱大队今年来个双丰收。”

  蒋美华见张菊香搬出酒,心里咯噔一下,警觉起来。莫不是想灌醉自己?

  这么一想,吓出一头冷汗,馋人的疙瘩汤也不敢喝了,起身要走。

  “怎么走了呀小蒋?吃了再走嘛。今儿这疙瘩汤可是特地给你准备的,你看这么多肉丝,面都是上好的白面,不吃就是不给婶子面子!”张菊香变了脸色,拽着蒋美华不让她走。

  一个总觉得有不好的事发生,央求着要走。

  一个下了血本,还没见到成效,哪里肯放人。

  这么僵持间,林大柱抱着一个姑娘,浑身湿哒哒地冲进来:“娘!娘!我救了个人!她想跳河寻死,我给救回来了!”

  “大柱!大柱!你干啥把人往家里扛啊!放下!快放下!”林老根气喘吁吁地在后头追。身后还跟了一长窜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社员。

  “大柱,你快把人放下,喝进去的水得赶紧弄出来才行,不然会出人命的。”

  “是啊大柱,想媳妇可不是这样的想法,你救了人是好事儿,得先让人醒过来,再问问她,愿不愿意跟你好。”

  “噗嗤……”

  张菊香有点看懵了,上前拉过丈夫,压着嗓门问:“到底咋回事儿啊?不是让你俩先在外头溜达一圈再回来吗?咋这个点就回来了?还抱了个人……大柱浑身湿哒哒的,澳门赌博网站:这是掉河里去了?”

  “是那知青想不开跳河寻死,咱大柱看到,跳下去把人救上来了,这是做好事呢。明儿我得找书记好好说道说道,咱大柱这样的精神,是不是得表扬?”

  “知青?”张菊香的脑回路显然不跟丈夫一个频道,冲上去扒开儿子怀里的人,气得差没吐血,“刘继红?!!”

  好不容易趁蒋美华落单把人成功地哄到家里,傻儿子居然把她最讨厌的知青弄回来了。

  蒋美华也惊呆了,刘继红跳河寻死?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