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130章 谁敢破坏!
  “没错!”一旁的张奶奶,单手叉腰,一身正气地接道,“刚子给的彩礼钱,咱们一分不留都给盈芳压箱底。另外,该娘家准备的八铺八枕,我和老头子来出。你就说你做阿奶的,准备给孙女儿添点什么做陪嫁吧!”

  舒老太被驳得哑口无言。

  添屁啊!自家哪有钱,自从儿子关进牛棚,家里缺了满工劳动力,秋收能分到几担粮还是个未知数。哪来的钱给“即将泼出去的水”添妆。

  “俺不管!既然是俺们老舒家的闺女出嫁,男方下聘的彩礼,必须经俺的手!”舒老太梗着脖子吼道。

  “舒家婶子。”书记俩口子听到风声匆匆赶到,“你这话过了啊。谁说盈芳丫头的彩礼,必须经你的手?你是她阿奶没错,但先前让你张罗她的婚事,你不是埋怨家里事多给推了吗?这才由老张这个师傅接手的。俗话说,一事不烦二主,既然老张俩口子忙里忙外张罗上了,彩礼的事,自然也该由他们经手。”

  “俺不管!死丫头是俺们老舒家的孙女,她嫁不嫁、嫁给谁,必须由俺这个奶奶说了算!否则、否则她就是不孝!既然不孝,那就给俺留在家吃斋诵经,嫁什么人啊!”舒老太见彩礼钱一时半会讨不到,干脆赖地上撒泼。

  吃瓜群众集体倒抽气。

  为了两百来块彩礼钱,竟然要把俏生生的闺女拖成老姑婆,还逼人吃斋诵经,放眼整个雁栖公社,除了舒老太也没谁了。

  “舒家婶子,彩礼的事好商量,可别意气用事,把你孙女一辈子的幸福糟蹋了啊。”

  “我看她哪是意气用事,分明是早有预谋。”

  “我看也是,谁家的阿奶会说这样的话?贪心的有,可贪成她这样的,就少见了”

  “亏得是向刚,除了家里倒霉点,自身条件没话说,和盈芳丫头还挺般配。换个脑满肠肥、足以当盈芳爹的老男人,捧着几个钱找舒老太,说不定二话不说就把盈芳丫头推火坑去了”

  “”

  大伙儿七嘴八舌地指责起舒老太。

  书|记摇摇头,对这冥顽不灵的老太太彻底没了想法,冷着脸说道:“刚子走前托我照看着点,我就说一句:谁敢破坏俩孩子的婚事,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书记你哪能这样!”舒老太不服。

  “我就这样了,你能咋地?”书记眼一瞪,“不服是吧?不服就去革委会举报啊,我倒想看看,这个事上,到底谁站得住脚!”

  见书记发飙,舒老太的气焰也燃不起来了。

  革委会大门哪是那么好进的,小儿子被关牛棚后不久,她就去过县委了,可惜被当成小偷撵了出来,门口也不让蹲。有个和她一样去革委会反映不公待遇的,举着大字报在门口一蹲小半天,怎么劝都不走,最后被抓进去了。吓得她立马逃了回来。

  此刻听书记说到“革委会”仨字眼,哪里还熊得起来,蔫头耷脑地回家了。

  到家发现院门敞开着,堂屋传来热闹的说笑声。

  舒老太一阵狐疑,小脚加速,腾腾迈了进去。

  “哟!亲家母回来了啊,彩礼拿到了吗?”

  原来是刘巧翠的远房堂叔一家。当年和刘巧翠一起逃难到江北,刘巧翠的爹妈死在半路上,后事都是这个堂叔操持的,因此,对这个堂叔,刘巧翠还是蛮信任的。

  这次来,说是手上有个好对象,秉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原则,特地从沿江公社赶过来,想替刘巧翠搭桥牵线。

  舒建强进了牛棚,还不知道要关到啥时候。家里没了主要劳动力,日子咋过?俩孩子咋养?

  刘巧翠被说得怦然心动,想再问得具体点,婆婆回来了。不由一阵心虚,眼神左躲右闪。

  舒老太没注意儿媳妇异样的表情,因为她看到刘家三个年岁和舒宝贵一般大的熊孩子,正在桌前抢食她特地给宝贝孙子炒的一碗小黄豆。

  当下冲过去,一一拍开三个熊孩子的脏手:“干哈呢!干哈呢!这是俺们宝贵的东西,你们仨干哈呢!”

  “奶奶!呜呜呜”舒宝贵扑到舒老太怀里,抽噎着告状,“东南西非要吃俺的黄豆,俺不给,他们就抢,俺一颗没吃呢,就剩这点了,呜呜呜”

  东南西是刘家仨孙子的名字,分别是刘东、刘南、刘西。倘若再生一个,正好凑一桌麻将。

  舒老太一听急红眼,指着刘家仨孙子骂:“仨个小兔崽子!”

  “你个老娘|逼骂谁呢!”刘老太也不是好惹的,尽管舒宝贵这堂外孙她也挺喜欢,可到底不如孙子亲,孙子以后可是要摔盆打幡的,当场掀桌开骂,“不就几粒破黄豆么,俺们家东南西喜欢吃,那是瞧得起你,别给脸不要脸!”

  舒老太气得倒仰:“滚!都给老娘滚出去!俺们家不欢迎你们这帮臭土匪!”

  “你让俺们留,俺们还不愿呢!翠啊,你给婶子一句话,婶子说的那事,你到底考不考虑?要是不考虑,婶子回去就推了,算白跑这一趟”

  “叔、婶”刘巧翠支吾地站起身。

  考虑吧,势必得和舒家撕破脸。这年头离婚可不容易,堂叔一家给她想了个由头,推说不愿和舒建强这样革命觉悟如此低的人同床共枕。可这么一来,俩孩子咋办?闹翻了以后想来看看怕是都不成。

  女儿无所谓,大了也是泼出去的水。可儿子一向是她掌心肉、心头宝,一想到要分开,心里难受的不行。

  可不考虑吧,有个关牛棚的丈夫,实在抬不起头。每天上工,都如芒在背,这样的日子真心受够了。

  刘巧翠心里排山倒海,舒老太也隐约觉察出了什么,手一指,正要问,舒彩云“哇”的一声嚎开了:“娘你别走啊!别丢下我和宝贵啊!”

  舒老太一下明白了,气得浑身直哆嗦:“好你个刘巧翠!建强犯了点错关牛棚,你做媳妇的,不去宽慰他,竟然还起了外心,想要丢下一双儿女独自去风流快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