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123章 不是桃花是杏花
  孟柏林捶了于光辉一拳:“知足吧你!虽说你那媳妇个人条件不咋地,澳门赌博网站:但好歹老丈人给力啊,把你弟弄进肉联厂。这年头能进肉联厂的几乎个个都是关系户,你弟以后就是城镇户口、前程光明的工人了。他日子好你爹妈日子就好,你在外多省心啊。不像我,家里一摊大小事,全压我头上……”

  “柏林说得对,家家都有难念的经,你家这本经跟我们一比,够好念的了,还想咋地?”吴奎也捶了他一拳。

  于光辉哼哼两声,摆摆手先走了。

  林大兵抱着胸摇摇头:“光辉就是太好面子,觉得他媳妇长得不好,脾气又差,带出来见不了人。”

  秦益阳撇嘴道:“成天挑剔自个媳妇,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鼻孔粗得能插大葱,就这样模样,还想挑个仙子不成?”

  “噗嗤!”孟柏林笑喷,指着秦益阳笑骂,“你小子说话真是越来越毒。”

  “我说的都是大实话,于光辉那人我瞧不上,下回别带他来咱们宿舍。”秦益阳抓了把炒黄豆,边吃边等向刚。

  “那不是他催的我么,大概是嫌一个人跑去文工团难为情,想多拉几个人一块儿去。”孟柏林也抓了一把,连呼这黄豆好吃。

  “好吃也不能多吃。”秦益阳一本正经道,“那是小四对象寄给他的,咱们做为他的兄弟、战友,小尝几颗就成了。”

  “你那是几颗?几把都有了!”

  “……”

  向刚当晚穿上了新的白衬衫,胳膊上搭了件军装外套,显得人别提多精神了。

  其他营也有和他关系好的,围拢过来问衣服哪儿买的,花了多少钱、多少票。

  向刚脸上不显,心里不要太嘚瑟:“不是买的,我对象做的。”

  大伙儿羡慕嫉妒地牙痒痒,真想揍这小子一顿。

  演出开始前,文工团几个新来的女兵,躲在幕布后头,好奇地看台下那帮气概出众的军人。

  据她们了解,坐前排的要么是领导、要么就是特别出色的。

  几人边聊边暗暗打量。

  “亚芳,你看得那么仔细,是想从这里挑个丈夫吗?”

  “不要乱说!”名叫亚芳的女兵,瞪了同伴一眼,耳根却悄悄染上一抹红晕。

  “嘻嘻嘻……”另外几个女兵心知肚明地笑。

  杜亚芳被笑得红了脸。眼角却不听使唤地往第三排靠右方向瞟。

  那里坐着一名气质沉稳、容貌清俊的年轻男子。

  干净的白衬衫,衬得他举手投足都那么地惹眼,和身边同样是一袭军装的粗鲁汉子截然不同。

  一记垂眼浅笑,让杜亚芳看漏了几拍心跳。

  一颗芳心,这一刻悄然暗许。

  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杜亚芳默默猜道,却不敢贸然问同伴。一旦传开,还要不要在文工团混了?

  可不知道那人叫什么名字、不知道哪个营哪个连,之后该去哪儿找他呢?

  怀着纠结的心思,杜亚芳所在的舞蹈队,将上场表演了。

  摸到胸前飘扬的红纱巾,杜亚芳心里有了主意。

  在跳到手持纱巾用力挥舞这一段时,杜亚芳瞅准方向松开了纱巾。

  镶着金线的大红纱巾,悠悠然地脱离人的掌控,借着那股挥出去的力道,飘向前排靠右的观众。

  “呀!”杜亚芳佯装不知地轻咬唇瓣,跟着节奏跳完后半段,红着脸跑下舞台,直奔向刚那一排位置。一路上,连对白都想好了。

  哪知,纱巾并不是被向刚捡到的,于光辉在纱巾飘来的一刹那,伸手捞住了。

  看到杜亚芳气喘吁吁地跑来,于光辉主动上前,殷勤地将手里的纱巾递还给她:“幸好没被人踩到,下次小心点。”

  杜亚芳一心以为捡到纱巾的会是向刚,腹稿都打好了,就差俏眼含羞地说出口,不想被人截了胡。

  这人不仅矮向刚一个头、脸上还爆满青春痘,殷勤的态度落在杜亚芳眼里,赫然成了猥琐。

  “谢谢。”她垂下眼睑,几乎是夺一样地抢回自己的纱巾。

  “不谢不谢!”于光辉先前在后台跟文工团团长聊天时,就注意到她了,觉得文工团里这么多年轻姑娘,数她最好看。观看她出演的舞蹈时,更是目不转睛只盯着她看。见纱巾脱离她掌控飞过来,第一时间抓住,本想等演出结束去后台送还给她,不成想她自己找过来了。

  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让渴望爱情的于光辉,怦然心动,搓着手有点语无伦次,“那啥,都是战友,应该的应该的……”

  杜亚芳拿到纱巾,扭头就走。

  邻座的孟柏林抬腿踹了于光辉一脚:“别忘了你是有媳妇的人了,别做蠢事啊。何况,文工团的女兵傲慢着咧,没见她连正眼都没赏你一个?”

  于光辉哪里听得进去,此刻的他,满脑子都是杜亚芳飞奔而来时的娇俏丽容,那欲说含羞的眼神,那白皙娇嫩的肌肤,都让他感到无比的兴奋。

  对!就是这种感觉!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于光辉万分肯定——自己终于找到命中注定的爱人了。

  至于家里的媳妇儿,别说他这会儿想不到,即使想到了,顶多来一句:“那不是我真心想娶的,为此我也很无奈。强扭的瓜不甜,我会从别的方面弥补她,但感情和心,我只有一份,只想给我爱的人……”

  “我感觉光辉有点危险。”演出散场,孟柏林没追上匆匆往后台方向挤的于光辉,跟着向刚一行人往宿舍走,皱眉道,“捡了下文工团女兵的纱巾,似乎喜欢上人家了。”

  “不是吧?”林大兵瞪大眼,“他结婚都大半年了,咋还跟个毛头小子似的?文工团女兵哪是那么好沾的,当心惹一身骚。”

  “我也是这么和他说的,可他哪里听得进去。”

  “啧!我就说这人我瞧不上。”秦益阳撇嘴说了句。

  “不管怎么说,他和咱们是一个阵营的,他丢脸,咱们脸上也无光。别看文工团那些姑娘平时说话细声细气,惹急了个个都是犀利的主。”吴奎摇头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