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121章 荷包瘪了,包裹到了
  “呀!那绿壳咸蛋是野鸡蛋啊?我当是鸭蛋腌的呢。成!那我等你好消息。你想换什么?钱还是票?回去我先准备好。”

  “票吧。”清苓想了想说。

  尽管向刚给她寄来了一沓票,澳门赌博网站:但她怀疑这些票是他问战友借的,回头不得还啊。

  反倒是钱,他寄来了六十,说是平日里下发的津贴攒的,她手头也还剩一些。

  过不多久,秋粮一打下来、猪羊鸡鸭卖给供销社,生产队就能分钱了。所以,大方向来说,还是更缺票。

  便对邮局人员说:“婶子手里有啥稀缺票,帮我留一点。回头我试试能不能给婶子整只野鸡来。”

  “那敢情好!”对方喜笑颜开,“咱们就这么说定了!下个礼拜这时候我等你。你要其他时候来也行,我一般除了礼拜三调休,其他日子都在这个位子。”

  “下个礼拜恐怕不行,下下礼拜天吧。”鸡生蛋不要时间啊。全部是野鸡蛋,清苓觉得也不是很妥,让人以为野鸡蛋多容易得呢。

  “那也行。”对方表示愿意等。

  清苓和她敲定了时间,收好包裹回单,一身轻松地离开邮局。

  竹筐此刻已经空了。

  路过粮站,清苓进去灵了灵小米的价格。

  粮站里没有小米卖,大米倒是有四个品种,一市斤的售价分别是一角、一角二分、一角五分、一角八分。

  这是对外售价,收购价起码降一半。

  对比了一番大米收购价,清苓忽然不想卖小米给粮站了。太低廉了!还不如囤着慢慢吃。偶尔背点出来,换点钱和票。

  这么一思定,不在粮站逗留了,上供销社转了一圈。

  挑了几个深藏青的线团。缝缝补补,还是这个颜色的线最经用。而且接下来要给她自己做棉袄了,石青色的咔叽布,和深藏青的线最匹配。

  挑完线团,来到布匹柜台。

  天凉下来,发现裤子不够穿了,不是吊裤腿就是太薄。

  如今手头布票宽裕,牙一咬,给自己扯了几尺黑色灯芯绒,里衬是同色的细棉布。

  扯完总有种吃独食的赶脚。

  再一咬牙,给向刚也扯了一块足够做男人裤的灯芯绒料,颜色选的墨绿色,比军裤稍深一点,但应该会得他喜欢。

  两块灯芯绒买下来,荷包迅速干瘪。

  清苓肉痛地捂了捂荷包,别的不再买了。

  左右日常用的公社代销点随时能买到,这儿买了还得大老远背回去,傻不傻呀!

  这趟出来,主要是寄包裹,没打算逗留太久,也没像上回那样,准备水和吃食。因此赶在上午最后一班船次回了江对岸。

  江面波光粼粼,不时有鱼儿跃出水面。不由想起上次和向刚一起来县城、换到的两条鱼,不愧是江鲜啊,味道就是美,令人回味无穷。

  清苓不禁盼着邮局那位婶子,但愿能筹到鱼票啊,那今年过年有口福了。

  江水悠悠向东流。

  三日后,江东又江东的省城,到达了一波来自宁和县城的邮件和包裹。

  一般单位或个人,收到包裹,需凭包裹单去邮局自提。但部队例外,考虑到军人出行不一定方便,所以俩单位协商,统一由邮递员送上门。

  向刚才下训练场,就见一名轮值的传达室卫兵,咋咋呼呼地跑来:“向副营长!传达室有您的包裹!”

  “我的包裹?”向刚诧异地挑高俊眉。

  若说是信他还信,因为那丫头似乎写信写上了瘾,分开还不到一个月,这已经是第三封寄来的信了。

  内容也很杂——大到公社干部聚一起商讨今年秋收要不要租收割机,租的话得加紧进程了,因为隔壁公社已经派人去农机站报名了;还有今年收成好,秋社时要宰一头猪。小到社长媳妇送她一条筒骨或是运气超好、张家嫂子愿意借她缝纫机……

  但要说包裹,会是谁给他寄的?也是那丫头吗?

  这么想着,向刚身子一转、长腿一迈,大步朝传达室走。

  “向副营长,这是您的包裹,这儿签个字。”

  卫兵把一个长冬瓜状的包裹拿出来给向刚,末了笑眯眯地问,“是您老家寄来的吧?”

  向刚看清包裹回执上的寄件地址,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嗯”了一声,谢过卫兵,签完字扛起包袱回宿舍。

  “小四,你有包裹啊?”

  来传达室问有没有自己信件的林大兵,在门口碰到向刚,笑着凑上来,挤眉弄眼地调侃,“谁给你寄的?你对象?”

  见向刚不仅不反驳,还神奇地红了耳根,林大兵“嗨哟”地笑开了:“真是你对象寄来的?唉哟我去!小四你行啊!回来才几天,收到的信赛过我一年的量了。这回连包裹都邮来了,你俩可真不当邮资是钱啊……走!哥跟你看看包裹里邮的是啥!瞅着很沉啊,要不要哥帮你拿?”

  “不用。”向刚也很想知道那丫头邮了啥,三步并作两步走向宿舍。

  卫兵见林大兵都到门口了还掉头,急急追出来:“林副营长!有您的信!”

  “哟!今儿总算有我信了!刚子你先去,我拿了信就回。”

  林大兵掉头去取信,向刚知道他习惯:收到信总会第一时间拆开、边走边看,于是没等他,扛着包裹,直奔宿舍。

  宿舍里,吴奎和秦益阳正头碰头在下象棋,听到动静,头也不抬地问:“回来啦?”

  “嗯,老大我记得你有把长剪刀,借我用一下。”向刚习惯性地摸裤兜,才想起匕首送人了,便问吴奎借剪刀。

  吴奎和秦益阳这才注意到他提了个包裹进来,递给他剪刀的同时,好奇地问:“什么东西呀?这么大一坨?”

  “老家寄来的包裹。”向刚顺嘴答。

  “是他对象寄来的。”林大兵人未到声先至。

  向刚笑笑,没有否认。

  吴奎和秦益阳见状嗷嗷地起哄,棋也没心思下了,围过来看向刚拆包裹。

  “沉甸甸的,会是啥呀?”

  “摸着像米面。”

  “你逗我呢,大老远地寄米面来,那点邮资,买买都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