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119章 小日子美美的
  剪裁的活,每天睡前陆陆续续做一点,如今就差把裁好的布片车起来了。

  先车的是向刚那两件衬衫。

  都说一阵秋雨一阵凉,要不了几天,就该披罩衫、穿夹衣了。

  长袖衬衫也就春秋天最适合穿。既然扯了布,又答应了他,总不能放到明年开春才送人吧。

  有张嫂子在一旁指导,澳门赌博网站:清苓车得很顺利。

  不到一小时,一件白衬衫车好了。

  咔叽布厚实,做成衬衫显得很挺括。

  “看着真不错!”张嫂子心痒痒地展开衣裳,站镜子前比了比,羡慕地说,“这衣裳穿上身,显得人精神。看得我也想扯块白咔叽,给永福车一件了。可惜攒了几个月布票,还差两尺……”

  清苓将这话听在了耳里。第二天,拎着另一件衬衫的布片,来张嫂子家车衣裳时,将手里的布票塞给了她。

  “嫂子,这是刚子哥寄来的,你看上头戳着日期,公历年底前不用要作废的。我前阵子才扯两块,还没做新衣裳呢。这几张先给你用。你可别跟我客气,不是白送你的,哪天你攒够票了还我就行。对我来说我还赚了呢,不用担心布票过期了。”

  张嫂子哪会听不出清苓的好意,可过几天,丈夫做为大队推举的生产标兵之一,要随书记去县城领大红花,真心想给他做件气派、精神的新衣裳。

  牙一咬,厚着脸皮收下了:“成!回头攒够了票就还你。放心,不会拖过年的。”

  清苓抿着唇笑:“我还能信不过嫂子嘛。”

  连着下了四天雨,除了上工,哪儿也走不成。路上的泥泞,能把人裤腿甩脏了。

  汉子们出门,直接卷高裤腿、赤脚走,到一个地方把脚冲洗干净了再穿鞋袜。甚至连部分妇女也这样。

  清苓骨子里还遗留着上辈子的传统,实在做不到这样,就在裤腿和布鞋外面,套了对草编的软罩,护着她上下工,以及上张嫂子家借用缝纫机。

  四个傍晚忙下来,给向刚的衬衫车好了,对着镜子往身上一比,完美!

  正好,天放晴了,清苓准备休息天去趟县城。

  寄信的话,不想跑邮局,贴了邮票后可以放在代销点,等邮递员来公社送信时顺道带走。

  可寄包裹不行,必须得去邮局,因为要称重、然后按重量支付邮资。

  既然要寄了,索性再寄些特产过去。

  第一想到的是小米。

  不过这东西寄多了重,意思意思装了一小袋,拿布兜缝密实了,免得路上颠簸漏出来。宿舍里要是有小煤炉,早晚熬锅粥,当早饭或是宵夜倒是不错的选择。

  没炉子也不要紧,烧一壶开水,连同小米焖在暖水瓶里,早上起来,就是一瓶暖呼呼、香喷喷的小米粥了,省时又省煤。

  其次是咸鸡蛋。

  数了十二颗,煮熟放凉,裹上蒲草垫,整齐地码在布袋里,和小米袋子挨一起。实在避免不了磕碰了也不打紧——煮熟的鸡蛋,顶多渗点油出来,碎不了。

  本来还有辣白菜和酸豆角,不过这东西太难寄,连坛子不好寄,不带坛子吧,汤汁溢出来了咋整?

  遂用油炸花生米和炒黄豆取代。

  辣白菜和酸豆角馅儿的包子、油饼,只能等人回来做给他吃了。

  清苓自己也馋这两样馅儿的点心,把要邮寄的包裹收拾好后,卷高衣袖,舀了一斤细面,切了几片咸肉剁成肉丁,和辣白菜、酸豆角炒在一起,包了几个辣白菜咸肉馅和酸豆角咸肉馅两种包子,捏的还是秋叶状。

  当热腾腾的秋叶包出锅时,清苓迫不及待地拿筷子夹了一个咬上一口,唔!太好吃了!

  由于细面不多,过年还要包饺子啥的,不好太浪费,清苓就尝尝鲜地包了九个。吃了一个,留了两个明儿当早饭,剩下六个挎竹篮里,送去了师傅家。

  张奶奶听说她要给向刚邮包裹寄衣服,从里屋拿出一双布鞋、两双鞋垫。布鞋是手纳的千层土布鞋,从向刚回来不久就开始做了,直到前两天才完工。

  “我看他两双解放鞋换来换去穿,磨得快要豁口子了。而且那种鞋橡胶底,不透气,哪有咱们老祖宗传下来的手纳千层鞋穿着舒服。可惜我年纪大了,老眼昏花的,一年到头做不了几双,这双先给刚子寄去,让他休息的时候穿,让脚透透气。”

  清苓接过布鞋说:“师娘,等我车好衣裳,跟着你学纳鞋底吧。每次都让你帮我们几个小辈做鞋子,怪难为情的。”

  “这有啥难为情的,要是师娘眼火好,一双鞋子要不了几天就能做好。不过你有这个心,跟着学点也好,以后嫁了人、生了娃,总不能啥都要去供销社买吧。”

  清苓吐吐舌。真是啥事都能往嫁人、生娃上扯啊。

  不过纳鞋底她早就想学了。鞋面绣花她在行,可鞋底不会纳,跟着师娘把这门手艺学会了,以后想穿什么款式的鞋就做什么款式的鞋,小日子美美的!

  张有康见小徒儿抱着布鞋傻乐的小样儿,抽了一下嘴说:“你这也学、那也学,啥时候跟师傅正儿八经学医术啊?”

  清苓胸脯一挺,正色道:“师傅,您这话说的,我一直有在学啊,那两本中医入门书,我快看完了。师傅要不信,大可考考我?”

  “哦?”张有康眉头一挑,饶富兴致地问,“看完可不代表都学会了哦,你确信都记住了?”

  “当然!”清苓身板子一挺,拍拍胸脯说,“徒儿愿受师傅考校!”

  “好!那我就考考你!”

  张奶奶看师徒两个说风就是雨地去里屋考校和被考校,好笑地摇摇头,径自去灶房忙碌了。

  清苓的记忆力打小就好。

  重生后,更是仿佛开了挂似的。但凡用心看过、记过的内容,全部牢牢地印刻在脑海里。

  遇到不懂的问题,也不会立马捧着书找师傅要答案,而是沉下心思索,实在想不明白,才在上工时,逮着师傅闲暇的时候、问出心底的困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