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118章 夫唱妇随啷哩个啷
  “盈芳啊,又上山去啦?”自留地割菜回来的向二婶,老远朝清苓打招呼。┡Ωe┡小Δ说ww┡w 1xiaoshuo

  “婶子,晚饭烧好没哪?”清苓笑盈盈地问。

  “烧好了焖着呢。想不出吃啥菜,去地里割了颗大白菜,做盘醋溜白菜给你二叔下酒。喏,这是我家种的藤茄,我娘家那边的茄种,你带几根回去吃尝尝。喜欢的话,明年我给你留些种子。”

  向二婶说着,从竹篮里挑了几根卖相好的长条茄子,塞到清苓手里。

  清苓道了声谢收下了。想着回头给向二叔送盘鸡肉过去,哪有醋溜白菜下酒的。

  张家二老对清苓时不时地提一只肥溜溜的野鸡回来,已经见怪不怪了。当然,惊喜依然是有的。

  “这鸡瘸腿了,怕是不好养,不然放到刚子家后院,他不是让你物色两只鸡娘,养到年底宰了好过年吗?”张奶奶抱着背篓来到灶房,才把山鸡提出来,“你别不是忘了吧?”

  清苓还真把这事儿忘了,绞着辫梢说:“那我一会儿问问向二婶,看她有没有熟悉的人家想转让鸡娘的。”

  鸡褪毛是很快的,不像鸭子,绒毛细得能让人炸毛。

  锅里热水一烧开,就能给放干净血的鸡褪毛了。提着鸡爪浸在热水里,翻来覆去几下一扯,鸡毛立马褪得干干净净。

  张奶奶坐在小板凳上,边给鸡褪毛边感慨:“今年杀的鸡啊,我看比过去三年杀的都多。”

  清苓忍不住笑:“师娘,远没到年底咧。说不定下半年杀的鸡比过去十年都多。”

  张奶奶笑不拢嘴:“你这丫头,尽喜欢逗我。”

  褪好鸡毛,剖开肚皮,拿出肚里货,洗干净整鸡,张奶奶依着清苓的意思,斩成四块。

  两块留着自家吃。今天炖一块,明天炖一块,再加上肚里货熬的羹,能把人舌头鲜下来。

  另两块分别包上一层芋艿叶,塞进背篓,赶在晚饭前送去了向二叔家和书|记家。

  向二婶没想到送出去几条茄子、换回来一块壮硕的鸡腿肉,说什么都不肯收。

  清苓故意虎下脸:“婶子,你要不收,下回我哪好意思再问你讨醪糟?”

  向二婶哭笑不得:“那行,婶子厚着脸皮收下了。新米酿了酒,醪糟随时来拿。”

  书记媳妇邓梅则笑容暧昧地打趣清苓:“你是和刚子约好的吗?他回部队,换你来送了?这是不是就是书上说的‘夫唱妇随’呀?”

  清苓的脸皮,在诸位婶子一次又一次的调侃下,越来越厚了,以后也不知会不会练就铜墙铁壁。

  尽管脸颊晕染了一层淡淡的红,嘴上说道:“我是捡了他的便宜,怕他回来找我秋后算账,特意来堵婶子的嘴。”

  “哈哈哈”

  从书记家回来,张家也开饭了。

  浓香扑鼻的蘑菇鸡汤,闻着就勾人。喝到嘴里,唔!那滋味,鲜得人灵魂都要飘起来。

  “养鸡的事问你二婶了没?”张奶奶往清苓碗里夹了块鸡翅膀,顺嘴问。

  清苓点点头:“问了,不过暂时没听说哪家有多余的鸡娘的。师娘您别着急,我那不是有两只嘛,一个人过年冷冷清清的,刚子哥若是回来,我俩都上您这过年,两只鸡算我俩的搭伙费,回头再搞几条鱼、割两斤肉,除了鸭,鸡鱼肉都有了,您说好不好啊?”

  “傻样!”张奶奶戳了一下她的脑门,“你们来我这过年,我和老头子欢迎都来不及,哪用什么搭伙费。寒碜我们老俩口哪!先说好了,不管刚子回不回来过年,你都上咱们家来,跟岳军一家好好聚聚。别的不用你操心,你把那两只鸡养好了,回头师娘给你做醉鸡。刚子回来最好,不回咱也没辙,毕竟是部队,得听上头安排。”

  “嗯!”清苓重重点了一下头。

  她不止一次听屋前的毛阿凤幸灾乐祸地说,澳门赌博网站:舒老太在打她家两只鸡的主意。平时没机会,到过年,肯定会想方设法地拉拢她,譬如拉她去老屋过年,去了不得提点东西上门啊。别的没有,鸡不是在那嘛。

  所以早点定下来也好。省得老屋那帮人没事瞎作妖。

  至于给长辈的年货,谁说一定得肉了?舒建强那么大个儿子在呢,用得着她一个不受宠的养孙女孝敬年鸡?

  她就准备送几斤口粮。唔,就从舒建强赔礼道歉的那袋里舀好了。

  舒老太会不会气得跳脚她不知道,但想来是不会扔出来的。

  下半年老舒家缺了个主要劳动力,吃饱都未必够,敢扔?当心被雷劈!

  日子不紧不慢地前移。

  清苓逐渐适应了卫生院时而忙碌、时而清闲的工作。

  山腹那两亩地的小米,也在她蚂蚁搬家似的辛勤往返数趟后,如数运回了山洞。

  最早那批小米,几天下来已经完全阴干,于某个夜深人静的晚上,由小金轻松扛回家中的仓房。

  剩下的小米,赶着天晴,也摊晾在山洞里。

  可单靠山洞里这点面积,得轮几趟才晾得完啊。没有彻底晒干的小米,麻袋里捂久了,容易霉变质。

  于是家里也分担着晾了一半。东屋和堂屋的地面不用说了,就连闲置的床上、香桌上、甚至柜面上,也都见缝插针地摊晾着小米。

  脚后跟打后脑勺地忙了几天,终于赶在入秋后第一场雨下下来之前,把所有小米晾干、装袋、收入仓房。

  清苓长舒了一口气。

  同时遗憾,没能赶在第一场秋雨前、把那些成熟了的向日葵收割回来。

  收割小米时,路过向日葵林,现光照好的几丛,结的葵花籽包满得可以收了。

  想着收完小米就去收向日葵,不成想下雨了。

  下雨上山不方便,而且收回来也是湿哒哒的。

  想着那一片向日葵林,面积虽没有小米地大,但东一丛、西一丛散落的株树并不少,除去空瘪、霉烂的那些,还是能收获不少的。也就不再纠结。

  下雨天没地儿去,收工回来离开饭尚早,清苓便去张嫂子家学车衣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