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117章 运气杠杠的
  第二天,清苓正式到卫生院报到上工。ΔΔe小Ω ┡说ww om

  护士的活难是不难,但很琐碎。

  患者上门了,要协助老大夫看诊。小孩子哭哭闹闹不配合,你得耐心哄;手脚不利索的老人来看病,你得搀、得扶。诊完那更是护士的活了,配药、收钱,交代药怎么服、需要煎的中药还得教人怎么煎。

  没人上门,老大夫清闲,护士却不清闲。

  得时不时地清点药品库,现缺了少了,得及时上报。不然哪天来个紧急患者,药品供应不上,那岂不是耽误人救治?

  点完药品盘账,盘完账搞卫生。

  卫生院最大的特色,不是浓郁的药香味,而是一尘不染的就医环境。好环境怎么来的?不就是人拾掇出来的!

  清苓做为新进社员,手脚肯定得勤快。背后多少双眼睛盯着呢,随时随地等着打你小报告。

  “三十年媳妇熬成婆”,话糙理不糙,搁哪个领域都适用。

  好在上工第一天登门患者不多,就矮墩桥东的老婆婆来配了瓶止咳糖浆,近山坳生产队的一名社员脚趾头不小心被自己锄头铲到前来消毒包扎,别的时候,清苓捧着药品册子清点完药品柜,又拨了会儿算盘核了核账,见离下工还有点时间,遂打了桶清水进来,头裹上三角巾,准备给“包干区”的药品柜“擦擦澡”。

  尽管清洁这活是包干的,许丹的包干区是另几个柜子和台子,大可不用跟着干。可清苓的包干区这么洁净亮堂,她能坐得住吗?当即凑上去说:“不需要天天擦吧?前天移交时不是才刚擦洗过?不如咱们聊会天?”

  清苓抬头看了她一眼,笑笑道:“我这才来,很多事没怎么理顺,就想熟悉熟悉。擦柜子能让我记住这些药品的摆放位置,擦干净了看着也舒坦。聊天啥时候都能聊,咱们可以干活一边聊。”

  许丹噎了噎。她就是不想成天和水啊、抹布啊之类的打交道。

  来之前细皮嫩肉一双手,不到两年,瞧瞧老成什么样了!

  以前和冯美芹搭档时,基本是一天一扫、两天一擦、三天玻璃窗。

  就这,她还觉得烦。

  在家时读读书、看看报,饭有爹做、衣有娘洗,来了这穷地方,做饭洗衣靠自己,上个工,还要跟个老妈子似的成天和抹布打交道。越想越憋屈。

  可为了在书|记跟前刷好感,年终时能在自己的评语栏打上一个鲜红的优字,愣是咬着牙关挺了过来。

  好不容易适应适应这节奏,换了个搭档,上工第一天就拿着抹布擦擦擦,擦完桌子擦柜子、擦完柜子擦窗户,这是要她命啊。

  许丹在心里把清苓翻来覆去骂了个遍,但还是认命地提上水桶出去打水,回来后,两根手指捏着一块看不出颜色的抹布,跟着擦洗了起来。花两年竖起来的温柔、贤惠形象不能塌啊。

  清苓偷眼瞄到脸颊飞霞、胸口起伏的许丹——气出来的,心下喷笑。

  哎呀呀!本姑娘就是这么滴闲不住,你能奈我何?

  反正上工不能干私活,两人的桌子又靠在一起,总不能对面对坐着大眼瞪小眼吧?

  她自认眼睛没许丹大,瞪不过对方,索性找点活儿做。转转脖子、扭扭腰,干活兼做美容操,屋子亮堂心情好!噢耶!

  清苓手脚麻利地打扫干净包干区,门口长廊的另一头檐角下,倒挂的一口铁钟,被公社干部“当当当”地敲响。

  “收工喽——”

  清苓心下一喜,这真是紧着她的时间安排的呀。

  和师傅说了一声,麻溜地窜上山,继续她的屯粮事业去了。

  许丹羡慕嫉妒地扫了一眼清苓的包干区,不仅亮堂,柜门角落还悬着香包,散出淡淡的花香,使药味浓郁的室内,平添了几分大自然的气息;桌面也收拾得很干净,角上还摆着一个陈旧却刷洗得很干净的瓷瓶,瓶里插着一小束不知打哪儿摘来的野蔷薇,红艳艳的花瓣,给暗漆漆的旧屋增色不少。

  再看自己这边,柜子才堪堪擦到一半、桌面凌乱不习惯收拾,没有做工精致的香包添味、也没有花朵娇艳的蔷薇增色。谁要是这个时候进来,澳门赌博网站:指定拿她和舒盈芳作比较,这一比,还不得把自己比下去啊?

  说曹操曹操到,许丹吐槽没完,书|记手捧茶缸跨进来,本想找老大夫唠会儿闲嗑再回家,看到洁净的窗户、雅芳的花香,顿感耳目一新,由衷夸道:“盈芳丫头行啊,上工第一天就把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拾掇好了。可见是个勤快的。不错不错!老张你收了个好徒弟!”

  看到许丹也在搞卫生,顺便也夸了夸她:“许丹同志也不错!都是爱干净的好同志!”

  完了找老张唠嗑去了。

  敷衍!

  许丹气得脸型都扭曲了。觉得舒盈芳就是来和自己作对的,才来第一天,就把自己比下去了。讨厌讨厌真讨厌!

  “阿嚏!”

  正往山上走的清苓,没来由打了个大响嚏。吸吸鼻子,找小金吐槽:“肯定又有谁在背后骂我。”

  吐槽归吐槽,心情依旧很好。

  她现在也是有余粮的人了!毛七百斤的黄小米啊,吼吼!

  可惜上山已是傍晚时分,只够清苓把山洞里的一袋黄小米吭哧吭哧地推散在蒲草席上,趁着这几天晴朗无云,争取早点阴干了扛回家入仓。

  干完这些,天就擦黑了,收割只好另找时间。

  下山时,顺道转了转向刚曾经挖的陷阱。

  哟!运气杠杠的!不费吹灰之力捡到一只瘸了腿的山鸡。

  小金盘在她肩上,蛇眼幽幽地望天:哪次捡山鸡,你是费了力气的?

  清苓没瞧见小金的白眼,她兴冲冲地扯了一条结实的软藤,绑住鸡爪,塞进背篓,哼着从张奶奶那学来的“八月桂花遍地开、鲜红的旗帜竖呀竖起来”,高高兴兴地下山回家。

  暮色笼罩了整个村落,家家户户的灶房上空,升起袅袅炊烟,就像一幅醉人的风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