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114章 女人家的东西
  反正糖霜一般人家里都会备一点。eww%om

  至于麦芽糖,澳门赌博网站:临近过年,隔壁乡懂麦芽熬糖的生产队,会组织队员挨个公社地兜售,家有余粮或余钱的,总会买点给孩子做冻米糖。

  这就是有手艺的生产队的优势了。挣得的钱和粮,回头按工分分给社员,算是年前一笔喜人的外快吧。

  清苓小声地说了下怎么做绿豆糕:“绿豆用热水泡开后,搓掉豆皮,上锅蒸一刻钟,能用勺子碾碎就说明蒸熟了,用细米筛碾成泥状过一遍,然后放到锅里炒。火不能大,不然会焦掉,炒的时候搁点菜油和糖下去,甜淡就看个人口味了。豆泥炒干结成团子,放凉后就能捏形状了。要是有那种月饼模子,还能压出花纹来,那就更漂亮了。”

  “听得我脑袋都糊涂了。”张嫂子感慨连连,“还要用油啊、糖霜啊,难怪味道这么好。等过年家里换了麦芽糖,我再找你教我怎么做。”

  “行!”清苓爽快地点头。

  张嫂子把余下的三块绿豆糕重又包起来,留着给公婆、丈夫吃。

  清苓把包袱里那堆碎布头和一团深藏青的线球拿了出来。

  “怎么还带了布头?不跟你说了嘛,我这有不少用不上的布头,尽管拿去练手。”张嫂子伸出食指点了点清苓的鼻尖,佯嗔道,“你这丫头咋这么见外啊。”

  虽说一年到头做不了几身衣裳,但架不住家里人多,每到过年都会扯上几尺布,轮着给家人做新衣裳。几年下来,碎布头能攒一个包袱了。布头太碎,做衣裳得用多少线啊,那线不是钱买的啊,于是除了扎拖把抹抹柜子、门啥的,再就是衣服破口了打补丁用。久而久之,积攒的碎布头就多了。

  张嫂子说的是真心话。清苓肯带着线球过来她就很高兴了,说明这姑娘不爱贪便宜。换成村里那些抠抠唆唆的,不说捎点伴手礼,连布头和线都要用你家的。再大方的人,也难免不舒坦。

  清苓嘿嘿笑:“嫂子,我有私心的,虽说是练手,但谁说一定是浪费呢?我可是打算拿这些布头做件短围裙带回家的。”

  张嫂子被她逗笑了:“行!那咱们就做围裙。话说你挑的这些布头还挺适合做围裙的,都是结实的咔叽布。”

  清苓挑这些碎布头的时候,哪管是不是咔叽布,无非觉得颜色暗、摸着也结实,做围裙挺合适。不然就只能裁成条状做拖把了。可问题是布头又长又短,做拖把还得把短的接起来,不仅费力还费线。

  “这几条宽度还可以,要不要做月事带?”张嫂子翻出两条巴掌宽、半尺长的布头,顺嘴问清苓,“月事带有的话,缝草灰包也好,那东西经常换洗,破得快。”

  清苓囧。

  “羞啥呀!”张嫂子笑她,“都是女人,有啥好害羞的。”

  月事带一般两条换洗的就够了,草木灰包确实比较费——因为可能每天都要换。

  城里妇女来月事,用什么东西垫裤子不清楚;乡下女人,用的最多的是草木灰包。

  废旧布头缝成一个巴掌宽、两指长的口袋,袋口用来塞草木灰,塞个七八分饱,然后缝针收口。来月事时,把草木灰包垫在月事带上,有条件的上头铺两层草纸,脏了把草纸抽掉换新的。

  草木灰包一般一天一换,多了轮不过来。换也不代表扔掉,而是拆了收口的线,倒掉脏了的草木灰,把袋子洗干净晒干后,重新装上干净的草木灰,缝针收口继续用

  清苓前几天才来过月事,确实感觉草木灰包有点捉襟见肘。偏偏倒霉催地遇上雨天,洗的还没干呢、身上的又脏了。

  好在没上工,和师傅师娘吱了一声,待家里两天没出门。

  床上铺一条破毡子,手里捧一本收购站淘来的古籍消磨时间,小心翼翼地平躺着连翻身都不敢。

  如今听张嫂子一提,清苓觉得好有道理。

  于是乖乖地看着张嫂子,将几条还算像样的布头,用缝纫机车到一处。每做一个步骤,都会解释给清苓听。前前后后车了三个草木灰袋出来。让清苓带回去拿肥皂搓洗干净、挂大太阳底下晒干,下回来月事,就能用了。

  挑出这几块大的,剩下的就是真正的碎布头了——最大的也就半个巴掌大,小的只有一截拇指的宽度。

  张嫂子拿出她家现有的碎布头给清苓用:“既然你说线够用,干脆车件短褂吧,不仅家里能穿,去山上耨野菜也能穿。花这么多线只做围裙太浪费了。”

  “好啊。”清苓点头。虽说家里还有一黑一蓝两个线团,去供销社那次买的。不过能省则省,何况张嫂子的话有道理:围裙只适合家里穿。她今后上山的机会肯定不少,还是短褂用途大。

  “那你先练练手,把这些碎布头搭尾地车起来,余下的等我来了教你。我去自留地割点菜,等孩子睡醒又该走不开了。”张嫂子见清苓已经会用缝纫机了,铁放心地留她在家练手,兀自忙家务活去了。

  清苓起初不怎么熟练,总会不小心绊住线头或是扯断线头,到后来才慢慢上手。等张嫂子回来,缝纫机已经使得像模像样了。

  因为是碎布头拼接的,剪裁上不如新布匹方便,但有张嫂子这个好手在一旁指点,加上清苓本来就会点女红,不到半天,一件花布拼接的短褂,做成了。

  “这东西真好用!”清苓感慨地摸摸缝纫机。

  “是比手工快多了。这下不担心过年穿不上新衣裳了吧?”张嫂子打趣她。

  清苓嘿嘿笑着道:“那也得嫂子肯借我用才行啊。”

  “你个促狭鬼!敢情在这挖了坑等我呢。”张嫂子好笑道,“行!这段时间我天天在家,随便你啥时候来。不过别跟外头说,之前毛阿凤想借用我没答应,要是知道你在我这车衣裳,指不定传出多么难听的话来。”

  “我晓得的。”清苓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