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113章 开张啦!
  清苓从冯美芹嘴里听说那几个知青窝里斗,对此只是笑笑,不说话。e%1xiaoshuo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汹涌的时候浪打浪——这在地宫时就有深刻体会了。

  她乐得站远远的看戏,掺合就不必了。

  林杨走后不久,沸沸扬扬多时的代销点,终于在全大队社员望眼欲穿的期盼声中张灯结彩地开张了。

  冯美芹欢欢喜喜地调去代销点售货,清苓接替她的岗位,侪身众人欣羡的护士行列。

  心里着实松了口气:以后即使不下地干活也有工分挣了!不怕手脚头不够麻利被大伙儿瞧出她和原主的区别。反正护士这一行,她和原主都是生手。

  代销点开门营业那天,全大队放假,清苓扶着师娘兴致勃勃地去围观。

  不用上工,大伙儿光明正大直奔代销点。几乎家家户户全员出动。那人多滴,差点把代销点的大门给挤下来。

  清苓看得额头滴冷汗,想不通啊想不通。既然开了,以后随时都能去买,用得着这么拼嘛。关键是没见有啥优惠活动啊。

  相反,代销点里的部分商品,像那些体积大的、或是分量沉的,要比供销社贵个一分两分,毕竟不用扛着挤渡轮了。其他的,价格和供销社一模一样,开张第一天也没见比供销社便宜个一两分。

  可饶是这样,依然有很多人挤上门。除了自己公社,沿江公社的人也跑来凑热闹了。他们那边还没开张,这不听说雁栖公社先开张,手头没活的都跑来了。

  张奶奶见清苓巴巴地瞅着代销点大门,以为她也想去,拍拍她手背说:“想去就去看看,扯段红头绳啥的。没带钱师娘这儿有。”

  说着,就要摸裤兜掏钱。

  清苓见状忙摇头,这么多人,挤进去能不能顺利挤出来都是个问题。还不如找张嫂子研究缝纫机去。

  “师娘,没事我去张嫂子家玩会儿啊,她答应教我怎么用缝纫机。”

  “成!是该学起来了,到时刚子肯定会给你买一台。城里头结婚都流行这个。”张奶奶高兴地同意了。

  于是,送师娘回家后,清苓上家里找了几块碎布,想了想,又拿草纸包了几块绿豆糕,当是伴手礼,兴冲冲地去了张永福家。

  张嫂子还没出月子,但已经起来了。虽说生产队里请着假、还没下地,毕竟要给娃喂奶,但家务活已经从婆婆手里接回来了。

  这年头的媳妇,可没坐一个月月子的说法。

  有些家里人手少、没几个人挣工分的,生产完七天就得下地,孩子没人带就放背篓里,到时间了坐田埂上喂奶。

  相比之下,张嫂子算福气的了,公婆没撵她马上下地,只需在家做两顿饭(早饭婆婆会做)、洗洗衣服、看看院子。下午基本都有空。

  清苓上门时,张家老俩口去代销点看热闹、张永福趁生产队放假,去县城卖干花生了。家里就张嫂子娘俩。

  张嫂子歪在床上看娃睡觉,脸上幸福满满的。见清苓进来,轻手轻脚地爬起来,拉过清苓笑着道:“今儿早上还听婆婆念叨你,说好的来学缝纫,咋不见来了乜。莫非刚子送你了一台,直接在家琢磨了?”

  清苓红着俏脸佯嗔道:“嫂子就知道打趣我!美芹调去了代销点,她手头的活全部要移交给我,这不天天在卫生院蹲点呢。”

  “早就听说这个事了,大伙儿都说你福气好,找了刚子那么好的对象,还没结婚就享到对象的福了。”

  清苓垂下头,羞涩地嗫嚅:“这跟他什么关系呀!”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呀?”张嫂子点点清苓的鼻尖,“要没有刚子允诺的收音机,你以为社长能第一个想到你?”

  清苓在刘巧翠闹上公社讨护士名额之前,还真不知道向刚允诺了公社三五张收音机票。

  她一度以为是他拎去社长家的野味起的作用。

  还是大队播报她接替冯美芹成了新一任护士之后,听冯美芹重复社长驳斥刘巧翠的那三句话:“她还读过初中,你有吗?她有个当医生的师傅,你有吗?她对象允诺给咱们大队搞来收音机票,你能吗?”才知道是难搞的收音机票让社长站到了她这边,一时间心头又甜又酸。

  甜不用说了。

  酸嘛,她总是不由想,那家伙倘若知道她已不是他记忆中那个绑着羊角辫、文文静静的内向姑娘舒盈芳,不知会不会收回对她的好?

  “想啥呢这么出神!”张嫂子拿胳膊肘拐了她一下,然后推着她来到缝纫机前,“来,今天先教你怎么手脚并用。”

  清苓这才回过神,看了看睡着的小娃儿,小声问张嫂子:“牛牛在睡觉呢,这样会不会吵得他睡不着?”

  “不会,小孩子睡着了很熟的,就这点响动不碍事。”张嫂子笑着说,“你没养过孩子不知道,小孩子喜欢身边有点响动,那样反而睡得熟,大概是觉得有人在身边比较安心吧。要真静的一根针掉地上都听得见,睡不了一会儿就该哭了。”

  清苓半懂不懂地点点头,既然张嫂子说没事,那应该就没事。

  她打开提来的包袱,把那包绿豆糕递给张嫂子:“嫂子,这我自个做的绿豆糕,你尝尝味道好不好。”

  张嫂子闻言,佯装生气地瞪了她一眼:“你这丫头,来嫂子这还带东西,澳门赌博网站:下回要是还这样,不让你进门了。”

  清苓忙解释:“这不是刻意准备的,正好家里有,就带了几块,嫂子你快尝尝,味道咋样?好吃不?”

  张嫂子见纸包里躺着四块闻着清香扑鼻、看着干净清爽的绿豆糕,有种难以下手的赶脚,小心翼翼地拿起一块咬了一小口,满足地闭上眼:“唔!好吃!比我娘从供销社排队买来的豆沙糕还要好吃。这东西你咋会做的呀?做起来难吗?”

  “不难,就绿豆和糖霜,麦芽糖也行。”

  话到嘴边的“蜂蜜”两字及时被她咽了回去。

  倒不是怕张嫂子宣扬,而是剩下的蜂蜜不多了,要是张嫂子问起,给呢还是不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