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109章 是真是幻
  中午在林家吃饭时,林家那二十二岁还没对象的傻大个,就坐在她俩对面,全程殷勤地替她俩夹菜。

  边上林老根俩口子你一句我一句吹嘘他们家大儿子怎么怎么好、怎么怎么体贴人的旁白不断,任谁看不明白林老根俩口子打的什么主意啊?

  回头想想,前天在沟渠旁,张菊香好巧不巧摔在她俩跟前,半边身子还压住她俩的脚背,明摆着是个圈套——嘴上说得好听,感谢她俩仗义之举、扶她起来。实际上咧?还不是借这个由头,骗她俩上门。要不是她俩不会喝、坚持不沾酒,没准会被灌醉了和林家那傻大个发生点什么呢。

  想到这儿,蒋美华心里打了个冷颤。

  看林家那架势,似乎是逮着她和刘继红、非要从她们两人当中选一个做那傻大个的媳妇。

  “婶子您太客气了,中午一顿饭,已经吃得我们不好意思了,晚上就不去了。再者,林大哥去县城也该回来了,我和继红托他买了些东西,回去得收拾一下。”

  见蒋美华这么说,刘继红也顺水推舟地回绝了。

  张菊香见两人一溜烟跑得不见人影,好似自己是洪水猛兽似的,脸色沉了沉,心里骂道:不识好歹的东西!真当老娘喜欢破财请客!要不是大柱喜欢,老娘可舍不得拿鸡蛋招待你们。那可是老娘攒了好久、准备拿去收购站换钱的。中午炒蛋用了俩、炖汤用了俩,一顿饭去了四个蛋,唉哟!肉痛死老娘了!等大柱把你们其中一个娶到手,看老娘怎么磋磨你们!

  一旁几个妇人,眼里闪着熊熊的八卦之芒,暧昧地问她:“咋地?看向她俩了?想让她们做你儿媳妇?可你家不是只有大柱一个没娶媳妇了?一下中意两个,这事不好办吧?这年头可不兴齐人之福,嘿嘿嘿……”

  其中一个妇人,跟着打趣了几句后,真心实意地劝道:“我说阿香,你家大柱那么老实巴交一个人,讨个城里来的知青做媳妇,怕是压不住吧?还记得隔壁乡的王大富吗,去年讨了个城里知青做媳妇,惹得单身汉们好一阵羡慕。可前阵子听说啊,那新媳妇过门没几天,就和婆婆大吵了一架。话说回来,那媳妇也是绝了,除了挣工分,家里啥活都不干,连脱下来的小衣内裤,都是她婆婆洗的。那回大概是她婆婆洗得太用力,把她小衣扯烂了,唉哟,那架吵的,屋顶都能掀翻了。依我说,这哪是娶媳妇啊,分明是请了个祖宗回来。所以阿香,你可要考虑清楚啊,城里头的媳妇可不好讨,不说彩礼重,娶进门少不得还有硬仗要打……”

  张菊香哪是正儿八经想讨个城里姑娘做儿媳,分明是想白占便宜。

  瞅准刘继红和蒋美华的娘家离得远,隔山望江顾不到这边,宁和县里也没啥靠山。另一个女知青许丹倒是有个县委干部给她撑腰,可刘继红两个有谁撑腰啊?有的话早让公社给安排轻松活了,用得着面朝黄土背朝天?

  没见社长侄女让出来的护士岗位,还是被没爹没娘的舒盈芳意外地捞到了怀里。所以说,张菊香一点不怕刘继红两个知青。

  再说彩礼,等大柱把人吃了,还能怎么狮子大开口?反过来恐怕还要央着自家大柱娶她咧。

  张菊香越想越得意。可惜今儿没能成功将俩丫头拐上门灌醉,只好再挑时间了。

  刘继红和蒋美华回到家也在说这个事。

  刘继红一脸烦躁地骂:“林大柱那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瞧他那一脸横肉,看着就恶心,以后见着他们林家人,非得绕道走才行。”

  蒋美华心眼多,盘算着一个又一个可行的方案,嘴上却道:“兴许是咱们想岔了,菊香婶一家没准只是单纯的感谢。”

  “那也不想去!对着一脸横肉吃不下饭!”刘继红丢开擦脸巾,往床上一躺,“我先睡一觉,累死我了。反正今天轮到你做饭,给我留点儿就行。等林杨回来,我再起来。”

  蒋美华背对着刘继红应了一声,眼底若有所思。

  林杨回来的时候,天擦黑了。

  蒋美华回头看了眼熟睡的刘继红,轻手轻脚地拉开房门,把饭菜端到林杨房间,还给他绞了条湿毛巾,柔声细语地说:“林大哥,你累了吧?擦把汗先吃饭。”

  林杨是真累了,澳门赌博网站:不过心情出奇得好。

  县城到省城、省城又回到县城,跑了一天,总算把回城调令拿到手了。

  也就是说,他可以随时回京城、做回以前的林少了。再不用跟一帮没文化、没素养的泥腿子们称兄道弟,也不用再起早摸黑、除了下地就是下地,人生没一点追求。

  心情一好,胃口也跟着好了。

  “今天什么日子?怎么还有炒鸡蛋?”

  桌上一共三盘菜,两盘都有鸡蛋——韭菜炒鸡蛋、芹菜小葱炒鸡蛋,剩下那盘是小葱韭菜炒蘑菇。瞅着像是混搭,但味道倒真不错。也可能是饿了,加上心情好,吃啥都觉得香。

  林杨每道菜尝了一口,直夸蒋美华手艺好,就是微微咸了点,不自觉多喝了几杯小酒。

  “咦?咋就咱们俩?刘继红呢?”林杨这时才发现,屋里就他和蒋美华两个。

  蒋美华深情款款地看着林杨说:“继红她说累了,先躺下了,没事,我给她热着饭菜呢。林大哥你跑了一天,想必也很累,吃过饭早点休息,这儿我来收拾。”

  “真美……”林杨定定地望着蒋美华,不知是今晚特意梳妆打扮过的蒋美华美得让他惊艳,还是酒精的缘故,将她认成了舒盈芳。

  “林大哥……”

  曾经一度,他藏在心上的人儿,也是这么唤他的——温柔不乏羞涩,好似将满腔情意,浓浓地刻在这三个字里。

  “林大哥……”蒋美华近了一步,娇羞地探手抚上他额,“你是不是醉了?都怪我,不该给你斟这么多的……”

  林杨此刻已然分不清眼前的女子,究竟是舒盈芳还是蒋美华,只知道她温柔的声音令他迷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