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106章 羡慕不来的
  听师娘说,那坛酒被师傅藏在了房里,每天只呷一半小盅。Ω Δ e1xiaoshuo那么一坛子起码能喝到明年上春。待春暖花开,她再去山上瞅瞅有啥好东西。运气好,再给师傅泡上一坛药酒。

  至于其他的票,和钱一起揣进随身小荷包。

  倒不是小气不送些给师傅师娘,送他们也未必肯收啊。倒不如哪天去县城时,买些适合他们的礼物,直接提家里去。

  邮递员送信来的时候,正好是傍晚,社员们大都已经收工回家。不过离天黑还有段光景,清苓当散步,沿着田埂,慢悠悠地抄近道走了三家。

  果然如她师傅说的,向二叔看到她送来的烟酒票,高兴得原就不大的眼睛眯成一条缝,搓着手一个劲地说:“这怎么好意思这怎么好意思我就那么一说,澳门赌博网站:不是真想要”

  清苓抿唇笑着,将票塞到他手里:“二叔,我师傅说了,前些天得亏您和二婶帮忙,否则肯定忙不过来。几张票谨代表心意,您要不收那就是嫌弃。”

  “咋会嫌弃呢,我高兴都来不及。”向二叔握住票不撒手,回过神才意识到被清苓打趣了,笑指了指她说,“嘿!你这丫头!学会调侃人了啊。老实交代,是不是被刚子带坏了?”

  清苓俏皮地吐舌,朝向二叔挥挥手跑了。

  接着去了书|记和社长家。

  得知是向刚寄来、点名送他的,向荣新稍推辞了一番,就高高兴兴地收下了。

  倒是社长的反应出乎清苓预料——他居然让他媳妇斩了条大筒骨,让她提回家炖汤喝,受宠若惊。

  “拿着吧闺女。”社长媳妇愣是把装着大筒骨的菜篮挎到清苓胳膊上,“今儿刚去县城割的,回来凉在井筒里,还新鲜着咧。之前66续续收了刚子那么多野味,总想不出回他什么礼好。俗话说吃啥补啥,你前阵子胳膊伤着,正好拿这骨头补补。”

  “不用的婶子”清苓想婉拒。

  “拿着!”社长敲了敲烟斗接话,“还是说你瞧不上我家的东西?”

  清苓囧:“哪能呢!”哪怕真的瞧不上,也不会在嘴上说呀。

  “那就拿去。对了,刚子跟你说了吧?代销点马上就要开起来了,到时候,美芹调去售货,她那个护士岗位,就由你负责了。你准备一下,随时上工。”社长顺嘴交代了几句。

  “哎!晓得了!”清苓脆生生地应道。

  工作事小,工分事大。态度绝对要端正,否则就是给自己拖后腿。

  当晚,张家的晚饭桌上,多了一道由筒骨熬的冬瓜汤,味道的确蛮鲜美的。

  回到家,坐在煤油灯下,清苓提笔给向刚回信,转达了一番师傅师娘对他的关心,并汇报了送烟酒券的事,最后,提及社长,夸他这段时间像变了个人似的,对她既热情又友善,也不知什么原因

  第二天,邮递员又来雁栖公社送信了,这回是张有康的。

  清苓直呼“运气好”,正好让邮递员将她给向刚的回信带走。省得特地跑一趟县城,抑或四处托人捎去邮局投递。

  这次,信是送到公社卫生院的,因为张有康还没下工。

  听闻是张有康省城的儿子寄来的,恰好在公社开会的几个大队干部,呼啦一下围拢过来,七嘴八舌地问:

  “老张,你儿子又给你寄票来了?”

  “老张,有没有多余的肉票,我拿口粮跟你换呗。”

  “老张,”

  张有康碍于大伙儿在场,只粗粗扫了眼信纸内容,乐呵呵地对大伙儿说:“我儿子媳妇这次来信,是庆贺我收了个好徒弟来着。票确实也寄了些过来,不过那是送我徒弟的见面礼。人不能来,礼总不能少了。”

  “盈芳这下有福咯!拜了这么个好师傅,家里底子殷实,孩子又只有一个。”家中有和清苓差不多年纪女儿的公社干部,掩不住心底的羡慕嫉妒,酸溜溜地说。

  被点名的清苓,不知该怎么接这个话茬,进退两难间,书记捧着茶缸走过来说了句公道话:

  “行了,都干活去吧!少在这拈酸吃醋。盈芳丫头福气好,那是她命相好,有些东西是冥冥中注定、羡慕不来的。”挥挥手,把唠闲嗑的几人撵去干活了。

  “美芹,你这些天抽空把手头的活,慢慢教给盈芳,过阵子你调去代销点,你这空缺,由盈芳顶上。”书记走之前,叫住冯美芹叮嘱了几句。

  “我省得的。”冯美芹早就听当社长叔叔说过这个事、一心期盼着早日去代销点上工,遂爽快地应道,然后喊过清苓,“来,我先教你怎么盘药柜库存。”

  “去吧,跟着美芹好好学学。”张有康也说。

  清苓便跟着冯美芹去药柜前转悠了。

  “美芹要调去代销点?盈芳要来咱们这替代美芹的工作?”许丹看到这一幕,诧异地不敢置信。

  她前几天来大姨妈,不知是来之前吃了冷食、还是别的什么缘故,总之身子不爽利,连请了数天假,直到今天才上工。住的地方又只她一个人,因此还不知道大队代销点已明确要开、并且连岗位都已安排满了的新闻。

  乍一听,满心不舒坦。

  想她一介知青,在这穷乡僻壤的山旮旯只能做个小护士,日复一日地跟一帮泥腿子打交道。看不到明天,更无法谈未来。

  凭啥舒盈芳一个初中没毕业的乡巴佬,也要来卫生院、和自己平起平坐了?凭什么呀!

  可谁理她呀!真当自己是根葱了。

  张有康摇摇头,没接许丹的话,兀自低头翻看医书。

  许丹只好跟到冯美芹和清苓身侧,试探地问:“盈芳,你是怎么说服书记让你顶替美芹的?咱们公社想来卫生院挣工分的人不少吧?”

  “你说这话什么意思?盈芳咋就不能来了?她耐心、细致,做事有板有眼,在我看来,最适合做护士了。咱们公社其他人,我没看出来还有谁比盈芳更合适的。”冯美芹不悦地皱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