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105章 贴心的男人
  林大兵和吴奎无奈地对视一眼,好吧,他们刚才抢得太狠,把小四得罪了。Δ eㄟ1xiaoshuo

  一左一右挨着向刚坐下来,好奇地问:“小四啊,去之前没听你说是回去相亲的啊,咋地?临时介绍认识的?”

  “嗯。”向刚点点头,顺嘴问起结婚报告的事,“递交后,一般几天给答复?”

  宿舍里就他没结婚,其他三个都是已婚佬,这方面不要太有话说。

  “那得看情况了。”吴奎指指头顶,“上头心情好,看哪哪顺眼,你的报告递上去,没一会儿工夫就给你批下来。要是遇到他老人家心情不好,那就难说了。”

  “我上回打了个结婚报告一波三折,尼玛年初递交,中期不是我出差就是头儿出差,一直拖到深秋才批下来,紧赶慢赶总算在年前把媳妇娶回了家,真他娘不容易!”

  “这不正好应验了‘娶个媳妇好过年’嘛!哈哈哈!”秦益阳嚼着饼子拍腿大笑。

  吴奎扑上去抢他手里的饼:“早就看你不爽了!”

  两人嘻嘻哈哈地扭打成一团。

  林大兵扶额表示不忍直视,扭头对向刚说:“每个人情况不同,不管怎么说,既然决定了,早申请肯定好点儿,分房也会第一批考虑你。单身的肯定得靠后。”

  说到分房,向刚把从孟柏林那听来的消息说给了战友听。

  其他三人显然还不知情,闻言,喜不自胜。

  “真的?肉联厂那栋三合筒子楼真成咱们团的福利房了?那岂不是很快就能让我媳妇随军了?”

  “肉联厂那职工用房我知道,就在镇子上,离咱们团约莫三公里,每天让我往返走都行啊。”

  “那你知道那栋三合楼有几户不?咱们这批都能轮上吗?”

  “这不清楚哎,只知道有五层楼。”

  “那要不哪天休息咱们去趟镇上,近距离瞅瞅那楼?”

  “行啊!”

  向刚听得直抽嘴角,末了打断越唠越兴奋的三人:“咳,你们手头有多少闲置的票?匀点给我。”

  “寄给你对象?”

  “嗯。”

  三人抿着嘴偷笑。

  “匀不匀一句话!”向刚踹了踹他们的床脚。

  “匀!”

  三人从各自储物柜拿出宝贝似珍藏的各类票据,看哪些是家里急需的,暂不需要的,都匀给了向刚。

  谁让向刚以前也经常匀票给他们,如今轮到他需要,自当仗义相助。

  最后,向刚筹到厚厚一沓票据,有通用的日用品工业券、指定的日用品工业券、细粮券、面粉券、香烟券、酒券、纺织品券、棉线票、布票、煤油票、酱油票、豆腐票五花八门等票。

  俊逸的脸庞,漾起一抹温柔的笑。

  丫头,等着!明儿就给你寄票去。

  “哦对了,帮我留意一下收音机票,我需要三四张。”

  “你要那么多收音机票干啥?咱宿舍不是有一台了么?听听还不够啊?送你对象也用不着那么多啊。”

  “老家的长辈托的,总之你们帮我留意着点。”

  “行!”

  “票的事搞定了,小四这下你总可以跟咱们透露透露你对象的事了吧?今年几岁?相貌咋样?喜欢不?”

  向刚:“”一帮闷骚汉。

  第二天,他跟指导员借了自行车,跑了趟镇上邮局,给清苓寄了一封厚厚的挂号信。

  挂号信比平信贵将近三倍,平信只需贴八分钱的邮票,挂号信却要两角。

  信上内容不多,多的是夹在信纸间的票和钱。

  交代她把香烟、酒券分三份:老张大夫一份、书记一份、社长一份。

  其余的让她收着,该花花,别省着。回头有了新的会再给她寄。

  向刚同志以实际行动表达了他对婚姻、对妻子的态度:讨媳妇是干嘛的?宠她护她支持她!就这么简单!

  就在向刚往老家寄信的当口,张岳军俩口子也给父母邮了封信。

  信中,先是表达了一番对清苓的热烈欢迎,再就是附了一沓票,都是俩口子平日省吃俭用攒起来的,原本想等中秋的节票下来后一道寄,可想想离中秋着实还有段时间,爹娘收徒是喜事,必须得及时恭贺,于是问两边的同事借了点鱼肉粮油票,兴致高昂地邮了过来。

  于是,身在雁栖公社的清苓和她师傅,几乎前后脚,收到了两封来自省城的信。

  向刚的信先到,看到满满一沓票,还有封在信中信里的六十块钱,清苓仿佛感受到了来自向刚的满满诚意,捧着信傻笑不停。

  张有康看不下去她那副傻样,轻咳一声道:“刚子在信里说什么了?”

  “哦哦,她让我把这些票分三份,师傅您一份,书记和社长也一人一份。”

  张有康看了眼清苓挑出来的几张烟酒券,了然地点点头:“那你就按他说的送去吧,用不着隐瞒这些券的来处。我这份就送你向二叔,这几天得亏他们俩口子帮忙。”

  “师傅,既是刚子哥送您的,您且收着。向二叔那边,我看看其他票,这儿还有好多呢。”

  “那怎么行!其他票是刚子给你的,你好好收着。结婚用到的东西可不少,别大手大脚地乱花。我年纪大了,烟准备戒了,酒的话,家里那些够我呷到过年。等年底,岳军肯定也会给我带瓶酒回来。这票给了我我也用不着,白白放到过期多可惜。”

  张有康摆摆手,执意让清苓把他那份送去向二家,“赶紧的,给你向二叔送去,他指定欢喜。前些天多亏他们俩口子帮忙,请客那天又送来一大盆黄鳝泥鳅,答应他有烟酒票了给他的,可一时半会我也弄不到这些票,还是刚子贴心,给咱们解了燃眉之急。”

  “那好吧,师傅我去了。”

  清苓想想师傅这把年纪了,戒了烟也好,至于酒嘛,拜师宴那天才送了一坛云芝酒,师傅肯定没喝完。因为舍不得,轻易不拿出来请客人喝,似乎就书|记舔着老脸求到了一小盅,还只倒了杯底一点点。书记喝的不过瘾,今早碰到还跟她嘀咕师傅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