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104章 爷有对象了!
  向刚三月上旬出了趟任务凯旋归来,澳门赌博网站:被提为副营级干部,任副营长一职。e小 ┡ 说ww%wΩ1xiaoshuo军衔也因此跃上一个台阶——一杠再添一杠,如今已是两杠一星的少校。

  六月份的任务上头还没明确表彰,但向刚的名字,已如一阵旋风,刮遍了整个七一三部队——没见过向上爬得这么快的人。

  无奈部队住房紧缺,打了结婚报告、甚至已有家属随军的正营级干部,都还有人没享受到福利分房的待遇,何况是向刚这样的单身小伙儿。

  他和另外三个同级别战友,合住一间二十平米的单间宿舍。

  到宿舍的时候,战友们都不在,想必是带兵训练去了。

  向刚卸下包袱,从自己衣柜拿了件洗得薄的白背心,带上毛巾、肥皂,去楼下的大澡堂冲凉。

  “向刚你回来啦?跑哪儿休假去了?大半个月不见你人。”澡堂门口遇到隔壁营的战友孟柏林,被拉着唠了几句。

  “回了趟老家。你咋在这?今天休息?”

  “休息是休息,可当了一天司机,跑得我累死。”孟柏林嘴上抱怨,眼里却满是笑意,揽着向刚的脖子小声说,“不过得了个好消息想不想听?喂!好歹给点面子嘛!真的是好消息哦!攸关你我的切身利益得得得,不卖关子了,实话告诉你,过不多久,咱们这帮副营级的也能分到福利房了。”

  向刚心里一动:“真的?”

  “废话!”孟柏林翻了个白眼,“我跟着跑一天,还能不确定这消息属不属实啊。”

  “房子建在哪儿?”向刚比较关心这个。离部队远了,不能每天回家,媳妇儿以后随军依旧得一个人住,那和两地分居有啥区别?

  “不远,就镇子上。据说原本是肉联厂的职工用房。肉联厂钱多啊,不留神造多了,嘿!内部分得不开心,干脆让出一栋三合式的五层楼给咱们。到时四周砌道围墙,门口设个岗亭,照旧是独立的军区大院。关键是现房啊现房,稍微整饬整饬,就能入住。我打包票,今年年前房子一准分下来。”

  “谢了!”向刚微微一笑,捶了捶孟柏林的肩,冲凉去了。

  “嘿!他谢我干啥啊?房子又不是我盖的,也不是我劝服人肉联厂让的。”孟柏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嘀咕着回自个宿舍了。

  向刚冲澡的时候想啊,福利分房有影子了,看来得抓紧时间打结婚报告了。想到结婚后,两人将在崭新的房子里共同生活,白天他训练、她在家缝缝补补、伺弄花草、做点自己喜欢的事;傍晚回家,两人一起做一桌菜,甜甜蜜蜜地吃完;晚上

  噢!不能再想了。

  身体某部分暂时沉睡的细胞于这一刻激活沸腾——下腹涌上一股热热的、急欲释放的快|感。

  让他不由想起那天晚上,在朦胧的月色下,在佳人唇上窃得的香吻,美好得令人沉醉

  原本十分钟就能搞定的凉水澡,愣是延迟了一刻钟。

  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回到宿舍,现战友们都回来了。

  向刚揉了把脸,确定潮红消退了,指指公用桌上的包袱无比淡定地说:“里头有吃的,我对象做的,每样只准尝一块。”

  “对象”两个字,仿若平地惊雷,震得另外三人齐刷刷将目光对准他。

  “对象?小四你有对象了?回老家相的亲?哎哟喂!行啊你小子!”绰号“铁头”的林大兵用力捶了捶向刚纠结的胸肌,调侃地笑道。

  同级别战友中,向刚的年纪是最小的,这毋庸置疑。连带着,四人宿舍里,也属他最小。

  个头矮一截、年纪却是四人当中最大的“武大郎”吴奎则笑眯眯地追着向刚讨照片看:“对象长咋样?漂不漂亮?有照片没?有的话拿出来给我们仨瞅瞅呗。”

  老三秦益阳是第一个打开包袱尝美食的,先吃了个卤蛋,又吃了条小鱼干,最后尝了块绿豆糕,腮帮子一鼓一鼓地惊喜道:“哇!小四,这些都是你对象自个做的?厉害啊!”

  林大兵和吴奎见状,呼啦围到桌边,一人抓一个馅饼也吃了起来。

  “唔唔,小四你对象手艺真不赖!这饼是我吃过的点心中味道最好的!”

  “比供销社卖的限量鸡蛋糕还要好吃。”

  “喂喂喂!你俩别抢啊,小四说了一人一块。老大你这是第二块了。”

  “我的蛋给你,你少吃块饼不就得了。”

  “你的蛋”秦益阳哭丧着脸,“老大我要不起啊给了我,嫂子非找我报仇不可。”

  “滚你丫的!”吴奎踹了他一脚,“老子说的是卤蛋!卤蛋!我靠!铁头你吞几个绿豆糕了?还吃!当心噎死!小四你快说说他啊,再不拦着,你那份都要被他吃了。”

  “什么我这份,这些都是我的。”向刚上前,淡定地夺过包袱,把剩下的几颗卤蛋转移到铝饭盒里。

  昨晚在张家重又把卤蛋热了热,要不然该馊了。一会儿去食堂打碗凉面,就着这几颗蛋,晚饭解决了。饿的话还有鱼干可以打牙祭。

  绿豆糕这些相对耐放,但也就多放个两三天,所以他打算每天早上就着凉白开啃几块当早饭。

  开玩笑!这些都是丫头辛辛苦苦做的,花了她大半天呢。一人给一份够意思了,哪能都便宜他们。

  “快掐掐我,这不是做梦吧?咱们小四回了趟老家,咋跟换了个人似的?以前不是最不喜欢甜食吗?难道这些饼还会自动转换口味?好甜口的吃起来是甜的,好咸口的吃就成咸的了?”

  “蠢!”吴奎朝林大兵头上秃噜了一把,“小四不是说了吗?这是他对象做的。他对象做给他的,别说是甜蜜的味道,苦几把啦都要吃,咱哥几个尝点甜头差不多得了啊。”

  “可真的很好吃。”秦益阳意犹未尽地舔舔嘴角。

  向刚瞥了他一眼,丢给他一个豆茶饼:“最后一块。”

  “谢了小四!”秦益阳颠颠地捧着饼坐床上吃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