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102章 心情好,看什么都好
  真的走了啊。wiusco

  清苓叹了一声,慢下脚步,摸摸裤兜,他昨儿给她的家门钥匙,还揣在身上,干脆拿钥匙开门,进去转了一圈。

  屋里收拾得很干净。床上的被子叠得跟豆腐块似的,方方正正、棱角分明窗下的香桌上,摆着一盏擦得锃亮的铜底煤油灯窗户上的纸是新糊的,干净得几乎可说一尘不染。

  另外两间房空荡荡的没什么家具,修屋时,把那些虫蛀厉害的霉烂家具,剁成柴禾烧火了。

  烤肉那天似乎听向二婶笑说了一句,说这两间空屋将来给他们结婚用,家具什么的,全部新做。

  思及此,清苓的脸不由又烫起来,赶忙退出房间,拿扫帚扫了遍院子,又去菜地巡视了一圈。直到肚子唱起空城计,才想起自己脸没洗、早饭没吃,巴巴跑来未来夫家晃悠了半晌。

  捂着脸羞了自己几句,锁上门回家。

  沿途,舒展着胳膊,鼻尖嗅着青草香,抬眼可见清爽的天空。

  心情好,看什么都好!

  新的一天开始咯。

  ……

  向刚扛着大麻包、提着行李,搭渡轮到宁和县城坐火车。

  火车上,不少人看到他大袋大袋的行李,以及那一只暴露在空气中的肥山鸡,馋得直吞口水。多久没吃到肉了,这不眼馋他们么。

  不过看看向刚人高马大的身材、肌肉纠结的臂膀,关键是那一身军装,即便心底有坏心思冒泡,也不敢轻举妄动。

  只是总有个别不开眼的。

  趁向刚双臂抱胸、背靠位子上闭目养神,想偷偷顺走他脚边的包袱和那只山鸡,才出手,被一只刚劲有力的大掌扣住了手腕。

  “这是我的行李。”向刚睁开眼,定定地看着想要偷他行李的人。

  那人疼得脸色青白、冷汗直淌,哆哆嗦嗦地说:“对、对不起,俺搞、搞错了,以为是俺自个的。”

  向刚冷哼一声,甩开对方的手。

  那人被甩出过道,后背重重撞上过道另一侧的椅背,疼得他直哀嚎。

  其他乘客不禁抽了抽嘴,看着都替他疼。

  这么一来,哪怕存着贼心的,也不敢起贼胆了。

  向刚一路顺利地抵达省城,在省城火车站下车后,按张张奶奶给的地址,还算顺利地于太阳落山前寻到了张有康的儿子张岳军家。

  张岳军一家住在单位分给职工的福利房筒子楼里,一家四口两间房,厕所、厨房和其他居民共用。

  这个时间正是炊烟袅袅忙做饭的时候,张岳军在家督促儿子练字,他媳妇在楼梯间的厨房做饭。

  向刚穿着军装、扛着麻袋身姿笔挺地步入狭隘逼仄的楼道,立马吸引炒菜的主妇、上下楼的居民,纷纷朝他行注目礼,心里不禁猜:这哪家的亲戚呀,长得可真俊。

  “请问,张岳军家怎么走?”向刚朝迎面走来的中年男人打听。

  “张什么军?”中年男人一时没听清。

  边上一个高高瘦瘦的主妇握着锅铲接腔:“张岳军?这不胜男姐的那口子吗?”说完不等向刚反应,扭头朝楼梯间最里边热火朝天忙炒菜的罗胜男喊,“胜男姐,你家来客人了!”

  罗胜男诧异地熄了火,撩起围裙擦着手,从狭窄的过道里挤出来,疑惑地打量着向刚,确定不认识这个人,不由问:“小伙子,是你找我们家老张?”

  向刚噎了一下,一时有些转不过弯。张有康在雁栖大队,被人叫老张,没想到他的儿子,也到了被人叫老张的年纪。

  “婶子,我叫向刚,老家宁和县雁栖公社的,这不才从老家回来,张爷爷让我捎了些土特产给你们。”

  “噢”罗胜男一听明白了,敢情是老家的阿公阿婆,托老乡捎东西来了,连忙领着向刚回家。厨房的菜先搁着,托瘦高个的主妇帮忙照看。

  其他主妇纷纷投以羡慕嫉妒的眼神。明里暗里夸罗胜男嫁得好尽管公婆是乡下人,但一不麻烦子女、二反过来常常给子女捎东西,平时因为离得远,也不大可能产生婆媳矛盾、从而引发家庭混战。

  试问这么省心的公婆,哪个做媳妇的不喜欢?

  当然,搁结婚前,她们也是嫌弃的。可打从结了婚,婆媳间的矛盾层出不穷,家庭内部的战火越演越烈,再回过头看“低嫁”的罗胜男,发现竟然还是她的婚姻生活最如意起码不用和婆婆斗这斗那各种斗。

  “你们看到没?那鸡好肥啊,看着不像是家养的,不会是山里抓的野有可能,我听张大嫂说过,她婆家那边山很多,一座连一座的。”

  “不年不节的,还有鸡肉吃,真幸福!”

  “你们就盯着那鸡了,没看到比我个头还大的麻袋吗?”

  “那么大个麻袋,谁没看到呀,就是不知道里头装的是什么……”

  “宁和县能有什么特产呀?我只听说过雁栖江的鱼头。可鱼装麻袋里,不得闷死啊。”

  “我猜是山货,什么蘑菇、笋子啥的……”

  主妇们七嘴八舌地猜了起来。

  “行了行了,回各自灶头烧饭吧,再羡慕也不会送到你家来,还是老老实实伺候家里那几尊菩萨最实在。”瘦高个的主妇挥挥锅铲撵散一群八卦的妇人。

  那厢,罗胜男健步如飞地领着向刚直奔家里,人没进门就兴高采烈地喊:“老张!老张!你猜谁来了?”

  “谁来了?”张岳军盯着儿子的大字扬声问。

  “老乡!爹娘托这位小兄弟,给咱们捎了土特产过来。还有一只鲜活的山鸡呢。”罗胜男掀开门帘,笑意漾满寓意福气的圆脸,手脚麻利地给向刚泡茶。

  “你是……”张岳军虽说十六岁就来省城闯荡了,但看到向刚,依稀看到了少年时的向永良,一下就认出来了,“你是永良的儿子?”

  “嗯。”向刚重重点了一下头。

  “哈哈!好小伙儿!有出息!你爹泉下有知,也能瞑目了。”

  “认识那就更好了,我说小伙子,你留下陪老张唠唠老家那边的事,我速度炒几个小菜,六点咱们准时开饭。”罗胜男高兴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