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98章 一言不合上蛇尾
  “……说起来,澳门赌博网站:你小叔那事还是你的缘故,你不咋呼,你小叔会被抓到?怨你!怨你!都怨你!”

  舒老太边嚎,边张牙舞爪地想要抢鱼头。

  清苓左躲右闪,着恼不已:“阿奶,这锅我可不背。晚上黑灯瞎火的,我咋知道那是小叔?等看清是他时,左邻右舍全都知道了,你以为瞒得住?这可不是我说不追究就能不追究的事。”

  舒老太气急败坏地想要说啥,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四仰八叉地摔进村道旁的田野,糊了一脸的杂草屑。

  清苓看到一抹狭长的碧绿从老太太脚边飞起,落入深浅不一的草丛,心猜是小金,心情骤然放松,看老太太歪在地里、唉哟哟地呼着痛,心里生出几分快意,当然,嘴上仍得关心几句,要不然老太太又有机会跟人告状骂她不孝了:

  “阿奶你没事吧?看你中气十足应该没什么大碍,那我不耽搁你躺着看风景了。哦对了,方才话还没说完呢,阿奶你真该好好谢谢书|记,要不是他宽宏大量,只让小叔进牛棚反省,搞不好你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我这趟去县城,沿途听到好几起小偷被枪毙的新闻,小叔他……”

  “啊呸呸呸!你个贱丫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舒老太一骨碌从田里爬起,呸呸地吐掉沾到嘴边的杂草,指着跑远的清苓暴跳如雷。

  清苓跑进一条巷子,扶着墙壁哈哈大笑。

  小金小金真给力,一言不合上蛇尾。送舒老太吃了记狗啃屎,大快人心!

  她做为老舒家名义上的孙女,不能对舒老太怎么样,否则会被人戳脊梁骨,但小金偷袭无障碍啊。而且就算被人发现,也是舒老太差点踩着一条蛇、被吓摔了而已。

  对!下回那老太太再敢蹬鼻子上脸,也不跟她理论了,直接让小金上场!哼唧。

  尽管多了点小插曲,但不妨碍鱼头的顺利送达。

  张永福捧着个大海碗正蹲院子里吃饭,看到清苓送鱼头来,高兴地讲话都不利索了,还是他老爹淡定,笑呵呵地把清苓请进堂屋,让老伴儿烧水煮糖水鸡蛋。

  儿媳妇坐月子,鸡蛋不怎么缺。但依然是精贵东西,清苓忙摆手:“大伯、大娘,鸡蛋留着给嫂子补身子,娃儿要喝奶,嫂子的营养可得跟上。我进去看嫂子一眼就回了,师傅家今儿中午摆了几桌席面,我得回去帮忙。大伯大娘有空也过去吃嘛,反正没几步路。”

  “咱们独占了半个鱼头,哪好意思再上桌。”

  张家人都说不去,清苓也就由他们了。

  进屋看望坐月子的张嫂子,本想小聊几句就走,谁知发现张嫂子给娃儿做的和尚小衣特别有趣,言谈中发现张嫂子对做衣裳很有一套,顿时来了交流的兴致。

  女人嘛,最爱唠的就是吃穿用度以及村里村外那点八卦了。

  吃的因为物种贫瘠,花样做不到百出,唠的无非是哪里有蘑菇可以摘、哪里的野菜比较嫩。

  当然,不是过硬的交情,是不会轻易唠这个话题的。多个人分享信息,自己收获的就少了。

  穿的主调调是黑白灰、老土棉,穿时髦了会被戴上走|资|派帽子,更严重的,还可能被关进牛棚严厉批斗。

  如此严峻的大环境下,谁还敢穿的花里胡哨?但穿在里面的小衣,胸前绣朵花、肩带镶条边之类的还是可行的。

  清苓扯了布,接下来准备给自己裁新衣,还有答应某位爷的两件衬衫,缝纫活满得不得了。照她慢工出细活那速度,四件衣裳做完,估计都下雪了。

  和张嫂子唠完小衣上的肩带怎么缝结实又漂亮、布包纽扣哪种更耐磨,清苓开始为艰巨的任务发愁。

  张嫂子笑着道:“我还道什么事呢,不就是做衣裳嘛。手工慢,这不我家有缝纫机,你要不嫌麻烦,抽空带着你的布料,上我家来做。缝纫机车衣裳,比手缝快多了,保证赶在年前让你穿上新衣服。”

  清苓绞着麻花辫难为情地说:“那怎么好意思。而且……而且我也不会那东西。”

  上辈子没见过,这辈子见过没摸过。往机子前一坐,手脚不知该往哪儿放。

  不过话说回来,缝纫机车出来的衣服,针脚就是细密。瞧瞧小娃儿的和尚衣,多精致啊,让人摸着爱不释手。

  张嫂子善解人意地说:“那要不等你胳膊好了,先来学两天?我这有不少只能扎扎拖把头的细碎布,你拿着练手用。别担心,学学很快的。你看我嫁人前不也没摸过这东西,半天学下来就上手了。你上学那会儿,成绩那么好,学这东西还能比我差啊。”

  “嫂子真愿意教我?”清苓有点不敢相信。

  缝纫机可是精贵东西,全大队找不出几台。还都是娶媳妇砸出去的彩礼。一般不怎么愿意外借,更别说让她拿碎布头练手了。这得多折腾缝纫机啊。

  “比真金还真!”张嫂子笑着打趣她。

  清苓嘿嘿嘿地傻乐。

  “那好,我就不跟嫂子客气了。回头养好胳膊,就来嫂子这学用缝纫机。”清苓高兴地说道。心里有了考量:张嫂子热心又善良,指定不肯收她学费,那就拿口粮或是野味补好了。

  带着意外的惊喜,满心欢喜地回了师傅家。

  张有康收徒办了三桌,堂屋两桌,堂屋后门的檐下一桌,避开日头,又有风,还是蛮凉快的。

  除了帮活的来了俩口子,其余来的都是一家之主,且多是近山坳社员,离得近,关系也熟。

  上门多多少少会捎点伴手礼,这家俩鸡蛋、那家几捧菜。就向二叔和书|记两家,送的丰盛了点。向二叔抓来了几条黄鳝和泥鳅,书记家送的是一坛米酒,是书记媳妇跟向二婶学着酿的。

  张奶奶的活先是被向刚包揽,后又被清苓抢了去,笑得合不拢嘴,见时候差不多了,招呼大伙儿上桌。

  上桌的人绝大多数都没想到老张家居然拿出这么多肉来请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