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94章 柳暗花明
  “行了行了,争这个有意思?争出个水落石出,你我也吃不着鱼啊。”

  “那倒未必,明儿老张头不是办收徒宴么,咱们抓几把花生、带两把椅子过去,换几块鱼吃吃,这不算占便宜吧?”

  “好主意!”

  社员们一路走,一路七嘴八舌地敲定了明儿一早去张家帮忙、顺便蹭顿席面的事。

  与此同时,清苓两人也到了家。

  张有康还在卫生院没下工,张奶奶在后院翻草药,听到两只鸡咕咕咕地上蹿下跳,知道有人来了,撩起围裙擦着手走出来。

  “师娘,我们回来了!”

  “回来就好,中午有吃东西吗?肚子饿不饿?晌午时向二媳妇送来半包蜜枣,说是她家闺女回娘家探亲提来的,煮熟了凉在井里,这会儿吃正好,我去盛来,你和刚子一人一碗。”

  “您老给小芳盛一碗就行,我就不喝了,有事出去一趟。”向刚卸下竹筐,把木桶里的鱼换到宽敞的洗澡盆里,看两条鱼欢快地扑腾了一会儿,对张奶奶说。

  张奶奶纳闷地问:“才回来又要出去啊?啥事这么着急?不急的话先歇会儿呗。要不等老头子回来,让他去办。”

  清苓也一脸茫然,完全没听他提过有啥事要急着去办啊。

  “这事我也是道听途说,还不是很确定,等我去了回来再告诉你们。”向刚解释了一句。

  其实就是关于大队设代销点的事。

  倘若这事是真的,他有心找书记、社长打点一番。要是能将丫头安置到代销点上班,他人在部队就放心了。每天早晚点个卯、拨拨算盘盘盘货,事情再琐碎,总比下地劳动轻松吧。

  向刚一路琢磨着,大步来到公社。

  向荣新和冯七顺,一个背着手、一个拿着烟斗,一前一后从办公室出来,看到向刚,齐齐一愣。

  向荣新先开口:“哟!刚子,你咋这个点过来?不是去县城了吗?”

  冯七顺也跟着道:“是不是来找老张的?他还在里面忙咧。刚有个江口埠的社员,不知吃错了啥东西,上吐下泻老半天了,来找他开点药,要不上我那坐坐?”

  打从收了向刚几次野味,冯七顺每次看到这能干的小伙子就眉开眼笑。仿佛看到的不是向刚本人,而是一串串香喷喷的野兔、山鸡。

  “我是来找您两位的。”向刚没兜圈子,开门见山道,“有个事想找叔们帮忙。”

  向荣新和冯七顺彼此对看了一眼,不约而同想到了一处。

  “进屋说。”向荣新转身开了办公室门,示意向刚进去说。

  冯七顺办公室在隔壁,不过这时候他倒是没和向荣新计较,回自己办公室拿了搪瓷茶缸,抽着烟斗也去了向荣新那。

  “你小子该不会是为了代销点的事来的吧?”向荣新也没兜圈子,一进屋就问。

  向刚心道:果然有社员来找两人说情了,就是不知道花落谁家定了没有。

  琢磨了一下说:“我和小芳去县城时,在码头听到不少人在讲这个事,就想着让小芳来试试。她念完了初一,卖卖东西盘盘货不成问题。叔们要是还没合适的人,我推荐小芳。当然,要是来报名的社员多,咱愿意公平竞争。”

  向刚也不说我给你俩好处、你俩让丫头进代销点工作。

  毕竟这事儿传开了,全大队的人都盯着这块肥肉呢,谁家没个识文断字的孩子?

  他和丫头两人一没父母撑腰、二没在大队任干部的亲戚,书记和社长主动不接这个话茬,他还真不好意思开口求这个情。

  “这个事嘛。”向荣新手指敲着桌面说,“今儿上下午确实有很多人来打听。我也跟他们实话实说了:代销点今年肯定开起来,人手方面,目前暂时只招三人,一个要求男性,负责装卸货的工作,会在向六、向九、张波几个身强力壮的年轻社员里选。另两个岗位倒是男女不限,一名出纳、一名售货员。出纳人选不好定,得让供销社那边通过,江口埠林大栓家的闺女,和供销社的采购部主任是表姻亲关系,十有**会定她。至于售货员嘛,”他瞥了冯七顺一眼,“你七顺叔想让他侄女儿从卫生院调过来。”

  也就是说,代销点还没开起来,三个暂定的岗位都有人占坑了。

  向刚眉心微蹙,抿紧刚唇,垂着眼睑一时间没接话。

  冯七顺敲了敲烟斗沉吟道:“刚子,你那对象不是才拜了老张学医吗?到代销点来当售货员跟这手艺风马牛不相及啊。干脆我做主,美芹去了代销点,她那护士位的空缺,让给你对象,你看咋样?”

  向刚猛地抬头:“叔说的是真的?”

  “哈哈!”冯七顺敲着烟斗大笑,“我都当着书记的面说了,还能有假啊?回头他不得给我穿小鞋。”

  向荣新翻了个白眼,看在两人关系稍有缓转的份上,不跟他计较。

  向刚清冷严肃的脸,漾出一抹浅笑。这算不算柳暗花明又一村?

  尽管卫生院的工作,相对来说要枯燥乏味些,也不像售货员,过年过节有啥特价商品,不仅预先知道,还能抢先一步预购,但胜在清静。

  无病无痛谁愿意天天跑卫生院啊。但代销点就不一样了,不管买不买东西,谁不喜欢上那晃悠?过过眼瘾总不要钱。

  去趟县城费时间不说,还得掏钱买渡轮票。有了代销点,走出家门就是琳琅满目的商品,哪怕你这边炒菜、那边让熊孩子提着酱油瓶去打酱油、或是兜着盐缸去称盐巴都来得及。

  所以说,代销点一旦开起来,人来人往必定很热闹。

  人一多,是非也多。以丫头那种温吞吞(大雾)的个性,少不了吃言语上的亏。但在卫生院就不一样了,耳根清净是非少,关键是丫头师傅就在那坐班,师徒俩互相帮衬,得空还能随时随地授业解惑。

  “那就这么说定了!”向刚越想越满意,果断抛出橄榄枝,“叔们的恩情我记着了,这趟回来,身上带的票不多,翻新了屋子,手头就剩几张粮票了。等我回部队攒上一些,给叔们寄些难搞的票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