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92章 误会啊喂!
  “怎么优惠啊?是不是不要工业券了?”

  一听有优惠,马上就有妇女同志如狼似虎地围上去。

  营业员也不卖关子:“对!不要工业券了!还降了两分,一刀只要八分钱。”

  “那感情好啊!是该便宜点卖,天天要用的东西。”

  “可不是,旧报纸只有男人才爱用——蹲坑的时候看,蹲完了往屁股上一擦,多省事儿。我却喜欢用草纸,贵是贵了点,但图个干净。不要工业券的话,我买两刀回去。”

  “我也两刀。”

  “……”

  向刚让清苓先去布匹柜台看,他则一脸淡定地排在杂货柜台前,轮到时不紧不慢地说:“我要三刀。”

  围观的妇女同志集体懵逼。卧槽!这人看着这么有男人气概,居然跑来日用货柜跟一群女人抢手纸?

  清苓在布匹柜台那边无意识地往这边瞅了眼,当即想捂脸。这家伙买这么多草纸干嘛?明明已经有厚厚一摞旧报纸了。

  向刚挑眉问营业员:“供销社有规定,男人不准买草纸?”

  “没……”营业员抽了下嘴,三两下开了票,“三刀草纸两角四分。”

  向刚依言给了钱,营业员拿出售货发票,垫上复写纸,提笔刷刷写下品名、规格或牌名、数量、单价、金额,然后撕下二、三两联,和钱一起装进一个牛皮纸信封,夹上头顶上方的铅丝,用力一送,夹着牛皮信封的夹子,在顺滑的铅丝轨道上咻咻地飞到斜对角的出纳柜台。

  出纳伸手取下信封,收钱找零,并在发票联上戳章,留下记账联做账,把发票联和找的零钱重又装进牛皮信封,送回日用杂货柜。

  向刚收妥发票和零头,提着三刀草纸走向清苓。

  从头到尾处于惊目状态的妇女们总算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敢情是给媳妇买的啊!”

  “这样的男人可不多见!”

  “我家那口子,让他帮忙捎块肥皂都嫌麻烦,要是让他来买草纸,能把屋顶吼窟窿了。”

  “……”

  清苓听得脸颊能煎鸡蛋。啊喂!你们都误会了!我没让他买草纸!

  “旧报纸不卫生,你以后别用了。”向刚提着三刀草纸回来,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清苓无语:“那刚才还买那么多……”

  “这不还有师傅嘛。”

  清苓:“……”合着师傅就皮厚肉燥、不怕不卫生?

  人在大队卫生院坐班的张有康,连打两个响嚏。

  和他唠得正起劲的向荣新:“老张,你别不是感冒了吧?今儿一天我看你打好几个喷嚏了。”

  “不可能!我身子骨硬朗着咧。保不齐是我儿子念叨我了。”

  “……”

  念叨他的人,此刻正昂首挺胸陪着清苓买布。

  清苓将小荷包里的三尺布票拿出来攥到手上,计划好的事肯定是要实施的!

  向刚扯了她一把,把留着的布票拿出来给她:“布票一直不用也要过期的,既然来了,索性都用了吧,过冬的厚衣裳也该备起来了。”

  清苓哪好意思收他的布票,给了她他拿什么扯布呀。总不能一直穿军装吧,总也有穿自己衣服的时候。

  就像修屋那几天,他穿的就是老式的对襟麻布衫,也不知是他爷爷还是老爹留下的,穿在身上显小。

  理该是宽松的款式,硬生生被他穿出紧身衣的感觉。羞得清苓那些天都不敢抬头看他的胸膛,生怕不小心从紧绷的盘扣缝隙望进去,看到纹理分明的坚实胸肌肉。

  向刚不由分说,把布票塞到她手里,低头在她耳边说了句:“要是觉得多,给我扯块军绿色的老棉布,回头做件长袖衬衫送我吧。”

  清苓颤了颤耳朵尖,不用手指摸也知道红了。佯嗔地睨他一眼:“我手艺不好……”

  “没事儿,媳妇做的,哪怕针线松的能塞鸡蛋,我也照穿不误。”向刚低笑着说。

  这家伙!给点颜色还开染坊了!

  清苓鼓起腮帮子,扭头不理他。

  布匹柜台倒是没几个人,而且都是挑挑看看,并不是诚心想买。营业员耐不住闲,正倚在隔壁卖头绳、发夹、雪花膏等日用品杂货的柜台上跟同事聊天。

  清苓先摸了摸柜台上当展示品的布匹,再抬头看货架上陈列的布匹,感觉挑不出什么花色,不是黑灰白、就是黄绿蓝,几大层货架,就一两匹是枣红色。

  难怪村子里的姑娘都穿得那么朴素,敢情不是原主喜好素色,而是这年头卖的布匹它就这几个花色。

  其实也不赖供销社,大环境如此,激 | 情浪漫、张扬个性不被允许,西服、旗袍也被戴上了“四旧”的帽子。只有“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的打着补丁、洗得发白的素色工装、军装、中山装,才是这个时代引领朴素的潮流。

  向刚选的军绿色是诸多布匹中卖的最紧俏的。

  其次是藏青。

  不过这两款颜色耐脏是耐脏,但实在不适合姑娘穿。

  清苓挑来选去,澳门赌博网站:仅有的几尺布票,怎么滴都得买合意吧。

  最后选了米黄带碎花和枣红两个颜色。前者远看和白色相差无几,后者因为是做棉袄罩衫的,总归想喜庆点。再者枣红色也比较耐脏。

  营业员和同事聊得正起劲,听清苓说要买布,不情不愿地走过来:“选好了就快点儿,要哪种?”

  “军绿色细棉布和白色咔叽布各五尺。”清苓指着选定的花色说,“米黄色碎花细棉布三尺,石青色咔叽布四尺。”

  既然向刚执意把布票给她用,她也就不客气了。大不了他出布票、她掏钱,顺便再给他做两件衬衫。

  除了他自己选定的军绿色,她又给添了个白色。

  白色的咔叽布,相对普通棉布厚实不少。做成衬衫,天冷了穿军装里面,露出白净的领子,显得人既精神又帅气。

  去年秋收前,大队召集全体社员开动员大会,林杨就是这么穿的。不过他的外衣不是军装,是蓝色咔叽布。

  其实根本是清苓误会了,林杨是有一件白衬衫不假,但极少舍得拿出来穿的。外套里头就更不会穿了,反正别人也看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