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85章 我来接你
  彼此都是第一次和异性正儿八经地牵手压马路,手心都是个汗,不知是他的还是她的,抑或是两人的。wiusco

  向刚牵着她的手走了一路,嘴角的弧度弯了一路。

  唯一可惜的是,这段路太短了。

  他家住矮墩桥西的河前,她家住矮墩桥西的河后,除了一条六七米宽的小河,就是舒家前面隔着的几户人家,走得再慢,十分钟下来也该到了。

  向刚倍感遗憾地在心里叹了口气,捏了捏清苓的手背,嗓音有点沙哑:“进去吧,早点睡。明天早上我过来接你。”

  “好。”清苓红着脸点点头。

  等他走后,她插上门栓,反身倚在院门上,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烧的感觉,从牵手起就没退下去过。

  第二天五点半刚出头,向刚就来接清苓了。

  双抢结束,去县城的轮渡又恢复了平时的一日四班,上午往返两班,下午往返两班。

  既然去了,自然要好好逛逛。

  罗列了一下,要买的东西着实不少,另外还得帮师傅师娘捎些明儿办席面用的东西,所以打算坐头班船去、末班船回。

  头班船六点半准时开,从家里走过去,脚程快点也差不多要半小时,所以宁可早点出门。

  向刚来的时候,清苓都已经准备好了。

  她今儿四点半就起来了,用彻底解放的双手蒸了一笼撒了葱白和花生碎的花卷。除了早上吃,还得带一些中午吃。虽说供销社旁边就有家国营饭店,但她搜寻了一番舒盈芳的记忆,那饭店只有兜里粮票富余的人才去,以她现在的身家,只有干看的份。

  不过刚正好的花卷也很香。

  清苓站在灶台前,闭上眼满足地深吸一口气,然后把蒸笼盖掀开,松软绵白的花卷姑娘,胖墩墩地躺在蒸架上。

  蒸笼下面是翻滚的绿豆粥,半个多钟头熬下来,绿豆颗颗开了花,和糯糯的白米混在一起,清香扑鼻。

  花卷一共蒸了十六个。这么大的花卷,她吃一个就够饱了。尽管中午的食量要比早上大,但撑死两个也足够了。剩下还有十三个,男人的胃口再好,也该够吃了吧?

  清苓一边凉着花卷,一边抓紧时间洗漱、梳头。

  总算能给自己梳个干干净净的头了,而不是吊着胳膊随便撸两下。

  她学记忆里舒盈芳的梳法,先将头发左右中分、然后每边分成四股,从耳朵上方开始慢慢地往下编,一直编到距发梢食指长的地方,用褪色的红头绳揪紧,而后将辫子轻轻垂于胸前。

  四股麻花辫的特点是干净从头顶到辫尾都干净,瞅着没有一丝杂发,因为都给编进去了。

  这编法是养母琢磨出来的,小时候编完辫子,养母还会给她插一朵田里摘回的野雏菊。黑中带栗色的发辫、红色的头绳、黄蕊白花儿的雏菊,说不出的好看。

  然而世事无常,一晃眼,养父养母已经去世三年多将近四年。清苓心里很不是滋味。按了按胸口隐隐泛疼的部位,不确定是感同身受、由此想念上辈子待她好的家人、朋友,还是舒盈芳残留的影响。

  甩甩头,将思绪拉回眼前。

  换上张奶奶给她缝补好的人造棉碎花短袖衬衫,下面配一条深藏青的直筒裤,其实由不得她挑三拣四,能穿出去的就这一身。其他衣服不是小了短了,就是补丁太多。

  摸了摸昨晚赶工缝的小荷包,里头有卖山参的三尺布票。到底是扯的人造棉做长袖衬衫好呢?还是扯老棉布做夹衣?

  眼瞅着天要凉下来了,长袖衬衫能穿的季节短,放到明年穿吧,这具小身板谁知道还会不会再长个,万一今年刚做、明年又穿不上了呢?

  算了!还是扯老棉布做件夹衣吧!衬衫大了不大像样,夹衣大点又不要紧。到冬天,里头穿件棉内胆,不就成棉袄了?

  打定主意,清苓不再纠结衣服的事,检查了一遍要带的东西,留出早上吃的花卷,余下的晾凉后装进晒洗干净的纱布袋过滤蜂蜜用剩的蚊帐布缝的袋子,方便装吃食。

  几乎同时,向刚叩响了她家的院门。

  清苓心头砰跳了一下,麻溜地出去开门。

  “都收拾好了?”向刚看她一身清爽地出来开门,眸底闪过一簇微芒,不着痕迹地欣赏一遍后,视线落在她白里透红的青春面庞上,“收拾好了咱们早点出发,早饭我带了,排队候船时吃。”

  想着昨天分粮、今儿肯定会有不少人去县城。既有和他们一样、想着农忙期间没工夫跑供销社,澳门赌博网站:如今闲下来又分了粮,心里高兴,三五成群结伴去对岸的也有家里口粮富余,想卖些给收购站、换些钱和票回来然后割点肉补补的。过日子没钱可不行。

  “进来吃了再走吧,我做好早饭了。”清苓轻垂着眼睑说道。

  站在向刚的角度看去,恰是她姣好的侧脸,脸蛋粉粉的,像刷上了一层胭脂,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的,真好看!

  回过神,人已跟着她进了屋。

  堂屋打扫干净后,还是蛮亮堂的。

  靠东面贴墙摆着一张方桌,对面对两把带靠背的竹椅。

  这套椅子原先有六把,是起新屋那年舒建军请手艺匠做的,着实风光了一阵。因为大多数人家,连条凳都是省着用的,哪有闲钱请人捣鼓椅子。

  可惜舒老太一家强行搬进来后,硬生生糟蹋了一把被生炉子时不小心带出来的火星烧着了,后来干脆被舒建强劈了当柴烧。

  剩下还有三把,被清苓擦洗干净搬进了仓房,竹椅坐着比条凳舒服,哪天家中来了客人,还能拿出来招待。

  方桌中央摆着一盘白胖诱人的花卷,旁边一碟闻着食欲大振的浓香酱。

  别看这酱黑乎乎的卖相实在不咋样,佐料却丰富着咧,有蘑菇、豇豆干丁、山鸡肉丁、花生米碎,不是山上淘的,就是地里种的,好吃又不费钱。

  就是这天热了点,不耐放。张奶奶每次只做一洋碗,俩老留一小半,其余让清苓带回家配粥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