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84章 哦第一次我牵起你的双手~
  向刚这趟回来,带的钱和票其实并不少,钱是多年攒下的津贴,票是私底下找人换的。知道乡下票证拮据,来之前特地筹了不少。

  原想着修屋应该花钱比较多,哪知社长他们都喜欢票,这不带来的票就剩几张提前留着的布票和工业券了,粮票花的一张不剩。只好等回部队再给她寄了。

  清苓摇摇头:“不用的,我粮食够吃呢。”山腹里还有两亩地的小米等着她收获,哪怕下半年不挣工分也够吃。

  向刚只当她客气,笑笑不再说话。

  薄薄的蜜色肉片,整整齐齐码了两盘,堂屋一盘、厢房一盘,送到后,向刚对笑声不绝的众人说:“今晚请你们来是喝酒吃肉的,说那么多话干啥!”

  “瞧见没?刚子耳朵根红了。”向二叔接过肉,笑容暧昧。

  大伙儿又是一通笑。

  向刚拿他们没辙,都是长辈,总不能板脸吧。再说了,他和丫头确实在处对象,不怕人说。

  “走!咱们现烤现吃。”向刚领着清苓坐回篝火旁。

  当然,离火堆还是有点距离的,不然能把人热死。

  向刚拿火钳把烧得火旺的木块夹出来,投到事先备着的水盆里嗤一声熄灭,留下几块即将燃尽的炭火,继续烘烤剩下的猪肉。

  做完这些,他往清苓身边一坐,专心致志地给她烤肉。从猪腿肉上割一片薄薄的下来,撒一点调料、刷一层蜂蜜、烤一会儿再刷一层蜂蜜。

  肉与蜂蜜完美结合,堪称色香味俱全。

  向刚把烤好的肉放到碗里,让清苓用筷子夹着慢慢吃,提醒她小心烫。

  篝火堆不时传来轻微的啪啪炸声。

  篝火旁,男人烤肉、女人吃。

  一个人吃独食不好意思,清苓就问男人要不要,男人嘴一张,示意她喂。谁让他手上忙着咧。

  清苓俏脸红扑扑地喂他吃了两片肉,见剩下的肉不多了,脱口问:“要不把我那份也拿来烤了?”

  向刚眼底盛满笑,偏头看她:“师傅师娘的那份后天请酒要用,你的留着慢慢吃。”心里还有句话没说:她的肉拿到他家烤,村里那些长舌妇又该说闲话了:人没进门,东西倒先紧着送来了。

  清苓听他一说,也记起师傅家还要办几桌席面的事。办席面哪有不做肉菜、全是蔬菜、粉条凑数的。也幸好向刚精明,分肉前,给自己人留了一条前腿肉。

  猪和羊不一样。羊是后腿肉香,因为后腿喜欢蹬、喜欢刨,久了肉质坚实,吃起来就嚼劲。猪却是前腿好,肥而不腻、壮而不弛,动一下抖三抖,满满都是肉,不像后腿那么瘦。

  她和师傅被向刚拉到了“修屋帮活”的队伍,光明正大分到十斤前腿肉。师傅的十斤正好办席面,她的十斤,师傅师娘说什么都不肯用。说是明儿县城回来,有了足够的盐,给她腌了做熏肉。只好先吊井里凉着。

  说到井,清苓想起自家井口里还吊着一篮山葡萄,催向刚拿来给大伙儿解酒消油腻。

  向刚指指屋后河埠头的方向,“书|记来的时候提着西瓜来的,我吊在河里了,一会儿切了吃。山葡萄多放几天不会坏,你留着慢慢吃。”

  “对哦,书记家的自留地种西瓜了。”清苓羡慕地说。

  一般人家的自留地,要么种蔬菜要么种榨油的菜籽,很少有种消遣水果的。向荣新家里人口单一,除了满工的壮劳力,就是能顶半边天的妇女同胞,“拖后腿”的就一个小、孙子,且因为年纪还小,按人头分的基本口粮足够他吃饱。儿子虽然分出去单过了,但两家的自留地仍然并一起用,七分种菜、三分种瓜果,给小孙子解馋。

  向刚笑吟吟地瞅着她:“你喜欢吃西瓜?那好办,明年开春我也给你种点。我一个战友,他老家产的西瓜味道比咱这的好,回头我讨些种子,明年给你种上。”

  清苓抿着唇羞哒哒地垂下头。

  她也就是顺嘴一说,绝没有讨西瓜吃的意思。山腹那边好多野生的条纹西瓜呢,随便吃。

  想归想,心里却比吃了野蜂蜜烤肉还要甜。

  烤肉图的不过是新鲜吃法,吃多了也容易腻味。

  好在凉拌的爽口小菜管够,一口肉、一口菜、再呷一口醇香的米酒,不知不觉间,十斤重的野猪腿肉居然也吃完了。

  向刚把吊在河埠头的西瓜拉上来,浑圆的大西瓜,一个足有十五六斤。对半劈开,再切成小块,每人两块吃下来就觉得饱了。

  “剩下的刚子你和盈芳慢慢吃,咱们先走了。”

  手脚麻利的向二婶和邓梅,收拾干净灶房,出来拉上自个的男人,笑眯眯地清场离开。

  开玩笑!人小俩口难得说几句悄悄话,几个大老爷们凑啥子热闹!

  眨眼的工夫,偌大的院子就只剩他们俩了。

  清苓一时间不知道手脚该往哪儿搁。

  向刚倒还算淡定,弯着腰把篝火清理了。

  清苓见状,忙上前,把落在院子里的几条板凳提进屋。见没什么事了,出来小声说:“那个,天儿不早了,我回家了。”明儿还要早起去县城呢。

  “等下我送你。”向刚今晚住自己家,其实也住不了多少天,下旬一到就得动身。主要想着明儿要陪丫头去县城,顺便也给家里添置些东西,便带了换洗衣裳搬回来了。

  清苓想说不用送了,就河前河后百来丈的距离,何况临近月半,月光很亮,又有小金陪着,这点路她一点也不怕。

  可向刚执意要送,她只好让盘在屋旁草丛堆里的小金先走,免得被他发现。

  向刚草草收拾了一下院子,带上院门,以超过她半步的距离,配合她的速度走上矮墩桥。

  一只不知谁家的猫“喵”地一声窜出桥面,把清苓吓了一跳,差点踏空石阶。

  向刚迅速伸手把人儿扶正:“有没有崴到脚?”

  “没,没有。”清苓站稳身子,抚了抚胸口,“就是被吓了一跳。”

  向刚“嗯”了一声,大掌从她肩头离开,却并没有离太远,而是牵住了她手,觉得这样就安全了。

  清苓想要挣开,却被他握得更紧,“别闹,到家再说。”

  清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