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82章 烤肉的诱惑(致吻你时我哭了和氏璧加更~)
  两边生产队的记工员,这会儿已经拿出本子,念了一遍各户的人数,接着报一遍各社员的工分。

  其实每天劳作完,当天的工分都当天核销掉了,基本不会出差错。即便有也是记录上的小差错,很少有出现纷争的时候。

  这年头的人心眼实诚,上了几工就几工、挣了几分就几分。哪怕舒建强这样爱偷奸耍滑的,也不敢明目张胆地跟记工员私 | 下 | 交易——譬如多记几工之类的。

  再者,风险也大。

  一旦抓到,当着全大队的面通报批评那是轻的,少不了关牛棚批斗。因此,到目前为止,雁栖大队还没谁敢碰触这条高压线。

  记工员念了一长串,停下来喝口水,问大伙儿有没有异议,没异议就要开始按记录内容分粮了。

  全体社员异口同声:“没异议!”

  “成!那开始分粮!”

  底下又是一阵激动的嗷嗷叫。

  抢收结束分粮,对农民来说,是一年当中最幸福的日子。

  分粮遇到收成好,更是喜上添喜的开怀事。

  轮到的笑容满面挤上前,没轮到的在底下欢喜地唠着磕,像你家上半年挣了多少工分、我家今年比去年能多分多少粮食等等,话题中心无不围绕着今个的头等大事。

  由于个人的工分是记在家庭名下的,因此分粮也是按一户户来。

  人口多的人家,前前后后能挑十几二十担回家。

  人口少的譬如清苓,稻谷两担都没满,其他粮食装麻袋里,就全部搞定了。

  造册是按姓氏笔画来的,张姓比舒姓轮到的早得多,向刚先把张家二老的口粮分三趟挑回家,还帮着整整齐齐地码进库房,再回到晒谷场,清苓还没轮到。

  舒老太老远看到向刚帮张有康挑担,浑浊的老眼亮了亮,挤到向刚跟前,称呼都不带有的颐气指使:“一会儿轮到俺们家,你也给俺挑回去。”

  许是怕向刚拒绝,舒老太说完飞快地又补了一句:“你和俺们家孙女处对象,不该帮俺们家干点活吗?”

  清苓撇撇嘴,想说一天到晚尽想着打她家三间瓦房的主意、可着劲地压榨她、剥削她的人,凭啥要帮忙。

  向刚轻轻一扯她的辫子,示意她别开口,这事他来解决。

  “刚看到书记派人去牛棚带建强叔了。念在他农忙期间还算卖力的份上,今晚破格允许他在家吃饭,因此挑粮这么欢喜的事情,我就不跟建强叔抢了。”

  舒老太张着嘴一时间怔在原地。建强能出来?那可太好了!可跟挑担啥关系?分粮是欢喜的事,啥时候挑担也成欢喜的事了?

  “哟,建强晌午才进去下午就能出来放风啦?舒家婶子高兴坏了吧?赶紧回家给小儿子做大鱼大肉吃啊。”一旁看热闹的村民逮着机会穷起哄。

  “何止高兴坏啊,这不都高兴傻了。大鱼大肉也得有才行啊,我听说刚子连江口埠的知青站都分了,就舒家老屋没给送。”

  “这是替他对象抱不平哪。换我我也不送!一家子啥玩意儿,不说照顾一下孙女,还尽使坏。跟这样的人一个生产队干活,都嫌臊得慌……”

  “你们懂个啥!俺家建强是冤枉的!你们再敢胡说八道,看俺不撕了你们的嘴!”回过神的舒老太,气得褶子脸通红,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围着她说笑的村民,恶狠狠地骂了一通,头一昂,挤回箩筐旁去了。

  向刚朝帮腔的村民拱手道谢。

  他一点不怕和老舒家撕破脸。既然老舒家对丫头不好,那就把丫头拨拉到自己碗里,好好疼好好呵护,把她过去几年流失的亲情一一补回来。

  清苓听说舒建强要放出来,秀眉不由地蹙成结。

  “别担心,书|记派人看着呢,不敢对你怎么样的。他要真敢对你做什么,我不会放过他。”向刚知道她在担心啥。晌午关进去那会儿,舒建强瞪着丫头的表情可凶了,如果没被人拉着,说不准真会冲过来打她。

  “主要是看他家没人挑担,这才放出来的,晚饭时间一过就会关回去。”向刚看她眉间郁结,真想伸手抚平。无奈身边人多,不说个个都盯着他们看吧,澳门赌博网站:到底有不少神情暧昧冲他们笑的。只得飞快地捏了一下她的手背,以示安抚。

  清苓抬手捂脸。这人,胆子也忒大了。光天化日,又当着介多人的面,居然敢摸她。尽管只是手背,可还是让她羞得不能自已。

  幸好,马上轮到包括她在内的一拨异姓人了。

  舒建强也确实被人带回来挑粮了。他家五口人,除了夫妻俩挣工分,其他都是基本口粮。而且夫妻俩平日里懒得不像话,相比勤快人家,他们的工分粮简直不够看。

  往年还有舒盈芳的口粮可以贴补,今年捞不到了,不仅捞不到,还得为舒建强的错误埋单。

  舒老太一行人,眼睁睁看着明明属于自家的口粮,白白被那死丫头分走一担,气得直想骂娘,可这是书记和社长一致决定并现场督工的,再反对都没用。

  一担谷子一百斤,脱了壳能得七十来斤大米。清苓自己分到一百八十斤,加上舒建强赔的一百斤,脱了壳总共能得两百斤米,按她往日的食量,吃到过年不成问题。秋收分得的口粮,便能屯着明年吃,或是跟人换点别的物资。

  清苓心情松快,也就无视了舒老太一行人射来的眼刀子,跟在向刚身后,一趟趟把粮食运回家。

  粮食全部码入睡房后半间的仓房,天也暗下来了。

  “今晚我请了书|记、社长、向二叔他们上我家喝酒,算是给屋子暖暖,你一块儿去?”向刚就着井水擦了把脸,其实更想痛快地淋个澡,身上衣服都汗湿了。只是在丫头家洗澡,传出去像什么话。

  清苓抿抿唇瓣,为难地绞着衣摆说:“我就不去了吧。那个啥……”

  “我拿点蜂蜜烤山猪肉给你吃。”向刚适时抛出撒手锏。

  清苓下意识地咽了口唾沫,待反应过来,发现在男人跟前出糗了,顿时脸颊烫得像火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