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80章 甜到心坎
  之前的野绿豆,采了满满一竹筐,剥了壳堆头虽然小了,但三不五时熬锅绿豆汤、煮碗绿豆粥啥的完全没压力。

  清苓还留了一些,打算等胳膊好了做绿豆糕吃。

  绿豆糕做起来不难,难的是配料。

  精贵的白砂糖可不舍得用,不说糖票难搞,搞到了也不敢大手大脚,不然等用完又该发愁了。

  所以,以往炖甜汤,都只搁一小勺。那么大一锅汤水,才兑一小勺白糖,喝到嘴里其实没多少甜味,却也比一点不放好喝多了。

  如今有了蜂蜜,可算是把白砂糖解放出来了。起码今年不用再为糖的事发愁咯。

  向刚笑着看了她一眼,手里继续抠着蜂蜜说:“想吃这个还不简单,山里野蜂多的是,有机会再给你掏一窝回来。”

  “别。”清苓忙摇头,“掏蜂窝太危险,万一被蛰到就惨了。这里有这么多呢,够我解馋的了。对了,你具体哪天回部队定了吗?走前我给你做些点心吧,就用这蜂蜜做,保准你一吃停不下来。”

  向刚笑了:“行啊,让我瞧瞧你手艺。”

  至于哪天走,他一时半会还没想好。

  这次因为任务完成得不错,又受了点小伤,尽管没大碍,养了几天基本痊愈了。但部队领导还是给他批了个长假,补偿他过去几年兢兢业业地拼搏和付出。没特殊情况可以休完这个月。

  不过既然答应了张家二老,要给他们省城的儿子捎东西,起码得提前两天走。

  再者,他如今也是有对象的人了,下趟回来,还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自然想抓紧时间多处处。

  “带就算了,你做好了我尝一块就行。”向刚不怎么喜欢吃甜食,即便是来的那天、张奶奶招待他的糖水煮蛋,也是囫囵吞完拉倒。总觉得腻得慌。

  生怕那丫头还要逮着他说甜点的事,忙岔开话题道:“下午分粮,你箩筐、麻袋准备了吗?还有记工分的本子也别落了。”

  清苓一拍额,澳门赌博网站:光顾着高兴蜂蜜的事,还真把下午分粮的事忘了。

  立马奔进仓房搬箩筐。公分本倒是昨晚就放香桌上了,就等着今天分粮用。

  向刚扬声道:“记工分的本子你自己拿,其他的挪到门口,一会儿我给你挑去公社。”

  清苓不由感慨地想:家里有个男人就是好啊!体力活压根不需要自己操心。

  “这里有我,你去大爷家说一声,费力气的东西甭让他们拿,回头都我去挑。”向刚说着,瞅了眼剩下的蜂窝,估了下时间,分粮前应该能抠完。抠出来之后,把蚊帐布扎起来挤一挤、压一压,然后整团架在木盆上,待蜂蜜慢慢地淌下来就行。

  “行。”左右帮不上什么忙,清苓爽快地应了声,脚步轻快地跑去师傅家汇报了。

  刚出堂屋,舒彩云悲戚戚地喊上门来。

  清苓也是醉了。你说你不去家里问问你爹妈干的好事,上我这儿哭什么!又不是我逼着你爹翻我家的墙、往我屋里撒雄黄粉的。

  亏得那些蛇是小金派来看家护院的,要真是普通毒蛇,闻到大量刺鼻的雄黄粉味突然发狂了怎么办?她一介弱女子,肩不能扛、手不能提,岂不只有等死的份?

  所以,清苓一点也不同情舒建强,同情他就是和自己过不去。再者,自己造的孽,哪怕刀山火海都得淌完,何况只是关牛棚反省。哦,这会儿愁家里没壮劳力、工分没下落,早干嘛去了?

  舒彩云想在她家门口哭也随她,反正大伙儿的眼睛是雪亮的,不然不会一致举手要求将舒建强关牛棚。

  想到这,清苓忽然明白了!明白了向刚为何把能卖上不少钱的山猪肉分给全大队的用意,竟是在为她报仇啊!

  一时间,心头泛起甜丝丝的滋味。蜂蜜明明还没完全从蜂巢抠下来,她就仿佛已经吃到嘴里,一路甜到心坎。

  “芳芳姐!芳芳姐你上哪儿去?是不是去求书记把俺爹放了?俺跟你一块儿去!”舒彩云见清苓出来,急急上前想要拉她的衣服。只要她爹放出来了,她奶就不会拿她撒气了。

  “我去我师傅家。”清苓躲开舒彩云的动手动脚,语气冷淡地说,“至于你爹的事,是全大队的社员做出的决议,哪好随意更改?没有规矩何以成方圆?”

  “什么方什么圆的,俺不懂!俺只知道俺爹是你叔,你是俺堂姐,只要你说不关,只要你不计较,其他人也不会坚持关俺爹的,跟他们又没关系!”

  “彩云。”清苓停下脚步,扭头看这个渐渐被家里人带歪了的堂妹,“你过年十二岁了,这个年纪,说大不大,说小也不算小了,应该有自己的想法、见解,别成天听阿奶或是小婶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咱们长着耳朵、眼睛是干嘛的?不就是用来听、用来看的吗?我不信你从没听到过你爹娘打我家屋子的坏主意,不觉得他们那样是错的吗?还是说,你也认同他们的做法,甚至还帮他们出主意、打下手?要真是这样的话,那你也没救了,等着将来和你爹一样,关牛棚挨批斗吧!”

  清苓说完,扭头往师傅家走。

  心里甜蜜蜜的感觉,被突然蹦出来的舒彩云破坏得消失殆尽,真想揍她!

  舒彩云一时间愣在原地,待回过神,哪里还有清苓的影子,跺跺脚,垂头丧气地回了家。

  舒老太起来看到冷锅冷灶,又开始发火,看到舒彩云回来,上前就要刮耳掴子,被舒彩云灵巧地躲开了。

  “奶!你不许再打俺!俺又没做错!错的是俺爹俺娘,你咋不揍他们啊?就知道拿俺撒气!俺不服!”

  “嘿哟!小兔崽子造反了?居然敢跟你奶这么说!看俺不打死你个作妖的!”

  舒老太气得满脸涨红,觉得自个在家中的威信越来越低,连小孙女都敢挑衅她了。脱下鞋子,劈头盖脸地朝舒彩云扔去。

  被砸中的舒彩云吃痛地嗷嗷叫。

  舒家老屋,再度上演鸡飞狗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