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79章 一家人要不要这么绝?
  她明白,这或许就是原主留下的一丝残念。

  “你爹娘是个好人,可惜这个世道……唉……”张有康拄着手杖,走到清苓身边,知道她在缅怀什么。

  当年的事,他依稀有点印象,那是个电闪雷鸣的雨天,建军从县城帮工回来,带回了个人,说是丈母娘那边的老乡,雨大了不好赶路,在他家住两晚。没想到第二天就出事了,轮渡码头涌进来一拨气势汹汹的红小兵,寻到建军家,宣称建军收留的人是反动人士,连捆带绑地将人抓走了,建军也被关进了牛棚,不给饭吃、不给觉睡、还日夜轮班地对他进行批斗。许是淋了雨又遭虐待,没挨几天就去了……

  后来听说是江那边有人看到并举报,整件事也是江那边的人搞出来的。好在革委会还算公道,事后给了大队一个明确答复:被抓的反动人士确实是建军丈母娘家那边的老乡。

  这么一来,性质就两样了,建军可以说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收留的对方。因此,俩口子去世后,村里人仅有的那点怨念觉得建军引祸进村也随之消散了,并对一夕间丧父亡母的盈芳存了怜悯心,多多少少总会照顾她一些。

  之后,无论外头多么动荡,雁栖大队在书记、社长的带领下,安守本分,倒是没再出类似悲剧。

  只是没想到,再次启用“牛棚”,居然又是因为舒家。

  “建军是好的,建强么,就……”跟来看热闹的吃瓜群众齐摇头。

  “就该关他几日好好反省反省!自个的侄女不说帮扶一把,还落井下石。这种亲戚,换我早断亲了!”

  “现在断也来得及!盈芳啊,需要婶子帮忙尽管说!”说话的正是向二婶,“对了,不说还有赔礼呢吗?礼呢?别不是口头几句道歉就好了?太便宜他了!书记!说好的赔礼呢?”

  向二婶一说,舒老太蹭地跳起来骂:“什么礼?俺们家建强都被你们关牛棚了,还想咋地?”

  “不咋地!说好咋样就咋样,谁都甭想赖!”

  向荣新原也打算提这个事,只是看舒老太和刘巧翠两个女人家,一个哭哭啼啼没完没了、一个晕了醒、醒了晕,有些开不了口,见向二婶提了,正好借坡下驴:

  “舒家婶子,我看要不这样,下午不是分粮吗?干脆称些口粮算赔礼好了。”

  “这我同意。”向二婶快人快语地抢道,“但别赔个一两斤谷子算完事。”

  “你少说两句吧,向二,把你媳妇拉开会儿行么?”向荣新头疼地直拧眉心。

  看着还有话说的向二婶被憨厚老实的向二叔拖走,清苓不禁失笑。

  “笑笑笑,笑死你个贱蹄子!你倒是得意了?把你小叔关进牛棚不够,还要分俺们家的口粮,告诉你没门儿!”舒老太指着清苓尖声吼。

  清苓笑容一滞,淡然道:“你想拿其他东西赔礼,我也不介意的。”

  “你……”舒老太气急,抓起脚边的树枝就往清苓身上砸,被向刚挥开了。

  “管好你的嘴和手!我是没打过女人,但我不介意破个例。”

  舒老太素来是个欺软怕硬的,向刚一凶,澳门赌博网站:她立马就怂了,恨恨地瞪了清苓一眼,悻悻地回家了。

  舒建强关进了牛棚,一日三餐都得家里给送来。口粮消耗没见少、挣工分的人却少了,而且还是壮劳力。

  倒不是说舒建强关进牛棚就不用干活了,而是干的免费活,通常是最累最脏最不受社员欢迎的活,像跟在牛屁股后头铲牛粪、然后挑去沤肥池发酵还算轻松的挨家挨户上社员家的茅坑舀粪不是白舀的,是生产队问社员买的,这年头粪也有市场,个别地区还实行粪票、家有夜香桶的要帮着倒、帮着刷干净,完了把粪桶推去沤肥池这才叫痛苦活。一路的天香能把人鼻子熏麻咯。

  再譬如给一片硬邦邦的荒地,要求除杂草、人力犁地……总之,辛苦得很。

  干完一天活也不能马上就睡,还得写检讨,必须写得声情并茂、思想深刻。第二天一早,大伙儿还在家洗漱、吃饭,他得端正地坐在公社大喇叭前念反省书。念的内容每天都必须有进步,直念到从牛棚放出来为止。

  一日三餐和换洗衣服,都得家里准备。

  这么一来,无疑给家里添了压力。

  舒老太犯了一路的愁,到家开始拿人撒气。

  舒宝贵是舒家唯一的孙子,金孙子!宝贝得很,自然不会拿他撒气。

  舒彩云就倒霉了,家里出了这样的事,她走出去没面子,被同龄小伙伴奚落、嘲笑到家还被亲奶奶胖揍,尽管没到生无可恋的地步,却是把清苓记恨上了。

  认为这一切都是堂姐的错,老爹半夜翻墙撒雄黄粉固然不对,可也不应该这么计较啊,什么赔礼道歉、关牛棚,都是一家人,何必非搞得这么绝呢!这下好了,老爹成了“牛鬼蛇神”,自己成了牛鬼蛇神的崽子,出门被人扔石子儿,回家哭诉也没人听,反而被奶奶揪着耳朵不是打就是骂。

  越想越委屈,趁舒老太骂累了上床歇息,舒彩云溜出家门,跑到清苓家外面,隔着篱笆墙抽抽噎噎地喊:“芳芳姐!芳芳姐!求求你把俺爹放出来吧!俺们家不能没有他……呜呜呜……”

  清苓和向刚从牛棚回来后,开始捣鼓野蜂蜜。

  本来今天没太阳,时不时地还有点小风,在院子里施展多舒坦啊,可担心路过的村民看到,只能满头大汗地在屋里进行。

  幸而是夏天,蜂蜜没结晶,无非就是有点粘稠。

  这倒不要紧,把蚊帐布铺在大木盆上,一点一点地把蜂窝里的蜂蜜抠出来放蚊帐布上。

  再粘稠的东西,遇到孔也会渗漏,何况蚊帐布的孔算不得很密。这厢还还抠干净呢,木盆里就有过滤了滴下去的蜂蜜了。

  清苓看得满心欢喜,蹲在盆边上对向刚说:“我早上泡了绿豆,一会儿熬绿豆汤,搁点蜂蜜一定很好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