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77章 排排坐、分肉肉
  一篮篮的鱼肉按斤两齐齐乎乎归好队,社员们按登记前后的顺序依次在相应的工分区抓阄,抓到哪篮得哪篮,即便不满意要抱怨,也是怨自个儿运气不好。

  “嘿嘿!刚子要么不说,说了那必须是真的,对吧?我也排队去!”

  “我也去我也去!”

  大伙儿嘻嘻哈哈地朝向荣新围拢过来。

  向荣新依旧一头雾水:“谁来给我解释一下?”

  “我来我来!”有个年纪轻的社员,麻溜地跳到书记跟前,把向刚说的话几乎一字不落地转述了一遍。

  向荣新也激动了,又能吃上肉了?而且还是山猪肉,据说那肉鲜嫩香醇、野味浓郁,嚼起来可劲道了。

  高兴地挤进人群,走到向刚跟前,拍着小伙子的肩夸道:“好孩子!咱大队的社员都会记得你的好的!”

  向刚笑笑,记不记得他无所谓,只要今天的表决符合他心意就成。

  向刚这边还要处理兔子、山鸡,因此留了六个人帮忙,四人抬猪、一人操刀、一人接盆打下手。

  操刀还是交给了“杀猪勇”,到底是专业的,银光锃亮的杀猪刀在他手上,仿佛活了一样,咻咻咻地就宰上了。

  至于碎嘴的毛阿凤,本来还想替丈夫多争取一点猪头肉、猪下水的,被向刚一记轻飘飘的眼神噎回去了,不过也没走,倚在张家院门口,不时地往里瞅一眼,兴奋地和人唠着磕:“我家阿勇那是杀惯了猪的,不找他还能找谁?我跟你们说啊,这杀猪可不比杀鸡宰鸭,那是需要技术的,没杀过的人,只会浪费……”

  “是,知道你家阿勇能干。看你得瑟的,分个肉,还能比咱们多吃好几种下水。”

  毛阿凤听得好不舒坦。

  “杀猪嫂!杀猪嫂!建军娘找你呢。”这时,一个住她屋前的妇人,挎着菜篮子去自留地割菜,路过张家,看到毛阿凤在这儿,走过来传话,“说是有事儿,让你上她家一趟。”

  “那老太婆又找我啥事儿?”毛阿凤不耐烦地直起身。

  “多半是为了昨晚的事吧。”来人凑近她,手指头指指牛棚的方向,压着嗓门添了一句,“一会儿不是要举手表决吗?”

  “这找我有啥用?要找得全大队的社员都找过来啊。”毛阿凤越加没好气。

  那妇人不以为然地笑笑,反正她把话带到了就行。

  “话说回来,咱们白吃了刚子的肉,是不是应该站在他这边啊?何况昨晚的事,哪个不晓得是舒建强的错?”有妇人后知后觉地问。

  “那你们的意思是,一会儿举手表决,都让当家的站到建军的闺女这边?”

  “那还用说!”过来帮忙的向二婶适时地插嘴道,“刚子费老鼻子劲猎了头山猪,要是拿去收购站,少说能卖上百八十块,说不定还能换成票证,可他却把这么大一头猪分给了咱们大伙儿,图什么?不就是图咱们能在他外出的时候多照顾着点盈芳丫头嘛。你们拿了人家的、吃了人家的,反过来不帮忙还添倒忙,这像话嘛!”

  向二婶说完,就进院子帮忙了。

  留下一干妇人,面带恍悟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觉得向二婶没说错。咽了口唾沫,打算回头就提醒自家男人。

  其实哪用得着她们提醒啊,汉子们都知道一会儿的表决该怎么做。哦,难不成前脚才收人家的肉,后脚就倒打一耙?这是人干的事吗?

  就连毛阿凤都想通了个中关节,嘴一撇,没去找舒老太,径自回家做饭了。

  舒家老屋的一家子,昨儿谁都没睡太平。

  舒建强时不时地嚎疼,谁睡得着啊。舒老太上了年纪本就浅眠,稍有点瞌睡,被儿子一嚎又醒了,反反复复,直到天蒙蒙亮才撑不住睡了一觉。

  醒来听说向刚猎了一头大山猪,准备归给大队、挨家挨户分。舒老太一边吐槽败家玩意儿,这么大一头猪不拿点来孝敬自家,居然全大队分。一边揪起睡眼惺忪的孙女,撵去大队登记。

  她则迈着小脚跑去找毛阿凤,想让毛阿凤做中间人,拉拢几家妇人,别在今个的表决场合举手。

  谁知找了毛阿凤、毛阿凤不来,倒是去登记的孙女哭着回来说,大队不给她登记,说这肉谁家都能得,就她老舒家没份儿。

  “凭什么!”舒老太气得倒仰,“俺们也是这个大队的一份子?凭啥不给俺们分肉?没用的东西!成天不是吃就是睡,懒得要命,让干点活就怂了!”

  舒老太把火气撒到了舒彩云头上,骂骂咧咧地冲去公社找书记评理:“别人家都有,凭啥俺们家没有。那姓向的还是俺们家孙女的对象呢,照道理,应该主动送上门孝敬俺的。”

  向荣新能说什么呀,这肉虽说归了大队、由他出面按户分配,可向刚丑话说在前头:舒建强一家包括舒老太在内,没份!

  舒老太当即在大队部闹开了。什么难听话都往外蹦。

  可肉是向刚拿来的,他爱分给谁、不爱分给谁,由他说了算。再说了,昨晚上才做过那等亏心事,今儿就想巴着人家的肉不放,要不要脸?

  大队干部们谁都没理她。

  舒老太见这么闹没用,小脚一迈,直奔张家。

  “好你个张老太婆,抢了俺孙女不够,连孙女婿理应孝敬俺的肉都拿去充好人分了,俺跟你没完……”

  今天因为通知了分粮,大队没安排具体的活,干完家务活的村妇们,三三两两地聚在张家外头等分肉,闻言,嘴角直抽。前头还死活不承认舒盈芳是她孙女,这会儿倒好,一口一个孙女、一口一个孙女婿地喊上了。脸皮是有多厚啊。

  张奶奶不甘示弱,叉着腰回敬:“舒老太婆,我看你还是回家好好反省反省吧。昨晚那事,我还没找你算账咧。一会儿书记召集全大队社员举手表决,看你家建强到底是逍遥法外,还是关牛棚面壁思过!”

  “你!”舒老太气得褶子脸拧成麻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