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76章 捡了头野猪
  之前往返几趟,他大致寻着了兔子窝,本想等屋子修好了再去痛快猎一把的,结果被张红的事一闹,也担心这片山头有狼,不过今儿必须猎点肉回去,吃人嘴软,相信会有不少人愿意替那丫头说句公道话。

  到了事先勘察过的地儿,临时垒了个石头灶,把火把搁在里面,远近各下了两个套子,这才往疑似兔子窝的草洞里塞燃着的干柴。

  运气不错!很快就有大大小小的兔子从侧面的草洞里窜出来,正好落入向刚支着的套。

  一只、两只、三只,四个套,只落空了一个。

  向刚弯弯嘴角,旗开得胜啊。

  将三只兔子用麻绳拴上,放进竹筐,继续寻摸兔子洞。

  如此反复折腾了几趟,等天色开始泛白,竹筐里已经堆了九头肥溜溜的野兔了。

  一家四分之一的话,单这些就能搞定三十六户人家。不说还有掉进陷阱的四只山鸡。

  整个近山坳一塌刮子四十来户人家,江口埠的住户比近山坳多点,但也就多个一刨花,加起来堪堪超过一百户。难怪是全县最小的大队。

  有了这些肉,不说搞定七八成社员吧,过半没问题了。

  向刚抬头看了看天色,决定收工。

  这时,林子东首传来一声“砰”的巨响,向刚下意识地握住别在腰间的镰刀。

  奇怪的是,除了那一声巨响,之后就没别的动静了。

  向刚提上竹筐,尽量轻地靠近林子东,拨开灌丛,被眼前的一幕看傻了眼。

  一头野猪,一头成年野猪,约莫有四百多斤重吧,躺在一棵需要两人合抱的粗树干下,纹丝不动,似乎被树干撞晕了。

  想到老张大夫晚饭时呷着小酒、嚼着花生米,说起那丫头曾在林子里捡到过几只撞晕的山鸡,向刚嘴角一抽莫非这片林子里的动物不是一般的蠢?出来溜个弯都能被树干撞晕,而且还不止一只……

  尽管野猪撞晕了,但难保不在途中醒过来,向刚当机立断,解开绑兔子的麻绳,拿来绑野猪,直到野猪的四个蹄子都被绳索扣得死紧死紧,才放松地长吁一口气。

  有了这头野猪,还愁没肉分吗?兔子哪怕窜出竹筐逃掉了都不心疼。

  向刚背上竹筐,空出双手拽麻绳,一路拖着野猪下山。

  他走后,小金从附近的草丛后背游了出来。

  大个儿既然想弄点肉,野猪一只不就啥都搞定了?何必跟几窝兔子比速度、趴陷阱跟前逮山鸡?折不折腾、累不累啊!

  瞧它金大王出马,分分钟搞定!

  大功告成,找个凉快的地儿补眠去!

  小斑也跟着游了出来,询问金大王要不要继续帮人类看家护院?可雄黄粉的味道实在难闻,就闻了那么一小会儿,回来吐得昏天暗地。大王想必也很痛苦吧?

  小金悠然地摆了摆蛇尾,才不告诉蛇小弟自己压根不受雄黄粉影响,有个词叫什么来着?对!免疫!

  向刚猎了一头成年山猪的事,才回来就几乎传遍了整个雁栖大队。

  但凡家里有壮劳力的,统统被女主人派来问要不要帮忙杀猪。

  “杀猪勇”刘大勇也被毛阿凤一大早从床上拉起,撵他来挣外快。

  杀猪可是自家男人的技术活,整个大队谁赛得过她家“杀猪勇”?

  当然,这年头帮工帮活,钱是绝对不能收的,不然会被戴上“走资派”的帽子,展开没完没了的批斗、检讨。但可以免费吃顿肉啊,除了肉,还有新鲜的猪血、猪心、猪肺、猪舌头……不要太幸福哦。

  张家二老和清苓,看着院子里一大坨黑不溜秋的“肉”集体傻眼。

  四百多斤的山猪,意味着什么?好多肉啊!

  “刚子,你打算怎么弄?”张有康回过神问向刚。

  这肉,不,这猪是小伙子冒着遭狼的危险,大清早从山里猎来的,哪怕他说一点不留、全扛去收购站卖,旁人也没有置喙的余地。

  不等向刚回答,挤在院门口等着“帮活”的村民们急不可耐地说开了:

  “刚子,我家俩小的成天嚷嚷着要吃肉,不如我拿鸡蛋跟你换斤猪肉咋样?”

  “刚子我拿熏肉跟你换两斤鲜的。”

  “刚子,你今个有什么活,叔我全包了,完了给点下脚料就行……”

  “刚子……”

  向刚手一抬,制止了大伙儿们的七嘴八舌:“这猪我不打算拿去卖,前阵子上我家帮活的叔叔伯伯,一家割十斤去。我自己留二十斤,猪头和猪下水分给今儿帮活的人,余下的肉归大队,让书记按户数分。”

  “刚子!”张有康讶然地唤出声。这么大一头肉,都拿来分?这得亏多少钱啊?

  清苓也很惊讶,偏头看男人。

  很快联想到村里大部分人对他的态度,心说莫非想要借此打好关系?可对他态度恶劣的,基本都是近山坳生产队的呀,拿一半山猪肉出来分足够了,何必整个大队分?有些人压根就不认识他,吃了也未必会讨他的好。

  向刚回了个安抚的眼神给他,朝大伙儿点点头。

  村民们惊喜地互相对看:“真的?刚子你真打算把这么大一头猪送大队?”

  一头四百来斤的山猪,去掉皮毛、下水、再割掉几十斤腿肉,拿来全大队分,分到每家约莫就个一两斤,别看肉少,关键不要钱不要票不要东西换啊。缺肉的时候,突然有人白送你两斤肉,心情比即将到来的分粮还激动。

  向荣新到的比较晚,看到一大拨人堵在张家院门口,兴奋地嗷嗷叫,不由纳闷地问:“山猪不是刚子独自一人猎的吗?你们兴奋个什么劲?去去去,别堵着院门!”

  “书记来了!书记来了!刚子你要说的是真的,我这就排队登记去。”

  除了五保户,第一个登记的就能第一个抓阄,这是雁栖大队的惯例,自成立以来的不成文规矩。

  那不是年猪、鱼一类的部位有好有坏、个头有大有小吗?虽说是按工分分配的,但架不住同样工分的社员也不少啊,咋办?抓阄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