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72章 野蜂蜜
  向刚也是个说话算话的,隔天就又上了一趟山,帮她把屯山洞里的家当全部取了回来。

  当然,有小金事先的叮嘱,尽职看守山洞的蛇小弟,没有现身攻击向刚。虽说现身后,谁攻击谁还是个未知数。

  向刚做事素来喜欢事半功倍。这不,除了背回她的家当,还顺带搂回两捆干柴。

  只是张家的柴房这些天被他陆陆续续从山上带回的柴禾囤满了,这两捆柴便送到了清苓家。即便一个人住,总归也要开火的。何况柴这种东西,没有保质期,放多久都能用。

  “想不想吃野蜂蜜?”向刚手脚利落地给她叠放好柴禾,接过她递上的湿布巾,擦着汗问。

  “野蜂蜜?哪儿有?”清苓杏眸一亮,美味的东西谁不喜欢呀。

  向刚看着她闪闪发亮的眼睛,嘴角绽出一抹浅笑:“山上有,不过得备点东西才行。”

  毫无准备地去掏蜂窝,无疑是自寻死路。被凶悍的野蜂追杀可不是闹着玩的。

  掏蜂窝首先需要火把,因为蜂群怕烟熏。有条件的话,罩上一件连头套的防护衣那是最好。没有的话,往裸露部位抹点泥也行。不小心被蜂蛰了,还有层厚厚的泥壳保护。

  除了上述安全方面的准备,另外还要带把镰刀、一个提手桶,以便盛放割下来的蜂窝。

  清苓听得兴味盎然,举手提议:“我也想去。”

  “不行。”向刚瞥她一眼,细胳膊短腿的,跑也跑不快,何况胳膊还吊着绷带。丝毫不给商量的余地。

  那跟她说这么多干嘛?清苓瞪他一眼,这不明晃晃地诱惑么。

  向刚一阵轻笑,抬手揉揉她发顶:“乖,在家等着,掏回来给你吃。”随后回家做火把去了。

  关于掏蜂窝,民间有种说法叫“七楼八裂”。

  说是七月份可掏角楼蜂窝,八月可掏裂蜂窝。且月缺时掏的效益最高,因为这时蜂房中的幼虫多。

  向刚运气不错,在八月的山中,发现了一片成熟的裂蜂窝。目测能掏十来斤蜜。

  准备妥当,趁着夜幕尚未降临,进山掏蜂窝去了。

  张家二老不知道这个事,知道了肯定会阻拦,因此见天黑了也不见向刚过来吃饭,让清苓去向家老屋叫人:“都这个点了,咋还不回来?别不是有什么事绊住了吧?”

  清苓意思意思地去桥头转了一圈,而后沿着田埂路直奔山脚,候在小金时常蹲点的那棵大桑树下,等向刚下山。

  由于向刚计划周全,掏蜂窝行动可谓顺风顺水。火把燃起来后,成蜂们被熏得四散躲避,就近找了个安全地方插火把,而后一手镰刀、一手提桶,一口气把相中的厚重蜂窝一块块地割进桶里。

  待火把燃得差不多了,桶里的蜂窝也不少了,收回镰刀、迅速抽身。

  哪怕树枝上还挂着不少蜂窝残留,这时候也不能要了。一旦成蜂们成群结队地回来,可就得不偿失咯。

  清苓在山脚等了不到一刻钟,就看到某人满身是泥地下来了。冷不丁一看,活脱脱一只泥猴儿,哪里还有半点军人的形象?

  “噗嗤”她憋不住笑出了声。

  向刚见她幸灾乐祸的样子,竟鬼使神差地用沾了泥的手刮了刮她秀气的小鼻尖,低笑着说:“这下咱俩一样了。谁也不能取笑谁。”

  清苓暗翻了个白眼。不过看在桶里大块大块蜂窝的份上,澳门赌博网站:不跟他计较这么幼稚的举动。

  回味着食指点上鼻尖的触感,向刚染上红晕的耳朵尖颤了颤。

  连忙转移话题:“提得动吗?提得动我送你到桥头,你先提回家,我去河里洗个澡。一会儿大爷家见。”

  清苓擦掉鼻尖的泥,疑惑地看他:“不打算和师傅师娘说这个事吗?”

  “嗯,还是不说了,免得他们担心。回头找机会送他们点尝尝。就说县城买的,或是托熟人弄的。”

  清苓想想也是,师傅师娘年纪大了,听到他们偷摸上山,指不定多担心。尽管她心里清楚:有小金在,附近山头不会出现狼以及别的凶兽。但二老不知情呀。

  “好,那我先回了。你洗了澡快些去师傅家。他们还等着咱俩开饭呢。”

  到矮墩桥头,两人分开。清苓提着蜂窝往家走,心里甜滋滋的。

  不仅因为他掏了一桶野蜂窝送她,还因为,这是她和他两人独享的秘密。

  到家后,顺便把两只鸡赶进鸡窝,再赶去师傅家吃饭,天彻底黑下来了。

  向刚居然已经在了,洗过澡、换了干净衣裳,一身清爽地坐在院子里陪张有康唠嗑。这速度,真不愧是部队出来的。

  “丫头,你上哪儿寻刚子去了啊?”张有康笑眯眯地打趣她,“他家离你家就隔了条河的距离,我咋感觉你是绕着咱整个大队跑了一圈啊?”

  清苓俏脸一红,心说这能怪她么,明明是他的原因。她只是好心替他打掩护好么。居然在一旁笑眯眯地看戏,也不替她解释一句。

  不过想到家里那桶蜂窝,少说能抠出五六斤蜜,他都给了她,自己一点没留。既然好处都她得了,师傅的打趣也只能受着。否则岂不是有点不厚道?

  这时张奶奶端着菜出来,替她解了围:“这有啥,刚子家前后两条路,错开了很正常。来来来,快坐下吃,有啥话咱边吃边说。”

  张有康问起房子的修葺进度,向刚一一答了。

  总的来说,再忙上两天就差不多了,不过他还想把前院的地用石板铺一下,免得一下雨坑坑洼洼、满地泥泞。至于后院,留出一条道通连着河埠头,其余仍然用来种菜、养鸡。

  尽管他常年不在家,可既然打算娶媳妇了,家里头总归要布置得像样点。

  哪怕他升上营级干部后、将拥有一套两居室的家属房,她若愿意,可以随时跟他去驻地生活,可逢年过节肯定还得回来。毕竟,两人的根都在这儿。

  过去七年,之所以没回,头几年是逃避,后几年则是身不由己。

  好在最艰苦的日子已经熬过去了,今后,无论大家还是小家,相信都会越来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