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71章 脸烧心里甜
  “看脉象没大碍,至于迟迟不醒”

  张有康慢悠悠地让向刚把银针递给他,“不着急,我给她扎一针,应该就能醒了。”

  正要下针,只见张红幽幽睁开了眼。

  其实她哪里有晕啊,分明是吓尿后羞于见人,干脆两眼一闭,装晕了。

  想着丈夫怎么滴也会把她抱回家吧,那就没人知道她吓尿的事了。

  可没想到,书记到的比她丈夫早,得知她被蛇咬,当机立断让人去请张有康,并且阻止她丈夫抱她回家,说是要真是毒蛇咬的,血液里含了毒素,越动流的越快,还是原地保持不动的好。

  张红听了既羞又慌,羞的是众目睽睽之下,吓尿的事很难不被发现慌的是万一咬她的真是毒蛇怎么办?她不想死啊!呜呜呜她还这么年轻、孩子也还死了张里根可以重新讨个媳妇,可俩孩子就成后娘养的了,呜呜呜

  都怪向刚!没事老提着鸡啊、鱼啊的在她跟前晃啥晃!果然是霉星转世的命,谁挨着他谁倒霉!

  一想两想的,竟真的忘了睁眼,此刻听向二媳妇说破她尿裤子的事,又听张有康说要给她扎针,想到那明晃晃的银针要往人身体上扎,害怕地装不下去了。

  “我我这是怎么了?”张红佯装幽幽醒转。别说,还蛮有演戏天分的。

  张里根生性憨厚,见媳妇儿醒了,不疑有他,紧张地问:“媳妇儿,你醒了?没事吧?除了脚踝,别处还有伤吗?赶紧让叔看看。”

  “脚踝啊!”张红这时也想起在林子里遭的罪了,害怕地搂紧丈夫的胳膊,语无伦次地道,“有蛇,蛇咬我还有狼,好大一头那肯定是妖怪住的地方”

  大伙儿原本还在笑张红这么大人了还吓尿,此刻听说有狼,还有妖怪,也都变了脸色。

  “里根媳妇,你看到狼了?”

  “里根媳妇,你说的妖怪啥意思啊?”

  张红自然如实说了:“我还能骗你们不成!那狼有那么大,蹲在一块大石头上,一双绿幽幽的眼睛,凶恶地盯着我看。幸亏我跑得快,不然要是扑上来,指定没命至于妖怪,虽然没亲眼看到,可那山洞阴森森的,还能听到“啪啪”、“嘶嘶”的响声,艾玛啊,打死我都不敢再进那林子了”

  大伙儿听张红这么一说,原本蠢蠢欲动也想一探林子的念头,彻底掐灭。

  肉也不是那么好馋的啊。向刚能弄到,那是他有本事。他们还是算了,安安耽耽筹点肉票,去县城割点肉,或是等大队分年猪

  总之,打死都不敢进深林,更别说狼群聚集的山腹。

  张有康怕徒儿听了害怕,向刚又有些困惑没搞懂,因此回来后,并没具体说,只说张红被蛇咬了,幸好是无毒蛇,打了破伤风针就没事了。

  清苓还是从向二婶那听说了完整版本,心里不觉纳闷,张红说的山洞,该不会是她屯东西的那个吧?可那哪是妖怪住的地方,并且一点也不阴森可怕啊。还有狼,不是被小金驱到边缘去了吗?怎的还会在林子里出现?

  直到晚上回了家,遇上小金悠哉悠哉地猎捕回来,丢了个“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的鄙夷眼神给她,清苓方才醒悟过来

  八成是张红发现了那个山洞,想要进去,正率领蛇小弟在林子间巡视的小金大王,担心她看到洞里的东西,派蛇小弟把她赶跑了。

  “赶跑就算了嘛,咬她做什么!出点啥事,闹得村民们人心惶惶的,咱俩也讨不了好不是?”

  “丝丝”小金不以为然地吐了两下蛇信子。

  谁让那蠢妇太贪心,循着潺潺的水声找到竹林,以及竹林后背的山洞,居然想要偷洞口倒扣的锅子和铜铲,甚至还想进洞扫荡。

  它不过是派了条无毒的蛇小弟出面,警告她离山洞远点儿,至于是去竹林里挖笋,还是去溪坎抓鱼,就不管了。可那蠢妇居然拿尖利的硬棘条叉蛇小弟,引起蛇小弟的暴起,瞅准她脚踝咬了一口。这就叫贪心不足蛇吞象。该!

  至于蠢妇说的头狼,其实是循着小金留下的气味前来朝拜并听从金大王的迁族安排的。

  不过看在它把那蠢妇吓得屁滚尿流的份上,小金甚为大方地拨了个大山头给头狼以及它的族群。

  清苓大致能看懂小金的眼神,却不知道个中细节。由于张红提到了那个山洞,她担心书记、社长赶明组织壮劳力上山打探,因此急于把洞里的东西取回来。

  可闹了这么一出,村子里越加风声鹤唳。

  张家二老对清苓千叮咛、万嘱咐,不许她上山。向刚也担心真有狼出没,让她乖乖待在家里,美其名曰“养伤”。

  “山洞里的东西,我找时间去给你拿回来,你别自己上山。”向刚那晚送她回家时说,“尽快把伤养好了,我带你去县城逛逛。”

  好嘛,给她画了这么个美味馅饼儿,能说不吗?

  随即想到他说的另一件事,脸烧心里甜。

  这个男人,居然单独去找了林杨,不仅还清了她欠下的三十斤口粮,另外还给了十块钱,说是借粮的利息。还说不用她还,这是他应该做的。

  最后一句,才是让她想起就脸红心跳的原因。

  他说是应该的应该的应该的

  什么样的情况下,男人替女人还债天经地义?那不就是夫妻吗?

  噢清苓的脸又烫了。

  捧了把井水拍拍发烫的脸颊,清清凉凉的感觉,总算让心跳恢复到了正常频率。

  第二天,她往背篓里装了十斤大米,吃力地提到师傅家。

  向刚把大部分省吃俭用攒下来的粮票给了林杨,剩下的回头还要感谢修屋的叔叔伯伯。这段时间,他的口粮合该由她负责。

  无奈细胳膊断腿,一次扛不了那么多,只得分多趟来了。

  左右离师傅家近,而且量少,装背篓不易被人发现,免得多嘴饶舌地跑舒老太跟前嚼舌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