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70章 不是咬,是吓的
  张红边走边骂抠唆的婆婆,明明有钱,却攥在手里,农忙也不给炖点肉吃,夫妻俩吵了一架,才抠抠唆唆地割来二两肉,一家五口人分二两肉,大头还给小叔子留着。

  呸!这哪叫吃肉啊,分明就是筷头蘸了点肉沫星子,顶个毛用!想分家又说小叔子还没娶媳妇,分家让人看笑话。

  张红越想越愤懑,迈向山里的步频更加快了。山里有狼的信息,此刻被她完全抛在了脑后。

  向刚到张家时,清苓正坐在堂屋的门槛上,分拣之前采回来的草药。额头沁出细密的汗珠,不时抬起袖子抹一把。

  “怎么坐这儿拣草药?屋后遮阴了不是凉快点么?”院门没上栓,一推即开,向刚提着鱼大步走了进来。

  清苓看到他有些难为情,两人如今是托了媒、过了明路的对象,见面总觉得不好意思。

  “屋后晒满了东西,铺展不开。左右剩下的不多,就在这儿拣完算了。”清苓抬头觑了他一眼,忙又低下头去,可脑袋忽然晕乎乎的,拿在手里的草药,不知该往哪边放。

  向刚在她跟前蹲了下来,往她分好的草药堆仔细辨了几眼,把手里的鱼递给她:“我来吧。你把鱼拿去灶房。”

  “哪儿抓的呀?看上去还活着。这下向二婶送我的醪糟有用武之地了。”清苓欣喜地接过鱼,起身往灶房走,走了两步回过头,眼底含着几许怀疑,“你行吗?不行还是放着吧,一会儿我来。没多少了,晚饭前肯定能分完。”

  向刚往门槛上一坐,似笑非笑地睇了她一眼,悠悠然地分拣起草药,嘴上说道:“别问纯爷们行不行之类的话,这是侮辱懂么?”

  清苓:“”得!纯爷们您忙,小的退散!

  张奶奶在灶房后门口洗菜,澳门赌博网站:看到清苓提着一串鱼进来,同样很欣喜:“哪来的鱼啊?”

  “刚子哥抓的。师娘,今晚咱做酒糟鱼吃呗。”清苓献宝地说,“向二婶送了我一罐醪糟,正好拿来烧鱼。”

  “你想吃那就烧。不过既是刚子抓来的,你问过他没有啊?万一想再养几天呢?”

  “是他让杀了吃的。”清苓理直气壮道,“他吃住都在您家,有好东西拿来孝敬您和师傅也是应该的。”

  张奶奶听了,笑容暧昧地打趣她:“还不是一家人呢,就说一家话了?”

  “师娘!”清苓娇羞地直跺脚。

  “哈哈哈”

  今晚,张家的伙食很丰盛。

  换句话说,这几天,张家的伙食没有一天不丰盛。

  前两天基本以肉食为主,今晚则是鲜鱼大餐。

  细细长长的潭水鱼,做了两道菜,一道是清苓惦记多日的香糟蒸鱼,另一道是雪菜笋丝鲜鱼汤。

  辅菜有地三鲜、炒丝瓜等时令鲜蔬,再有张奶奶卤的盐水毛豆和油炸花生米,吃得几人口齿生香。

  这时,村道方向传来一阵喧哗。

  张家离村道不算近,前头隔着三排房子,都是独门独户带前后大院儿的,房子和房子之间还有各家的自留地,这都能听见,可想那喧哗声有多大。

  四人你看我、我看你,正纳闷,向二婶气喘吁吁地跑来敲门。

  “不好了!里根媳妇上山,被蛇咬了,还没坚持到家就晕过去了,掐人中也不醒书记让我来找老张你,要实在不行,还得连夜送医院。我滴个娘啊,也不知那蛇有没有毒,吓死个人了”

  张有康一听,立马进屋拿药箱。

  药箱里装着一些寻常急救药和一副银针,是他走街串巷当赤脚医生时的家当。

  “师傅,我陪您一块儿去。”清苓赶忙跟着起身,想要接过药箱。

  不料被向刚抢先了一步。

  “我去吧,你在家陪张奶奶。”

  还没弄灵清什么个状况,自然不放心她跟了去。万一人多擦到她胳膊了如何是好?

  张有康很快也想到这一点,赞同向刚的分配,叮嘱清苓留在家,他们两个大老爷们去就成了。

  张红晕倒在村道的最东口,再往东是紧邻着良田的沟渠,接着是成片成片的田野,一条条四通八达的田埂路横亘其间,其中一条正通往入山口。

  张里根蹲在昏迷的媳妇儿身边,神情悲痛,许是以为她真的被毒蛇咬了,脑子里一片混乱。俩孩子农忙送去丈母娘家还没接回来,要是媳妇儿真有个三长两短,哪怕现在启程去接,也赶不上趟啊

  村民们围成一圈窃窃私语,除了唏嘘张红的遭遇,议论最多的是:

  “好端端的为啥要进山啊?”

  “就是!明知山里有狼,干啥还进去送死?”

  “好在只是被蛇咬了一口,起码活着回来了,倘若遇到狼,啧”

  “”

  向荣新皱着浓眉挥了一下手:“别搁这嚷嚷,要嚷回家嚷去!老张马上就到,你们散开些,别把人围得那么紧,真当看戏啊?”

  书记一发话,大伙儿不敢再吱声,远远瞧见张有康匆匆赶来,自发地让出一条道。

  张有康到了之后,赶紧给张红检查蛇咬的创口,见创口上没有发黑发紫、毒蛇咬后的迹象,松了口气,拿出随带的消毒药水:“幸好不是毒蛇咬的,先消消毒,一会儿送去卫生院,我给她打针破伤风。”

  “这就没事了?”张里根不敢置信。他甚至已经想到媳妇儿的身后事,以及媳妇儿去后、他一个人如何抚养俩小子结果大夫告诉他这不是毒蛇咬的,打个针就没事了。

  “你还想她有事啊?”张有康啼笑皆非,抬手往远房堂侄头上秃噜了一把。

  张里根这才相信媳妇儿真的没事,挠着后脑勺破涕为笑:“没事儿就好没事儿就好!可不对啊叔,既然不是毒蛇咬的,咋晕过去了呢?掐人中也不见醒来”

  “多半是吓的吧。”向二婶以手为扇,嫌恶地在鼻前扇了扇风,“这么重的尿骚味,你们都没闻到啊?”

  大伙儿这才发现,张红身下浸着一滩黄渍,之前还猜是不是大队的牛,在这附近拉屎了,骚气冲天的,搞半天是张红吓尿了,这事儿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