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69章 向刚:她的债,我还了!
  蒋美华背对刘继红躺着,咬着唇神色阴郁。

  刘继红越高兴,她就越不高兴。

  不过不是还有个许丹么,暂且让她们俩狗咬狗去,让林杨看清她们的真面目,届时,自己总有机会

  向刚抬眼看着紧闭的院子,心说公社也太糊涂了,居然把三个知青安排在一个院里,男女混居,不怕他们乱搞么。

  想到这,脸色沉了沉。抬手叩门。

  出来应门的是蒋美华,得知来找林杨的,悄眼扫过向刚那健硕的胸膛,脸红红地将人领进院,指着林杨住的那间屋说:“就那间,林大哥应该在休息,需要我帮你去敲门吗?”

  “不必。”向刚迈开步子,三五步跃上台阶,叩响林杨的房门,站着军姿做自我介绍:“我是近山坳的向刚,找你有点事儿。”

  向刚?那不就是盈芳即将要处的对象?

  林杨一骨碌从床上爬起,心里有些着慌,该不会是来找他算账的吧?不管怎么说,晌午那一通闹,也算是把盈芳的脸扔地上踩了。

  可不开也不行啊,澳门赌博网站:人就在外头,真想揍他,抬脚一踹,门板就能散了。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

  林杨捶了捶脑袋,暗骂自己当时脱线了么,损人不利己的事都敢做。

  到底还是拉开了门。

  向刚进来后,反手把房门掩上了,挡住了蒋美华和刘继红一个站廊下、一个趴窗户口的两道偷窥视线,不着痕迹地打量了林杨一遍,随即从裤兜掏出一卷事先数好的粮票和钱,放在了屋中央的圆桌上:

  “听小芳说,你这两年前前后后统共借了她不下三十斤的口粮,谢谢你的仗义之举。这里是三十斤粮票和十块钱。新粮马上要分了,我就不去粮站提了。你数数。”

  林杨一张俊脸涨得通红,攥着拳挤出一句:“不,不用你给,那是我送盈芳的。”

  “她只说是跟你借的。”向刚四两拨千斤,立马堵得对方说不出话。

  淡淡地瞥了眼神色五味杂陈的林杨,心说不就是个小白脸么,有种咱俩单挑。

  当然,这话只能搁心里吐吐槽。

  再不喜欢姓林的,过去两年,他对丫头私底下的照拂总归是事实。一码归一码,向刚承他这份情。

  不管对方收不收,他反正是送到了,转身走人。

  门一开,就见对面屋的门和窗不约而同地吧嗒关上。

  刘继红不自禁地打了个哆嗦,拍拍胸口:“好吓人的眼神!”

  “这就是舒盈芳的对象?”蒋美华不知何故,心口泛上一股淡淡的酸意。

  心说那土里土气的乡下妹到底有什么魔力?前有林杨,现又是向刚,为什么长得俊的都喜欢她。

  “就他!”刘继红肯定地说。不过她比较现实,听说向刚家境不好,爹死了、娘跑了、本身还是个倒霉体,一点旖旎的想法都没有。

  两人没再聊什么,想到下午还要顶着烈日干活就犯怵,各自躺上床合眼休息。

  向刚看着合上的门窗,心里止不住鄙夷地冷哼:也就姓林的小白脸乐意跟这些心怀鬼胎的女人住一起,换自己,宁愿住大队部守仓房去。

  不管怎么说,烦扰心头多时的事情总算解决了,回头和丫头一说,不知她会是怎样一副反应。八成会目瞪口呆吧?他迫不及待地想看了。

  向刚心里轻松,不由自主地哼起军歌。从江口埠回去的路上,还特地兜了远路,绕了趟后山,从泉眼潭里抓了几条鱼,用细藤蔓拴着提下山。

  那丫头不是说想吃酒糟鱼吗?今晚就给她做。

  下山时,好巧不巧碰上三五成群的妇人去晒谷场上工。

  晒谷场淋湿的草垛子还没清理完,这是大队今儿派给她们的活。

  虽然忌惮向刚的霉运体,个个不敢近他身,隔着老远路就避开了,可看到他手里的鱼,又似乎很感兴趣,侧着身、捏着鼻子问:“哟,这鱼看着挺鲜活嘛!哪儿抓的呀?别不是河里吧?”

  “小伙子,你是不是不知道河里的鱼是集体资产呀?平时不能随便抓的,得等秋收后大队统一安排人捕捞,捞起来的鱼才能各家分。”

  向刚当然知道,朝这群娘子军点了下头:“婶子们放心,这不是河里的鱼。”

  却也没说哪里抓的。

  毕竟去后山的泉眼潭,势必要穿过好几片林子,他进出几趟没撞上狼或野猪,但不能就此证明雁栖山头确实没有狼的存在。

  正因为不确定,所以不敢贸然开口。说了万一她们都去了,出点啥事,岂不是反而害了她们?

  礼貌地打过招呼,向刚身姿笔挺地迈着军步,拐进了去张家的小弄堂。

  可这些妇人并不领情。

  “切!得瑟啥呀!不就几条鱼嘛,我家这两天泥鳅、黄鳝吃到吐,稀罕他几条鱼呀!”

  “可不,我家前阵子也是餐餐有肉,鱼腥味又重,谁爱吃那个。”

  酸葡萄心理集体发作。

  个别几个还在唠那鱼到底是不是河里抓的,生怕占了她们的便宜。

  张里根的媳妇张红也在其中,瞄瞄向刚来时的方向,心里犯起了嘀咕:

  这鱼该不会是山里溪坎抓的吧?看着干干净净的,明显不是河里的种。上回碰到他提着一串野味下山,这回又是鱼

  边上的妇人撞了她一下:“里根媳妇,你看啥呢?”

  “没、没啥。”张红收回视线,心里有了主意,对其他妇人说,“你们先去,我回家解个小解再来。”说完,掉头匆匆走了。

  妇人们见状,指着她背影哈哈大笑:“不就一泡尿吗,哪儿不能蹲啊,非得跑回家撒,还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啊,还说自己不抠唆”

  张红才不理她们,此刻的她,满心都是鱼的各种做法:喷香酥脆的炸鱼、鲜香入味的红烧鱼、清爽泻火的蒸鱼、美味诱人的麻辣鱼总之,一心想去山上搞几条鱼吃吃。想着向刚能抓到,没道理自己不行。

  没肉的日子实在太难熬了,今儿个一定要弄点肉补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