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66章 嫁人就嫁他那样的
  林杨一面为心上人辜负了他而心痛,一面怕捅出什么作风问题从而失去回城机会而担心。

  很快,内心争斗的两个小人儿,分出胜负光明前程,到底压了一筹。

  趁着舒老太作妖的当口,悄悄地退出挤挤攘攘的人群,低着头匆匆跑了。

  林杨都走了,刘继红还留着做啥,自然也跟着溜了。

  心底到底舒坦不少舒盈芳有了对象,林杨总不会再日以夜继地惦记她了吧?林杨啊林杨,睁大眼好好看看你身边,有我这么好的姑娘紧追你步伐、愿与你共同谱写浓烈的革命情歌,为啥就不珍惜呢?

  不相干的人都退散后,张有康皱眉看了眼撒泼的舒老太:“进屋说吧。既然碰到了一起,索性坐下来一五一十地讲讲清楚。怎么说你也是盈芳的奶奶,这个事确实没有避开你的道理。”

  “俺不去!”舒老太害怕蛇,死活不肯迈进院子半步。

  舒建强俩口子也一个劲地摇头:“老张,有啥话这儿说也一样。屋里有蛇,你不怕俺们可是怕得很。”

  张家二老这才意识到,屋里没蛇的事徒弟恐怕还没跟舒家人讲,想想不讲也好,免得再生事端。可攸关徒弟的终身大事,哪有站在院门口商定的道理?这也太随意了。

  沉吟片刻,张有康提议:“那要不上我家坐坐。总要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说。”

  “不去!”舒老太梗着脖子嚷道,“管你是不是死丫头的师傅,她的终身大事只能由俺这个奶奶说了算!俺跟你们这帮人没话说。”

  “舒家婶子!”邓梅皱眉插话,“这话我说过了,老张他们完全能替盈芳做主。”

  “俺就不让!你们敢这么做,俺就让建强捅到县委去,举报你们收了向家的好处!”

  话说到这个份上,没法聊下去了。

  “既然舒家嫂子这么说,那只好随你。”张奶奶沉着脸说道,“刚子和盈芳的婚事,我看还是由我们俩老看着办吧,不劳舒家嫂子费心。”

  说完,扶起老伴儿,唤上徒弟,打道回府:

  “闺女,把门锁了,回家吃饭!”

  “哎!”清苓脆生生地应道,脚步轻快地跑去锁了堂屋门,拉上邓梅和向二婶,跟着二老走人。

  留下舒老太和小儿子俩口子大眼瞪小眼。

  “死丫头她敢!”舒老太气得老脸通红,“俺可是她奶!”

  “娘啊,你刚才也太离谱了。那死丫头既然有人要,收个四五百彩礼钱,爽气地嫁出去多好啊。你开口要那么多,都超一千了吧?谁家拿得出这么多钱。难怪她看也不看咱们一眼,跟着张老头走了,八成以为你故意为难她、不想她顺顺利利嫁人呢。”刘巧翠抽着嘴角说道。

  知道老太太贪,但没想到会这么贪,嫁个收养的孙女,还不是她一手带大的,居然问男方要一千多的彩礼,亏她开得了口。

  “哼!俺就是要这么多。谁家想娶她,就得出这么多彩礼,否则,这辈子那死丫头别想嫁人!”舒老太眼神淬毒地说道。

  刘巧翠一听,不嫁人?那怎么行?

  “新屋说好了给咱们住的”

  “不嫁人就一定要给她住新屋?哼!想得美!回头确定那屋没蛇了,俺们就搬回去,柴房给她,爱住不住!先前住了三年不都好好的?什么夏天热、冬天冷,咋就没把她热死、冻死?这里的人就是爱多管闲事,俺们从前住的那屯子,谁来管你这些家务事”舒老太一路骂骂咧咧地回家。

  刘巧翠谄媚地笑着,紧随老太太的步伐:“娘说的是!那咱们都听娘的,能有一千块的彩礼,澳门赌博网站:日后彩云出嫁、宝贵娶媳妇都不用愁了,哦呵呵呵”

  舒老太咋听咋不舒坦。她说了收到的彩礼是给小儿子一家嫁闺女、娶媳妇用的吗?明明是留给自己养老的!不知所谓!

  既然撕破脸了,张家二老没打算再征求舒老太的意见,留了邓梅和向二婶在家吃午饭,商量一些细节,好着手准备。

  向刚修老屋的消息借由社长的嘴巴放出去两天了,却依旧没几个人来帮忙。来的倒都是贴心抱腹、诚心诚意的。

  人手不够,向刚自己也捋袖子上阵。左右不过是些体力活,哪怕不会,看上几眼也学会了。

  一忙半天,直到临近中午,才从前来给帮忙的丈夫送饭的婶子们口里听说这个事。

  向刚的脸有没有红大伙儿没瞧出来。太阳底下一晒半天,谁的脸不红啊。但见他开始心不在焉,不由会心一笑,得!看来是真的了。

  纷纷送上诚挚的祝福:

  “恭喜恭喜!人生大事解决了,你爹、你爷他们也能放心了。”

  “刚子开门红啊,离家七年,这不才回来,就把咱们大队最靓的俏姑娘抱回家了。”

  “刚子早生贵子啊!”

  “噗”

  这哪家的促狭鬼啊,早生贵子都冒出来了。

  大伙儿哄堂大笑。

  向刚面上淡定,噙着浅笑拱手谢过诸位,心里其实都排山倒海了,挠挠头,正想洗手去张家。

  左右到饭点了,今早张奶奶特地叮嘱他,让他中午回去吃的。顺便问问舒老太不分场合大闹一通,有没有伤到二老,还有那丫头

  转身,却见清苓左胳膊挎着个藤篮,提着裤腿绕过深一个、浅一个的泥坑,奉师命来给他送午餐。

  大伙儿见状,笑得更大声了。

  清苓先是一头雾水,接着明白了啥,俏脸唰得红了。

  其实她到这会儿还有点懵懵懂懂。

  午前林杨来闹时,愤怒的心情胜过其他。后来又听舒老太狮子大开口地讨要彩礼,内心膈应得不行。

  跟着师傅师娘回家后,又遭向二婶和书记媳妇的轮番打趣。似乎她和向刚处对象,已经成板上钉钉的事了。

  眉眼含羞地抬头偷瞄面前的男人,清风曾说,男人就应该找顶天立地、器宇轩昂的清月也说,行动多过嘴皮子的男人,最值得托付终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