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64章 父母命,媒妁言
  清苓这会儿正清扫堂屋呢。

  三间正房,如今就剩堂屋还结着蜘蛛网、沾着油腻。左右菜园拾掇过了、鸡舍修好了、东屋也收拾亮堂了,就剩堂屋还黑漆漆、油腻腻的。

  没在家眼不见为净,不出门就难受了,抬头就能看到房梁上张着的蜘蛛网,桌椅板凳则是表面油污、反面灰。

  一只手也不是干不了活,于是给头发裹好布巾,提了桶水,拿着抹布、鸡毛掸,哼着大喇叭放过无数遍的革命歌曲,劲头十足地搞起卫生。

  “盈芳!盈芳!你在不在家?”

  这时,林杨不管不顾地拍响院门。

  刘继红喘着粗气追上来劝:“林杨,要不咱还是回去吧,被人看见影响不好。”

  林杨哪有心思理她啊,一心想要找盈芳问个究竟,继续拍门板。

  清苓握着鸡毛掸出来,见是林杨和刘继红两个,诧异极了:“林大哥?今儿没上工吗?怎么这会儿过来?”

  “盈芳你开门,我有话问你。”

  隔着篱笆院墙,林杨终于看到了数日不见的心上人,总觉得她比以前更漂亮了。

  因为胳膊伤没法编麻花辫,一头乌黑的青丝,柔顺地披在肩上,许是正在搞卫生,额头到后脑勺覆了块藏蓝底小碎花的麻布头巾,用黑单夹夹着,只露出肩部以下的飘逸发丝。

  上衣是腋下系带的宽松麻衫,颜色是没有染过的土黄色,因为是张奶奶年轻时的旧衣裳改的,衣服有点短,只堪堪过腰部下身是膝盖头打着补丁的黑色细腿化纤裤,裤腿边洗得已经变薄发亮了。本该到脚踝的裤腿,由于抽条儿的缘故,显得短了许多黑色的系带布鞋小小巧巧,露出一小片白嫩嫩的脚背肉。

  这身打扮,换作其他妇人,没准土得掉渣,可搁盈芳身上,不仅没点土气,反而给人一种另类的魅惑,美得让他砰跳的心越发蠢蠢欲动。

  这样清丽脱俗、哪哪都顺眼的姑娘,忽然间要成为别人的对象,怎么也无法接受。

  清苓尽管纳闷,但还是走过去拿掉了门栓。

  看着一个两个都想进来,秀眉一挑:“你们不怕蛇啊?”

  “啊!”刘继红尖叫着退到路边。

  林杨跟着脚步一滞,站在院门中央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白净的脸上,腾地升起红晕。

  “盈芳,听说你家里要给你安排对象,是不是真的?”

  林杨听到蛇字,仿佛被当头泼了盆冷水,整个人冷静不少,知道站在门口聊这些不好,可又实在忍不住,看着一尺之遥的心上人,恨不能将她搂入怀里,紧紧拥抱、柔柔安抚,以慰如隔三秋的相思。

  清苓眨了眨眼,心说师娘的动作好快,昨晚才嘀嘀咕咕,今早就托媒人去了啊。不然也不会被外人知道。

  只是林杨怎么会知道的这么快?他不是住在江口埠知青站吗?师娘托的人不可能是江口埠那边的。

  “盈芳,你快说呀!”林杨急切地上前一步,若不是清苓右胳膊还吊着绷带,极有可能握着她纤细的胳膊用力摇晃,“你家里是不是给你安排对象了?告诉我,是不是他们逼你的?”

  清苓心下恼怒,这人会不会说话的,这种事能瞎嚷嚷吗?被人截头截尾地听去,还道她师傅师娘怎么坏呢。

  俏脸一板,正色道:“婚姻之事,自古皆为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爹娘不在了,如今听凭师傅、师娘安排有何不妥?更何况,他们是征求过我意见的,已经很照顾我的想法了,你不要红口白牙胡乱说。”

  林杨噎了一下,觉得自己一腔情意被辜负了。

  他之所以急着回城、不就是想给她一个更美好、更安定的婚后生活吗?可她是怎么对他的?不仅和他保持距离,还闪电般地找了个对象。

  人就是这样,觉得自己委屈的时候,会无限放大对方的不应该、从而把自己的错处缩小到看不见。

  摇头又摇头,眼神失望地看着清苓讷讷道:“盈芳,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我们不是说好的吗?等我”

  等他回城这种话是万不能说漏嘴的,毕竟还只是私底下的谋划,成不成还得看年底,因此话锋一转,改为言之凿凿地保证,“等我们的事在家中过了明路,我就娶你。”

  “闭嘴!”清苓这下真恼火了,之前还说原主倾心仰慕的人,性子虽然懦弱了点、缺乏男人该有的担当,可到底是城里来的知青,懂知识、守规矩、讲道理,如今看来,真是抬举他了。

  院外传来几声此起彼伏的低呼,清苓抬头望去,篱笆墙外的弄堂口竟然站了不少左邻右舍。

  时值晌午,上工的汉子们还在地里忙活,可上山的媳妇们都赶着回家做饭,路过清苓家门口的弄堂,看到卫生院当护士的女知青,扒着墙头、探着脑袋,鬼鬼祟祟地在偷听什么,也都好奇地蹲了下来。

  谁料听到这么一则大新闻:雁栖大队唯一的男知青,竟然喜欢没爹没娘没人疼的舒家养女。

  消息随着这几个饶舌妇,一传十、十传百,很快传到了舒老太的耳朵里。

  “什么?张老太婆出面,托书记媳妇给那死丫头保媒?保屁个媒啊!她哪根葱啊,凭什么插手俺们老舒家的事!”

  舒老太扔掉饭勺,骂骂咧咧地直奔大儿家。一路嚎得人尽皆知:

  “就知道那死丫头不让人省心!丢人现眼的东西!住着俺大儿的房子,胳膊肘往外拐!居然让姓张的老虔婆做主托媒人!托屁啊!当俺死了啊!没良心的贱蹄子,白眼狼一个,咋不摔死在小坡林”

  邓梅和向二婶从山上下来,正笑容满面地说着今儿个的收获,遇上了跑来报信的儿媳妇:“娘,你赶紧去盈芳家看看,听说你给她保媒的事,被她阿奶知道了,正坐在她家门口闹呢。”

  这还得了!

  两人立马掉转方向,急匆匆地往舒家赶,心里齐齐咬牙骂:哪个吃饱了撑的嘴巴这么大,她俩还没商讨完细节呢,听风就是雨地把这事儿往外捅了,还引来了惯会作事的舒老太。回头要是查出哪个在乱嚼舌根,定不饶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