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63章 为什么不等他!
  “继红,你淋了雨,身子不舒服,怎么不请假休息?”蒋美华采着蘑菇,细声细气地问。

  刘继红心里冷笑,请假不来,岂不是凭白给你和林杨制造机会?

  嘴上却道:“没事,不就淋了点雨吗?林杨不也淋了,他还去小坡林那砍柴呢,我摘个野菜能累到哪儿去?”

  眼尖地瞅到书记媳妇从下面走来,刘继红乐得表表自己的工作态度。

  果然,邓梅听到她说的话,投来一个赞赏的眼神。不过她刚领了份“差事”,正琢磨着怎么牵线比较好,刘继红的话听过就算,并没有想要回家吹枕头风的想法。

  可刘继红不知道啊,一心想着再接再厉继续表现,因此采蘑菇的地儿、始终跟着邓梅前进,不过为了看上去不那么明显,前进得比较隐晦。

  邓梅径自找到向二婶,得知自家那背篓被小闺女拿去、跟着一帮同龄小姑娘去后山脚找蘑菇了,便没刻意去寻,跟着向二婶采起附近的蘑菇、野菜。

  向二婶趁四下无人,拿手拐子捅捅她胳膊肘,小声问:“张婶子一大早把你喊去是为啥事啊?难得看她也有这么神秘兮兮的时候。”

  邓梅笑了笑,想着这事儿也不是啥机密,回头去舒家老屋一说,依舒老太那大嘴巴的尿性,不管同不同意,指定传的全大队皆知。向二婶又是个靠谱的,彼此交情也不错,牵线搭桥这事吧,说实话有时也需要个伙伴出出主意、搭把手,便没瞒她:“婶子找我保媒呢。”

  “真的?谁呀?”向二婶眼睛一亮,来了兴致。别说近山坳了,整个雁栖大队都连着三个月没传出啥喜讯了,八卦乐趣少了不少。

  “刚子和盈芳。”邓梅叹了口气,“两家的父母都没了,家里又没个长辈操持,眼瞅着两人年纪都大了,过了年刚子二十二,盈芳也十八了,这不,张婶子为这事着急呢。”

  “原来是这俩孩子呀?”

  向二婶琢磨了一下,笑着拍掌,“别说,还挺般配的!我原先还想把他介绍给我一远房侄女,既然张婶子替他张罗上了,我就不抢这活了。”

  “可不,我也这么说,我娘家那边,排着队想要嫁兵哥哥的妙龄姑娘,不知有多少。”邓梅哈哈笑,说得自己都脸红了,随即又道,“既然张婶子把这个事托付给了我,定然是要给她办妥当的。思来想去,主要还是盈芳她阿奶那一头,那老太太着实拎不清,索性撒手不管也好,怕就怕,会在彩礼的事上狮子大开口”

  “她好意思狮子大开口!”向二婶忿忿撇嘴,“建军俩口子去了后,她哪天关心过盈芳?每次跟人提起,都说盈芳不是她孙女,撇得可干净了。既然不是她孙女,管人家出多少彩礼”

  “话是这么说,可终归是盈芳的阿奶,闹得不愉快盈芳丫头心里也不好受。”邓梅叹道。

  “盈芳丫头就是太善良了,某些人可不是忍忍、躲躲就会给你好脸色看到的。”向二婶性子直爽,素来看不惯舒老太的作风,恨恨道,“人善被人欺,换我啊,早跟她撕破脸了。”

  “你是有婆家的,当然不怕撕破脸了。盈芳毕竟还是姑娘家,闹大了今后怎么说婆家?搁你儿子娶个母老虎似的媳妇你要不要啊?”

  “嘿!你拐着弯骂我母老虎呢?”

  “哈哈!这可是你说的。”

  两人笑闹了一阵,扯回正题:

  “咱别争这个了,如今有个好人选,可不得好好牵牵线。刚子家没个长辈,你家那口子也姓向,祖上远近都是亲戚,不如男方那边你来张罗,咱俩合伙保这个媒咋样?”

  “这主意不错。”向二婶高兴地说,“好歹刚子喊我一声二婶,他的大事,咱怎么滴也要尽点心、出点力”

  两人蹲在一处,细细商讨起具体细节。

  却不知树丛后面还蹲了个人。

  刘继红扒着灌丛,竖着耳朵偷听邓梅两人小声说话,眼底若有所思:

  书记媳妇要给舒盈芳保媒?对象叫向刚,那不就是昨儿主动来晒谷场帮忙的革命军人吗?听说家里长辈死光了,本身就是一个发光发亮的霉运体。

  不管是谁,澳门赌博网站:总之舒盈芳马上要有对象了,没机会跟她争林杨了,这真是个普天同庆的好消息!

  刘继红之所以被许丹瞧不起,就是人傻。

  换个人,即便知道了舒盈芳即将有对象,且对象不是林杨,只会躲起来偷着乐,她却傻乎乎跑到林杨跟前耀武扬威:

  “林杨,你知道舒盈芳要谈对象了不?听说是她家人给安排的,就昨天来晒谷场帮忙的那个革命军人,看着挺不错,那以后她就是军嫂了,吃的将是国家米饭,真好啊”

  “什么?”林杨刚从小坡林回来,汗湿了一身,还没卸下柴禾,就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震懵圈了。

  不会看眼色的刘继红还在那手舞足蹈地说:“真的真的!我不骗你,我亲耳听见的。保媒的是书记媳妇,她的话还能假啊?”

  林杨顿觉呼吸都窒息了。

  盈芳要嫁人了?为什么!为什么不告诉他?为什么不等他?不是说好等他年底回城、劝服了家里人后就来接她的吗?为什么言而无信!

  一瞬间理智尽丧,丢下柴禾就往舒家跑。

  刘继红这才着了慌,她这个消息可是偷听来的,一旦追究起来,她也落不着好,很可能还会受到批评。于是急急跟上去,意图说服林杨别去找舒盈芳。

  她的本意明明不是这样的,她是希望看到林杨生气、愤怒,并且对舒盈芳彻底失望,觉得她朝三暮四、水性杨花,不值得他继续付出和等待。但不希望他去找她啊。

  怎么就跑偏了呢?

  两人一个直愣愣地往前奔,一个气喘吁吁地在后头追。

  路过公社时,被百无聊赖的许丹看见,后者心痒痒地编了个由头说大姨妈来了回住处换裤子,偷偷地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