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62章 保媒拉纤
  人走后,清苓把院门、堂屋门上了栓,倒头躺在床上。

  既然第二天不上山,也就不用早起,清苓踏踏实实睡了个长觉。

  醒来时,天光已然大亮。

  鸟雀在院子上空叽叽喳喳,天果然放晴了。

  各家的汉子们依旧被大队广播唤去地里劳作了,昨儿一场大雨,最后几茬秧苗是急急忙忙插的,得挨个地检查,看有没有打横漂起来的,有的话得重新插种。

  晒谷场的稻草垛子也需要收拾。部分草垛子还没归拢,这下又是风又是雨的,都冲散了。

  各家的媳妇、姑娘,双抢开始到今天才算睡了个饱觉,吃过早饭,挎着竹篮、提着背篓,三五成群地结伴上山采蘑菇、野菜去了。

  “邓家小嫂子!”

  张奶奶送走老伴儿,候在路边等书记媳妇,老远看到她和向二婶结伴走来,欣喜地朝她招手。

  “婶子。”邓梅见张奶奶唤她,加快步子走过来,诧异地问,“您这是……”

  “我有个事儿找你帮忙。”张奶奶笑眯眯地说。

  向二婶识趣地说:“我先去山脚,你跟婶子进屋慢慢谈。”

  “那成,你帮我把背篓提过去,我家小闺女一会儿也会过去,去早了你让她先摘起来。”

  邓梅交待了几句,跟着张奶奶去了家里。

  张奶奶还特地掩上了堂屋门,拉着她坐在里屋,说想撮合向刚和清苓,问邓梅乐不乐意保这个媒。

  这年头谈婚论嫁必须有个中间人保媒,不然会被人瞧不起。家境穷的,聘礼、嫁妆方面男女双方可以商量着能省则省,唯独媒人这一项不能省。

  邓梅闻言惊喜地拍掌:“这是好事儿啊!乐意!当然乐意了!不过婶子你问过俩孩子的想法没有?”别不是剃头担子一头热吧?

  “问了。”张奶奶笑呵呵地说,“昨晚我跟老伴儿分头问了,这不才来找你说。要不然,刚子回来那天我就有这个想法了,还不是想先征求一下俩孩子的意见,才给拖到今天。”

  “是要问过他们。如今不比旧社会,不时兴盲婚哑嫁咯,还是问清楚点的好,免得日后起嫌隙。”邓梅表示赞同地拍拍张奶奶的手背。

  “可不就这个理。”张奶奶见邓梅乐意保媒,心里高兴,话也随之多了起来,把能想到的方方面面唠了一遍,“……盈芳的爹娘不在了,可她奶奶还在,按理说,出嫁这事儿得经过老太太同意,可你也看到那老太太的作风了,连孙女的房子、口粮都要抢,盈芳的终身大事交给她,我实在不放心。可不知会那边一声吧,回头要是来闹,为难的还不是盈芳,唉……”

  “哼!那一家的做派,我也看不惯。”邓梅快人快语地说,“婶子您放心,既然我保了这个媒,老屋那边我去搞定。保证不让他们拖盈芳的后腿。说真的,刚子这孩子将来出息大着咧,盈芳跟了他,澳门赌博网站:婚后小日子指定美满。我还说哪天找个机会,问问刚子,我娘家那边侄女、外甥女不少,看他有什么要求,我给介绍去。哪成想,还是您老动作快啊,哈哈!”

  张奶奶眯着笑眼乐不停:“可不得动作快点!这么好的小伙子,谁不喜欢!”

  邓梅感慨地握住张奶奶的手:“还是您二老心眼明啊,有些人说的话,可真难听哦。我是不怕这些的,好日子总归是靠自个拼出来的。刚子这么能干,迟早有一天光宗耀祖,让那些惯会说三道四的人后悔去!”

  “可不就是这个理!”张奶奶点点头,言归正传,“我跟老伴儿商量过了,刚子那边无论出多少聘礼,咱多少再添一点,全做嫁妆返回去。老太太他们要是不乐意,撒手不管也成,这副担子由我跟老伴儿来挑。”

  “成!有您这句话啊,我心里就有谱了。”邓梅笑眯眯地应道。

  张奶奶高兴拿来一篮事先准备好的鸡蛋,做为聘媒礼送给邓梅。

  邓梅不肯收:“婶子,等我跑上腿了再收您这谢媒礼啊。您看我这会儿还要上山呢。放心放心,这事儿啊,保管给您办得妥妥的。事成了再送我也不迟,啊!”

  张奶奶听她这么说,只得把篮子收了回去。

  ……

  今儿可以说是双抢结束的头一天,又刚下过一场大雨,雨后的山里,收获肯定比平时多,于是,几个知青除了许丹需要去卫生院上工,其他人都上山了。

  林杨一到山脚,就被几个家里派来砍柴的同龄小伙儿拉去了小坡林。

  小坡林前些年降了一道雷,好大一片林子被火烧了,直到现今,举目仍是焦黑一片,鲜少能采到野菜,也就砍柴时会想到这里来。

  妇人、姑娘们多在前山耨野菜。

  刘继红和蒋美华平时不怎么跟村里姑娘打交道,总觉得自己是文化人。村里这些姑娘,文化水平最高的也就小学,有没毕业还是个未知数。

  舒盈芳倒是听说念过一年初中,爹娘去世才没再接着念。如今则是想念也念不着咯村小学停课,县城那边的初高中名额有限,需要大队推荐。

  能接着念上学的,不是大队干部的子女,就是穷到揭不开过的赤贫。

  再因为林杨的关系,刘继红、蒋美华两人和舒盈芳不对盘,连带着和其他姑娘也没话说,每天一下工就窝回知青站。

  是以,和说说笑笑往前头走的村里姑娘们打不到一块儿,独自寻了个地方默默采蘑菇。

  刚来那会儿,这种活她们是绝对不来参加的,可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吃的东西翻来覆去就那几样,肉也不是三天两头能吃着,钱多少攒了一些,票却是硬伤。长此以往,嘴巴都没味儿了。上山采蘑菇、野菜,运气好还能捡到枚野鸡蛋、挖到颗笋啥的,多少给淡出鸟的饭菜添点野味。这才开始跟着村里人上下山。

  不过深林子是绝对不敢去的,听过月半夜的狼嚎,那种深入骨髓的恐惧,时时提醒着她们山里有狼。谁有那个胆敢去狼嘴底下捡吃食?宁可山脚转转,能摘多少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