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61章 她的“豆腐”好吃吗?
  晚饭后,澳门赌博网站:淅淅沥沥的雨又开始大起来。

  清苓靠在灶房门边,望着外头哗哗的雨点儿走神。

  夏季的天,就是这样,说下雨就下雨,说放晴就放晴,别看这会儿雨势凶猛,后半夜没准就停了。

  都说雨后的山里遍地宝。想到悬着露珠晶莹剔透的冰草、通体玉白、口感鲜嫩的蘑菇,指定比平时摘到的鲜嫩、滋润。

  可惜农忙过了,上山的人指定又要多起来了,但愿那个山洞别被人发现。她还在里头囤了不少粮呢。

  张奶奶走过来,拉她坐在长条凳上,小声问:“闺女,你老实跟我讲,你心里有没有喜欢的对象?你放心,师娘绝不往外说。师娘就是看你年纪不小了,想给你参谋参谋。”

  清苓吓了老大一跳。

  一开始还道师娘发现原主和林杨之间的那点事儿了,听到后面,才明白过来,敢情二老想撮合她和向刚啊。

  只是,那个男人,他会同意吗?

  咦?他同不同意关自己什么事!明明师娘问的是自己。

  清苓倏地红了脸。

  “这有啥好害羞的。”张奶奶满眼含笑,一脸过来人的坦荡,“到了你这个年纪,要说有喜欢的对象吧,正常。要是没有,师娘这儿有个好人选,你要不要听听?”

  清苓:“……”能不能说不要?

  “你不说就当你没有啦。”张奶奶一脸兴奋地说,八卦劲一点不比村里那些年轻的媳妇们少。

  “喏,刚子你也接触过了,觉得他人咋样?这小伙儿我跟你师傅都挺满意的。年龄大你四岁,这不更好吗?男的大点儿疼媳妇。真找个同龄的,才要吃苦了。

  性格也沉稳,不会遇到点事儿就咋咋呼呼。手脚也勤快,你看才来两天,都不用我们说,就把柴房堆满了耐烧的柴禾。

  关键是单位好,部队的,杠杠的国家米饭!以后不用起早贪黑下地刨食也能吃饱肚子。收入稳定,说出去也光荣……

  家里虽说没个长辈照拂,可换个角度想,嫁过去就能当家做主,不用费心费力地伺候公婆了,不也挺好?……”

  张奶奶掰着手指头饶富兴致地细数嫁给向刚的各种好。

  清苓囧囧有神地听着。

  别说,相比大队里那帮同样处于婚龄的壮小伙们,向刚的条件确实算得上优渥。起码人吃公粮、领津贴啊,不像地里刨食的,当年要是收成差些、又没别的手艺,混个温饱都两说。

  张奶奶见清苓半天没反应,侧头一看,得,这姑娘津津有味听说书呢,没好气地拍了她一下:“你倒是说句话呀,成不成?”

  “啊?”清苓茫然地眨眨眼。

  “啊什么,你要没别的对象,那就听我一句,跟刚子处处看。过年十八了,再不定下来,想等着被人喊老姑娘啊。”

  说到这儿,张奶奶一顿,像是想到什么,语重心长地拉着清苓的手说:“我说闺女,你该不会是在等你奶给你安排吧?唉哟你个傻孩子,那老太太心术不正,你看你爹娘去了后,哪里有真正关心过你?不仅没点当奶奶的自觉,还处处盘剥你,终身大事万不能交到这样的人身上啊闺女……”

  见师娘越说越激动,清苓忙保证:“不会不会。”她才没那么傻,远离舒老太和小叔一家都来不及,哪里敢把终身大事交到他们手上?

  只是,只是,她还没想过嫁人啊。要不要这么快定下来?

  “那个……咳,师娘啊,我其实不着急。”

  “哪能不着急啊!过年都十八了。”

  “……”

  亏得下了场瓢泼大雨,给闷热的地气降了不少温。

  要不然窝在这逼仄的灶房里,还不闷出病啊。

  清苓被师娘拉着说啊说,直说得她脑袋晕晕乎乎,到最后连她自己都想不起,到底有没有应下师娘的“邀约”。

  张有康见她俩一直没出来,忍不住站在帘子外喊:“天不早了,让刚子送盈芳回去吧。刚子今个抢粮累得不轻,回来早点睡。”

  谈话到此结束。喜大普奔。

  不过,回家路上就尴尬了。

  清苓忍不住偷眼看男人,这家伙到底知不知情啊?师娘开导了她一晚上的话题,事先有没有知会过他啊?

  有的话多尴尬啊。没的话……似乎也尴尬。万一她这边答应跟他处对象,他那头却掉链子咋整?

  噢……耳朵又开始发烫了。

  幸好是晚上,小雨淅淅沥沥的,没有星子也没有月亮,若是没有远近邻里家映出的灯火,整片天地一片漆黑。脸红成晚霞也没人看见,清苓自我安慰。

  “明个即使天放晴,你也别去山上。”向刚其实看到她脸红了,不过他自己也有点耳朵根发烧,因此没敢往某个话题上撞,转而说起明日的计划,“雨后蘑菇多,上山的人肯定多,又都集中在入山口,挤来挤去的不安全。等我两天,屋子修得差不多了,陪你去采草药。”

  她既然拜了老张大夫为师,定然是要跟着他学医的。学徒不都从采草药、分拣草药开始的吗?因此,他计划了一下,剩下几天,陪她多采些草药回来。另外,还得勘察狼的踪迹,查清楚这片山头到底有没有狼。没有当然好,有的话,得叮嘱丫头不能再去山腹深林了。

  清苓欲言又止。

  直到站在家门口了,还没理清想说的话。

  向刚勾了勾嘴角,抬手揉揉她的头:“进去吧。明儿若是雨停了,我把鸡给你抓来。好好在家歇两天,别让人担心,嗯?”

  清苓:“……哦。”

  男女授受不亲,可她却被他摸头了。

  要不要踹他一脚?本姑娘的豆腐是那么好吃的吗?

  然而回过神,向刚已经退出院子,并帮她把院门带上了,这会儿正站在篱笆门外,叮嘱她快上栓。

  清苓一下泄了气。

  “啊!你等等。”她临时想起一个事,匆匆跑进屋,没一会儿,拿着一毛钱出来,“绷带的钱还没给你呢。谢谢你帮我付账!”

  向刚挑眉看了她一眼,倒也没说什么便收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