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52章 米酒泡云芝
  当晚兴奋地睡不着觉。

  拜师不得送拜师礼啊,澳门赌博网站:可手头拮据,仅有的十几块钱,就算去了县城,也不知道能买什么。思来想去,决定动用那朵上好云芝。

  本想等胳膊好了捏药丸的,昨儿见师傅喝糯米酒喝那么欢,突发奇想:干啥不自己酿点酒呢?云芝酒不照样能强身健体?

  酿酒材料也简单,云芝是现成的,剩下就是酒了。

  昨儿师傅拉着向刚喝的米酒,听张奶奶说是家住山前的向二叔送的,那家的女主人向二婶,就是下山晚了的那次陪自己回家并替自己讨公道的善心人。事后还提了些山果和蘑菇登门道谢,却不知这家还会酿酒。

  赶明去问问,有的话也省得跑供销社了。

  酒买来、云芝放下去,封上七天就能喝了。师傅一定喜欢!

  当天晚上,清苓难得睡迟了点,反正第二天不赶着上山,没必要起大早。

  左右家里就她一个,啥时起啥时做早饭。因此打着蒲扇躺到天光大白才懒洋洋地下床。

  洗漱完啃了个酸酸甜甜的山果子,精神总算振奋了。提上背篓去山前的向二婶家。去早了怕没起,去晚了怕下地,六点半光景,总该方便碰上面了吧?

  背篓里躺着一包笋干,当是上门的伴手礼。

  近山坳的住户,一半以上姓向,小部分姓张,剩下的跟清苓家一样,都是早年逃难来这儿落户的外姓人。

  一般而言,同姓的祖上不是亲兄弟、也是沾亲带故的亲戚,按理说关系都不差。只是亲兄弟都难免吵个嘴、打个架,何况一些耳根子软的、总爱听媳妇说三道四。

  这么多向姓人家,除了书记上门关心了几句,就向二叔提了两斤米酒、一盆泥鳅过来,说是给向刚接风洗尘。

  其他人脸都没露一下,倒是背地里,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不断,甚至还逮着社长问向刚是不是回来卖房的?

  一听社长说不是,不仅不卖还打算翻新一下、将来好娶媳妇,个个蔫头耷脑,没一个报名修房。许是害怕传染向刚那倒霉气运吧。

  对于这些,向刚是素来不在意的。要真在意,七年前就一脖子吊死了。哪撑得到今天。

  可清苓听了替他抱不平:“那些人简直愚昧可笑!书记、社长都说了,三年灾荒时全国饿死、病死的人多了去了,咱们大队算好的了。照他们那样说,那些死了的人岂不是更倒霉?生老病死那是多么正常的轮回啊,连我一介弱女子都知道,那些人到底咋想的?还标榜吃过的盐比我吃过的米还多咧,莫不是他们吃的盐是让人脑子糊涂的?”

  听得人哭笑不得。

  向刚也弯了眉眼,心底的郁气随着软哝细语一疏而散。

  这也是他极力促成清苓拜老张大夫为师的原因:他希望这个肯为他说话的丫头今后能过得舒心快乐。哪怕他不在雁栖村了,也有信得过的人悉心照看,不至于再受旁人欺负。

  这些,清苓却是不知道的。

  她拜师又不是为了不受人欺负,有小金在,谁能真正欺负得了她啊。

  她拜师学医,一是想让自个儿的生活有个上进的目标,不至于过得浑浑噩噩二嘛,拜了师,师傅、师娘就是她最亲的人了,今后无论送他们什么,旁人都嚼不了舌根了。说到底,更方便她和二老亲近。

  向刚昨晚说今天还要上山,特地让她在家休息,说是天天这么折腾不利于养伤,要是看到常见的药材、野菜,他会帮她采回来的。

  清苓本不想承他情的,不过总跟着他上山也不好,被村里人瞧见又该扯不清了独自进山腹又怕他撞见,把小金当普通竹叶青挥棍子打咋整?干脆点头说行,至于是真的在家休息还是晚点去山洞那边挖笋子、耨野菜,就由她自己说的算了。

  总之先把米酒搞定了再说。

  边想边走,眨眼就到了向二婶家。

  院门还关着,但堂屋门已经敞开了。

  院子里两只芦花母鸡咕咕叫着,正昂头挺胸踱着步。

  正想叩门喊一嗓子,向二婶端着个簸箕出来给两只鸡喂食了。

  看到清苓,欣喜地过来开门:“盈芳丫头这么大早过来,可是有事找婶子呀?”

  清苓有点难为情,却也没有扭扭捏捏,开门见山地说:“确实有事找婶子,就是想问问,婶子家酿的米酒,可还有多的?有的话能否匀点给我,我可以拿钱买的。”

  “嘘”向二婶忙竖起食指朝她示意,“进屋说话。”

  这年头个人谈买卖就是走资本主义尾巴,一旦被人发现、举报要被批斗的。

  向二婶把清苓带进了灶房,从一扇木板架子后头捧出一个酒坛,约莫能装四五斤酒的样子。

  “去年我娘家那边的大队分了不少糯米,我娘见我那口子喜欢啜酒,就给我拿了十斤过来,留了两斤过年做糍粑,剩下的都酿了酒。不过你二叔每天都要喝一盅,给喝掉不少了,又拿了些送人,我舀出来看看还剩多少啊。”

  说着,手脚头麻利的向二婶,把坛子里的米酒拿漏斗灌进了三斤装的酒壶里,灌满后,坛子里还剩一点儿。

  “这三斤你拿去。”

  向二婶把酒壶递给了清苓,还另外装了一些酒糟送她,说是当初酿酒时留下的,拿来烧酒糟鱼,或是做酒酿圆子甜羹都可以,完了故意虎下脸:

  “甭跟婶子提钱不钱的事,真要算这么仔细,上回你背来的蘑菇、山果我还没给你钱呢。”

  “这哪一样啊。”清苓摇头不依。

  她送的是山里白捡的,哪能跟酒比。酒是家酿的,耗的可是粮食。

  “我说一样就一样。”向二婶不由分说,往清苓的背篓里塞酒壶、酒糟。

  清苓这才想起背篓里还有一包笋干呢,忙拿出来:“婶子,这是我从山上挖的笋子晒的,能放不少时日。可以拿来炖肉,吸了油味道可好了。天热不喜欢太油腻,凉白开泡涨了撕成细条儿撒点盐和麻油,拌拌也很有味。”